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第 9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为9月才开学的缘故,现在树宝和狗毛他们都还在放暑假中。江深那晚回去,谭玲玲拆开李卓送的饭盒后,才看一眼鼻子就酸了,眼眶红着没说话。

那是一整盘白煮好的童子鸡,李卓还贴心的拆了鸡架,留了字条说没放盐。

江深晚饭真是破天荒奢侈的吃了两根鸡大腿,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他吃好了饭就回房间压脚,琢磨着怎么开口问狗毛借电脑的事儿——因为青灵子学画画的缘故,现在整个镇上有笔记本的就只有他们兄妹两。

江深绷直了腿,一下一下按着脚趾头,他很是心不在焉,借口想了一出又一出,总找不着满意又万无一失的。江深叹了口气,他伸展开腿,轻松的横批成一字,上半身紧贴着地面,手背垫着下巴。

“哎!”江深又叹了口气。

谭玲玲在外头敲他的门:“洗澡了,早点睡觉。”

江深答应了一声好,他站起来,门外谭玲玲正拿着衣服,见他出来,催着他去浴室:“你爸在里面,给他擦擦背去。”

江落山倒是有阵子没跟儿子一起洗过澡了,江深拿着毛巾进来时,朝着他“嘿嘿”笑了下。

当爹的坐在小凳子上,把背对着江深,问道:“你这阵子是不是长白了?”

江深看了眼自己的胳膊,弄湿了毛巾盖在江落山的肩上:“太阳晒少了,爸爸我和你说,舞蹈室的女生们都可白了。”

“人家是女孩子。”江落山回头笑,“男孩子要那么白干嘛。”

江深倒是挺天真:“好看啊,隔壁有个学拳击的男生,长得也很白,就很好看。”

江落山随口问道:“交到新朋友了?”

“我们就说过几句话……”江深想了想,他手上用了点力,给江落山揉着腰,“这算朋友吗?”

江落山被揉的正舒服,眯着眼,敷衍的哼哼说:“算,当然算……对就这儿,再重点。”

文化宫每天是下午练舞,但上午江深也不敢睡懒觉,他一大早起来先清理鸡圈,幸好现在就Tony一只鸡在,排泄物也少的可怜。

身为一只鸡,Tony的作息非常健康,5点打鸣,亮嗓子亮一小时,6点散步,半小时后吃早饭,7点等着江深来,8点陪着他在院子里练功。

等江深两小时的基本功练完,隔壁的狗毛也起了,苗花儿给他准备了早饭,塞了一半,剩下一半狗毛拿在手里准备想吃的时候再吃。

树宝在院子里等他,见人出来手里满满当当的,甚是无语:“你就不能吃好了再出来?”

狗毛满不在乎:“这么多呢,你瞎啊。”

树宝当然不瞎,只是懒得理他,两人一块儿去找江深,江家门前有鸡,狗毛死活不肯过去,扯着嗓子喊人:“深子!”

江深“哎”了一声,嘴里叼着个蛋饼出来,他其实早吃了早饭,只是练完功肚子又饿了,于是让谭玲玲给他烙了一张解解馋。

树宝朝他招了招手:“就吃这么点?”

江深出了院子,将虎视眈眈的Tony鸡拦在里面,Tony显然很不高兴,朝着狗毛“咕咕”了两声。

“早上还喝了粥。”江深在树宝面前那可是相当的老实。

树宝没说话,他捅了捅狗毛:“你把蛋和奶给深子。”

狗毛一头问号:“我不要吃的啊?”

树宝直接上手拿了两样,塞进江深手里:“你不刚还嫌多吗,正好让深子给你吃掉点。”

狗毛:“……”

江深得了奶和蛋也不知道该不该吃,狗毛一挥手,破罐子破摔道:“吃吧吃吧。”

江深:“要不蛋还你?”

狗毛恶狠狠的咬牙:“让你吃就吃!”

树宝:“吃吧,你正好长身体的时候。”

狗毛瞪了他一眼:“我也长身体。”

树宝嗤笑,很是不客气:“你先长脑子吧。”

乡下小孩儿的娱乐活动说贫乏了却也丰富,说丰富吧,但也就那么几样,比如春天掏蛋夏天捉鱼,秋天打麦冬天玩雪,反正怎么说都能给你找出花头精来不至于一帮野狗子一样的男孩儿无处撒欢。

狗毛家有镇上最大的渔场,父亲陈老实一大早就得过去,狗毛带着树宝他们到时,渔网都已经快收了。

青灵子光着脚丫子坐在鱼塘边上,看到江深时站了起来:“深子!”

江深还来不及回应,狗毛已经冲了过去:“青灵子你给我把鞋穿上!”

青灵子噘着嘴不高兴:“那么热的天谁穿啊。”

狗毛可不听理由:“那你也得给我穿上!”

青灵子真是快烦死自己这个倒霉哥哥了,还厌恶他什么都要管的脾气,阴沉着小脸一屁股坐了下来,狗毛弯腰把鞋子拿过来硬给妹妹套脚上,青灵子挣了几次没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