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第 8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少年时答应的人,说好的事,最是容易也最是动听,这道理江深那时候并不懂。他小小年纪,想的都是又好有多情的事儿,听别人说天鹅湖,就真期盼着自己有一天能跳,还要跳给他们看,想到高兴处,连每天的压脚背都不觉辛苦了。

谭玲玲回来后就开始发愁怎么给儿子增加营养的事,想了半天,目光都忍不住盯在了院子里的Tony鸡上。

江落山哭笑不得:“你杀了鸡,深子得跟你急。”

谭玲玲啐了一口:“我看看不行啊。”

江落山想了想,建议道:“要不先去问问沈家牛奶的事儿怎么处理?”

虽然镇上以农耕水产业为主,商业贸易也不发达,但好在离奶场很近,沈树宝的爹沈国良就在奶场里工作,本地奶业叫双喜,之前也在镇里宣传过一阵子,谭玲玲打定了主意便去沈家上门,结果没碰着沈国良,倒是李卓在。

“卓姐。”谭玲玲打招呼,“今儿下班这么早?”

李卓身后跟着树宝,他今年准备升初二,要比江深大个四岁。

现在的小孩儿发育都早,树宝的身量在几个同龄人中拔高最快,已经有了些少年的样子,他喊了声“阿姨”便自己回了房间。

李卓给谭玲玲倒茶:“去给儿子配眼镜的,也不知道看什么看的,度数都上200了。”

谭玲玲“嗨”了声:“这不聪明人才戴眼镜么。”

“算了吧。”李卓摆摆手,笑了起来,她问,“你家深子呢?还在跳舞?”

谭玲玲叹了口气:“可不是嘛。”她有些难以启齿,最后还是厚着脸皮开了口:“我今儿来其实想问沈大哥,能不能帮忙订奶,我们家深深跳舞,老师说,要吃什么鸡肉牛肉,喝牛奶,吃鸡蛋……你也知道我们家情况,想着能不能通过双喜内部员工订奶有些优惠政策。”一口气说完,谭玲玲大概是实在不好意思,脸都有些红,坐立不安的绞着手,又硬着头皮道,“实在不行,我订便宜点的,只是怕订完了,抢不到名额……”

李卓忍不住打断了她,皱着眉道:“玲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谭玲玲抿了抿嘴,半晌没出声,最后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卓说了句“你等等”她折身进到里间,拿了本册子出来,帮着谭玲玲填上,慢慢道:“明儿我就让国良带到奶场去,下个星期就能开始送了,你到时候把钱交给送奶员就行。”

谭玲玲眼一热,说了好几遍“谢谢”还觉着不够,临走前又说:“今晚我包馄饨,到时候让深子送来给你们,可不能不要啊。”

李卓嗔她,挥着手的赶她走:“行了,知道了,自己人还瞎客气。”

谭玲玲走后,李卓心情很好的收起奶册,正准备给沈国良打电话,树宝突然从房里出来,看了眼门口:“谭姨走了?”

“走了。”李卓没当回事,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作业做完了?”

树宝扶了扶刚配的眼镜,语气平平:“做完了,我出来拿个酸奶。”

李卓那边电话已经通了:“*屏蔽的关键字*……诶,酸奶在冰箱里,你拿出来回回温再喝啊。”

树宝“哦”了一声,他拿了酸奶,随手放到了自己房间的书桌上。

江深并不知道自己母亲去过树宝家订奶的事儿,他高高兴兴的坐了班车回来,路过书店时,老头儿叫住了他。

“最近学的怎么样?”老头儿含着烟杆子问。

江深脖子里还挂着舞鞋,看见他才记起来收进包里:“我今天能立足了,就是时间短了点,老师说还不行。”

老头儿吐了口气:“那你晚上得压脚背啊,压着睡觉?”

“压着睡觉不行。”江深苦着脸吐了吐舌头,“第二天脚麻。”

老头儿嘿嘿的笑,嘀咕了一句“男娃儿练什么芭蕾,受罪。”他指了指江深:“你等等。”

江深乖乖等在外面,老头儿掀了门帘弯腰翻什么东西,最后拿了个DVD光盘出来:“这个,拿去看看。”

江深:“这是什么?”

老头儿:“之前不是说的什么男版天鹅湖么,就这个。”

江深眼睛都亮起来:“爷爷你怎么会有的?!”

老头儿挺得意:“爷爷什么没有。”

江深“哇”的叫起来,他搂着老头儿的脖子,蹭了蹭对方的脸:“谢谢爷爷!”

老头儿嫌弃的推他:“黏糊什么黏糊,租你的!给钱!”

江深跟抱着光盘跟抱着宝贝似的回到家,谭玲玲果然在包馄饨,看到儿子催促道:“快去换衣服洗手,去给树宝家送馄饨。”

“送馄饨?”江深没怎么反应过来,“为什么要送馄饨?”

谭玲玲“啧”了下:“让你就送,哪那么多话。”

江深抓了抓头,乖乖回房间换了衣服,他将光盘拿出来,小心翼翼的轻吹了下盘面,举起手对着那中间的圆圈瞄了半天眼,慢慢咧开嘴,笑了起来。

谭玲玲在外面喊:“快出来,磨蹭什么呢?”

“来了来了。”江深换好了衣服裤子,他蹭到桌边,看着谭玲玲把馄饨分装好,母亲看了他一眼,突然道,“笑什么呢,这么高兴?”

江深马上板下脸:“没有。”

谭玲玲也不多问,刮了下他鼻子:“去送吧,要叫人,嘴甜一点啊。”

沈家离江家有些距离,江深拎着袋子过田埂时还有些小孩子心性,天气热他干脆脱了鞋,一路踩着好几个泥鳅,最后又都给放了。

走了差不多小一刻钟才到树宝家,江深看了眼自己的脚,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先就着水渠的水洗干净,再套上鞋,没进院子里便先喊人:“国良叔叔,卓阿姨,是我啊,深子。”

树宝出来给他开的门:“你妈10分钟前就打来电话了,你这一路走的可真艰难。”

江深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李卓和沈国良都在,饭菜端上了桌硬要留他。

“不回家吃饭我妈会打我的。”江深在外头还是怕谭玲玲多一些。

李卓只好放他走,未了又包了个饭盒给他:“这带回去给你妈。”

江深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

回去时,树宝主动送他到田头,江深正准备走,却又被对方叫住。

“深子。”西边的日头已经几乎看不见了,树宝戴着新眼镜,浓暮下看不太清表情,“你是不是……”

江深歪着脑袋:“什么?”

树宝张了张嘴,似乎犹豫着要不要说,最后放弃般的嘀咕了一句:“算了。”

江深:“??”

树宝:“你等等。”

江深“哦”着答应,树宝折返回去,过了一会儿,又从家里跑出来。

“给你的。”他把酸奶递给江深。

江深眨了眨眼:“酸奶诶。”

他平时牛奶都喝得少,就别说酸奶了,其他鸡蛋什么早年家里还养鸡,之后江落山腰不好后也都卖了。

“带果肉的。”树宝强调了一句,“你吃。”

江深特别高兴:“树宝哥你真好。”

树宝也笑:“我以前对你不好?”

江深老实道:“你以前也没少揍我。”

树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