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青灵子的画完好无损的摆在办公室桌上,虽然还只是线稿,但江深也一眼就能认出那是狗毛的脸。班主任姓陈,是位年轻的女老师,平时就是一副好脾气,但教书育人却认真细心。

“以后不能随便翻同学的书桌知道吗?”陈老师表情严肃的教育道,“很不礼貌,也很没素质。”

小班长垂着头,一副刚哭过的样子,眼睛也是红的:“知道了……”

陈老师:“要和陈青灵同学道歉。”

小班长纠结了一会儿,转头小声的对陈青灵说了“对不起”

陈青灵没答应。

陈老师也不勉强,她笑着把画纸递还给陈青灵,说:“老师帮你看着了,一点都没坏。”

陈青灵终于露出了点笑容,她把画纸小心翼翼的夹进文件袋里,抬起眼道:“谢谢老师。”

陈老师摸了摸她脑袋:“去上兴趣班吧。”

一路上,江深其实挺想问那张画的事儿,但青灵子似乎什么也不愿说,两人在文化宫楼底下分开走,江深到舞蹈房时已经晚了有一会儿。

林老师让他单独去热身,没多会儿白谨一又找来了。

江深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没蛋了……”

白谨一将饭盒递给他:“没关系,你吃。”

江深想了想,问:“你想吃草莓吗?”说完,似乎又怕白谨一拒绝,“是我们自己种的,不要钱。”

白谨一挑了下眉:“你们还种草莓?”

江深点头:“种呀,最近差不多已经熟了,可以采来吃了。”

白谨一想了想,点头道:“好。”

江深高兴起来,他还要去做热身,不能和白谨一聊太久,白谨一临走前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晚上我们再说。”

因为晚到的缘故,林老师单独给江深拖了会儿堂,结束后江深鞋子都来不及塞包里,直接挂在脖子上去赶班车。

司机师傅早就认识了他,也知道男生学跳舞,每回江深上车都会问“今天学了什么?”

江深:“学了白毛女。”

司机师傅笑:“你要跳喜儿吗?”

江深不好意思的摸头:“我是男的……不跳喜儿啦。”

司机师傅:“怎么不能跳啦,你长的多俊啊!”

江深闹了个大红脸,到站后逃的飞快,招呼都不好意思打了。

车站旁边的租书店还开着,老头子抽着眼,看到他招呼了一句:“回来啦。”

“回来了。”江深说,他把鞋子塞进包里,问道,“爷爷还不关店吗?”

再有一个月就要放寒假了,这天明显冷得厉害起来,小书店夏天开的久,但天冷了老人吃不消,一向早早就闭门歇客。

老头子看了他一眼,灭了烟,动作慢吞吞的开始收拾:“就关就关,你快回去。”

话是这么说,江深走的时候老头子并没有马上关店,他停下了收拾的动作,抬起手,颤颤巍巍的举起了门帘下的灯。

昏黄的光线撒在了村里唯一一条柏油路上,照亮了男孩儿回家的路。

紧赶慢赶得吃完饭,江深便搬了小凳子坐到电话机边上,他手里拿着舞蹈笔记复习,过一会儿又抬头看着电话机。

谭玲玲路过几次,忍不住说他:“人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来,你现在就等着干嘛?”

江深嘟囔:“说不定一会儿就打来了呢。”

谭玲玲:“你们下次约好时间,免得跟盼星星盼月亮似的。”

江深还想反驳,电话铃突然响了,男孩儿赶忙接起来:“喂。”

一旁的谭玲玲憋着笑差点没破功,被儿子小脾气的瞪了一眼。

“……”陈毛秀的声音有些嫌弃,“你今天这声喂怎么这么恶心?”

江深心虚道:“……是你啊……”

陈毛秀:“你以为是谁啊?”

江深只好问:“怎么啦?”

陈毛秀:“青灵子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啦?”

“没有啦。”隔着电话线撒谎要好许多,江深也没那么有负担,“青灵子是女孩子嘛,肯定会有些小秘密的。”

陈毛秀:“……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好娘炮哦。”

“……”江深只好说,“我上课的地方女孩子多,她们告诉我的。”

陈毛秀思维简单,倒也不疑有他:“真的?”

江深坚定道:“真的!”

狗毛想不出别的,倒也高兴起来,兴冲冲道:“你不知道,小丫头最近嘴可甜了,一直叫我哥哥。”狗毛学着青灵子语气,尖着嗓子道,“‘哥哥我要喝酸奶’‘哥哥我要吃草莓’‘哥哥我要看小鸡’哎哟,可乖了。”

……江深不太舍得打击狗毛,不过看这样子……青灵子还是把她这哥哥吃的死死的嘛。

和狗毛挂了电话没2秒,电话铃又响了起来,江深以为又是陈毛秀找事,想都没想就接了起来:“又干嘛啦?!”

“……”白谨一淡淡道,“谁又干嘛了?”

江深:“……”

白谨一:“你之前在和谁打电话?”

江深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朋友……就是之前和你说过的邻居。”

“陈毛秀?”白谨一的记忆很好,特别是赖松还和他提过这人。

江深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么清楚,发自内心的道:“你好聪明啊。”

白谨一“哼”了一声。

江深嘿嘿笑了笑,他握着电话,换了个耳朵:“你在干嘛呀?”

白谨一:“看鸡。”

江深:“有没有长大点?”

白谨一:“有,我每天给它量体重和身高。”

江深:“……”他不太好评价白谨一这种养小鸡的标准。

“它要打疫苗吗?”白谨一突然问。

江深懵了一会儿:“不、不需要吧?”

白谨一:“你们不打的?”

江深无奈道:“村里的鸡都是散养的,别说打疫苗了,你这种什么定时定量定点,每天量体重身高的都没有过。”

白谨一语气不太好,教训道:“你们养的太不仔细了。”

江深哑口无言。

“草莓采了吗?”白谨一又关心起别的来。

“过几天呀。”江深突然想到什么,积极起来,“放寒假你要不要来我们村里玩?可以让你采草莓。”

白谨一沉默了一会儿,说:“今年不行。”

江深意外道:“为什么?”

白谨一:“我今年过年去美国,要去见一位职业拳击教练。”

江深张了张嘴,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白谨一讲出来的字眼其实并不复杂,但不论是所谓的“美国”还是“职业拳击教练”都是离江深远的不能再远的东西。

它们就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的,他羡慕的努力的仰头看着,到最后,却连伸手的勇气都没有。

“小天鹅。”白谨一突然叫他。

江深“啊”了一声。

白谨一等了一会儿,才慢慢道:“你不用想太多。”

江深捏紧了话筒,没有说话。

白谨一突然道:“你跳舞的样子非常美。”

江深脸有些热,不好意思道:“也没有啦……”

“在我眼里。”白谨一打断他,“你也是像星星像月亮一样的人。”

江深:“……”

白谨一严肃道:“你要等我回来,不能吃我的草莓。”

江深“嗯”着答应,他咧开嘴笑了起来:“我不吃,都留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