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白谨一之前从来没养过鸡,他百度下来觉得这是个有技术又有难度的活。

鸡食盆里的玉米粉和青菜比例都是按克来算,清水杯也换成了带刻度的,他每天除了上学外,固定时间去院子里三趟看他的鸡,搞的家里的保姆都有些奇怪。

“少爷。”朱阿姨是跟了他们家10多年的住家保姆了,“你作业写完了?”

白谨一点头:“写完了。”他蹲下身,踩在院子里的玄关边上,伸出手呼了几声。

雏鸡已经有点认人了,毛绒绒的,小跑着冲了过来。

白谨一的大拇指揉过鸡脑袋,他看上去心情不错,摸了鸡后又尽职尽责的去检查食盆和水杯。

朱阿姨笑起来:“我都看过啦少爷,没问题的。”

白谨一道了谢,还是自己又看了一遍,他强迫症有些重,特意拿了称来量玉米粉和青菜的剩余重量。

朱阿姨:“……”

从这白少爷出生起,几乎就是她一手带大的,也没多精致得养他,就不知怎的,性格脾气居然长成了这样。

“我去打拳了。”白谨一站起身,他最近又长高了些,再加上快放寒假了,头发也长了不少。

朱阿姨:“白切牛肉在厨房里,给你多备了一份。”

“好。”白谨一背上拳包,他挥了挥手,“走了。”

白家有司机,送白谨一去到文化宫后也不开走,等着他下课再接人,赖松知道他家规矩,偶尔也会跟司机打个招呼。

“你鸡养的怎么样?”赖松问。

白谨一:“养的好着呢,定时定量定点。”

赖松懵了下,半天才问:“你养得这么精致的么?”

白谨一莫名其妙:“不然呢?”

“……”赖松算是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富养鸡”

两人来的早,拳击馆人还没到齐,隔壁舞蹈房倒是挺热闹,白谨一放了包,拿了盒白切牛肉出来。

赖松扫了一眼:“还没练呢就饿了?”

白谨一没理他,拿着饭盒去了隔壁。

江深已经在练基本功了,他站在镜子前面,抬臂伸腰时看到了镜子里,站在后门口的白谨一。

女孩子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拳击馆的白二代亲自来舞蹈房,各个都好奇的不得了,朝着门口张望,宋昕站起来,昂着下巴矜持的开了口:“你找谁?”

白谨一看了她一眼,说:“我找江深。”

女孩们嘻嘻哈哈笑起来,折身又去簇拥着江深,将人推推搡搡地送过来。

江深有些不好意思,问他:“你怎么来啦。”

白谨一挑了下眉,将饭盒递给他:“白切牛肉。”

江深惊讶道:“给我的?”

白谨一点头:“吃吧。”

江深想了想:“你要吃蛋吗?”

白谨一没说话,江深也不等他答应,自己从包里拿了个蛋出来:“给你。”

白谨一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

见他收了蛋,江深高兴起来,他笑的眼睛形状都弯成了月牙儿,白谨一才发现男孩儿还有两个酒窝。

宋昕开始赶人:“白二代咱们要上课了。”

江深有些依依不舍,但也只能去排队:“我去跳舞啦。”

“去吧。”白谨一说,他拿着蛋,轻轻晃了下,又说,“我会吃的。”

赖松知道白谨一用白切牛肉换蛋的事情后倒也没表现的多夸张,他只是有点好奇:“小天鹅的蛋好吃吗?”

白谨一刚把蛋壳剥干净,听到这话抬起头,不咸不淡道:“我吃的是草鸡蛋。”

赖松没反应过来:“?”

白谨一一口咬了一半下去:“不是小天鹅的‘蛋’”

“……”赖松受不了的揉他脑袋,“你讲什么冷笑话呢,才几岁啊,小兔崽子!”

白谨一皱着眉头躲了一下,没躲开,过后只好自己整理发型,赖松见他吃完了蛋,才叹了口气,有些不爽道:“小天鹅对你也太好了,又是巧克力又是蛋又是鸡的。”

白谨一理好了发型,他翘起腿,有些臭屁:“因为我好看。”

赖松:“……”他咬着牙,愤愤道,“要不是你太有钱,我真想揍你!”

“上拳台,随便让你打。”白谨一开始在手上缠绷带,他问,“昨天你去唱歌了?”

赖松露出口白牙:“去了,你今天来不来?”

白谨一摇头:“不来,今天我妈回来,见不到我又要烦。”

赖松:“你要来的话,说不定能遇到小天鹅。”

白谨一缠绷带的动作顿了顿,有些意外:“他昨天也去了?”

“他也不是去唱歌的。”赖松把拳套递给他,“他带了个小妹妹,去找个人,就是之前给我们跑腿带过饮料的那男生。”

白谨一回忆了一番,似乎有那么点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