第 24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既然是友谊赛,赛制就不会太严苛,业余的拳击赛护具都会带齐,上了拳台后总共也就4回合,每回合3分钟,中间各休息一分钟,这些常识赖松赛前就对江深做了科普,至于谁输谁赢,江深还停留在一定要打出“KO”的阶段。

“怎么可能啊。”赖松笑起来,“没人能厉害到场场把对方KO的,更何况白谨一打的还是轻量级,基本都是按每回合得分来算,最后加起来谁总分高谁就赢。”

江深又问:“怎么样才算得分?”

“击打这些地方。”赖松比了比自己身上,“正面头部,面部,颈部,胸腔,两肋和小腹。”他说完,在腰部附近做了个划分动作,“反正都在腰带以上。”

江深听他说着,表情就有些不忍:“很痛吧……受伤怎么办?”

“这是拳击诶。”赖松哭笑不得,“你以为是像你跳舞那样,漂漂亮亮就行的?”

“对我们来说,疤痕是勋章,汗血是礼赞。”赖松把自己挂在拳台的围绳上,他转头看向江深,挤眉弄眼道,“而挥出的拳头,是给予这一切最高的褒奖。”

白谨一在后台缠上胶布,他对面坐了个高鼻深目的白人教练,旁边站的是翻译。

教练讲了几句,翻译翻译完,白谨一点了点头算是答应,等翻译走了,教练终于没忍住,用蹩脚的中文问:“你、学英格雷徐,OK?”

白谨一低着头回答:“不OK,没时间,你去学中文。”

教练:“……”

白谨一还真不是跟他抬杠,在他观念里,拳击是独一档的,其他浪费时间的都得往后稍稍。

教练没办法,毕竟中文还没学好,只能再把翻译叫回来,两人又叽里呱啦一通该怎么打怎么打,白谨一倒是听的很认真,他绑好了胶布,做了几个躲闪的基础步伐,最后弯腰把上衣脱了。

有人在外头敲门:“少爷,赖同学和江同学来了。”

白谨一戴上拳套,答应道:“好。”

江深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喊“少爷”,感觉跟拍电视剧似的,赖松倒是习惯了,进去后也没多规矩,与白谨一碰了碰拳。

“你来了?”白谨一看着江深,他坐在沙发上,朝着对方招了招手,“过来。”

“?”江深走了过去。

白谨一伸出手,因为带着拳套的关系,江深没多想,也准备学着赖松的姿势跟他碰拳。

“把手放上来。”白谨一没接他的拳头,努了努嘴吩咐道,“放到我的拳击手套上来。”

江深没怎么明白,但还是照着对方的话做了,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低下头,额头隔着江深的手贴在了拳击手套上。

江深:“……”

白谨一闭着眼,严肃道:“赛前祈祷。”

江深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看赖松和教练,大家都是一副习以为常,见惯不惯的样子,显然这一举动是赛前默认必须进行的仪式。

这么重要的事情,江深当然不敢怠慢,他也学着白谨一低下头,闭上眼,一脸认真的小声嘟囔道:“希望你平安归来。”

白谨一:“……”

江深还在闭着眼念咒一样的重复:“平安归来平安平安……”

赖松忍笑忍的恨不得在地上打滚,白谨一无奈地举起拳头轻推了下江深的额头:“你应该祈祷我打赢对手。”

江深捂着前额,辩解道:“不、不重要啦……别受伤就好……”

白谨一轻笑了下,他戴着拳套的手捋了一下江深的后脑勺:“知道啦,小天鹅。”

拳台上刚比过一场中量级的,江深站在围绳外面往里凑着看半天,没见着地上有血才放了点心到肚子里,赖松站到他身旁,叮嘱道:“你等下就站这儿,离的近点,别被挤下去。”

江深奇怪道:“没有观众席的吗?”

赖松:“打拳要什么观众席,站着看,只要不进围绳内就行,所以尽量站的离拳台近一点,好给对方压力。”

他指了指对角那边:“看到那群人没,是对手的亲友们,他们也会给我们压力。”

江深刚想问什么压力,就看到对面几个男生像是说好了一样,同时对着他们这边比了个大拇指向下的姿势。

江深:“……”

赖松乐呵呵道:“所以你什么拉横幅吹喇叭都没用,男人,要这样!”他说完,猛地一抬胳膊,伸出拳头,干脆利落的朝着对面弹出了一根中指!

江深:“……”

赖松的中指还没放下:“快点,学着我做一遍!”

江深当然没有跟着做那个“不文明”的手势,拳馆的气氛已经很火热了,双方还没开打前,亲友团们倒是来来往往火药味十足,特别是白谨一在自己拳馆名气还不小,更是有赖松替他站台打头阵,互相之间脏话都先骂了一箩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