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 2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深并不是很在乎手机,他大概因为年纪没到,平时休闲活动看看《机器猫》就够了。现在这年代,上过学前班认得字就够多了,他虽然还没去城里读过书,但像《机器猫》这种简单的漫画还是能看的下来的。

至于手机,也不是没听说过城里比他还小的孩子玩的都比他溜。

狗毛他们都比他大三四岁,得了个手机像宝贝一样,乡田里的孩子许多东西都是共享财产,树宝家有钱,父母给买了手机,狗毛一帮人羡慕的真的跟狗一样。

掏蛋这游戏,从小玩到大,江深年纪小,就当裁判,穿着严严实实的坐在林子外头的树墩子上,面前放两个袋子,等树宝和狗毛的队伍运蛋出来。

为了个手机,狗毛真是杀红了眼。有鸡敷着的蛋都敢去掏,江深坐外头都能听见林子里传来凄厉的鸡叫声,没一会儿,狗毛撩着外头的棉衣撒腿狂奔,棉衣底下鼓鼓囊囊也不知塞了多少蛋在里头,他后面还跟着一只五彩尾巴的大野鸡,展开两翅有一个小孩儿宽,鸣啼声真是响的仿佛天打雷劈,伸长了鸡脖子跳起来啄狗毛的头顶。

狗毛想伸手去挡,又怕砸了蛋,一路“哎哟哎哟”死叫活叫的冲,那鸡还特别执着,死咬着不放,江深看他冲向自己转身就跑,狗毛在后面叫:“兔崽子你跑什么?!”

江深大喊:“鸡在追啊!”

狗毛气急:“你他妈还怕一只鸡啊!”

江深:“那你跑什么呀!”

狗毛:“……”

狗毛最后也坚持着威武不屈的没把蛋还回去,那鸡大概后面也忘了蛋的事儿,压根就是觉得特有面子,耀武扬威的在江深和狗毛面前转悠了半个多小时,狗毛去哪儿掏蛋它都跟着,冷不防啄几口狗毛的脑袋。

可怜狗毛本来就没几根毛,还被啄了一半。

江深本来想说为了只手机,秃了这么多太不值了,不过看狗毛这么拼命的样子,最后还是忍着没泼他凉水。

树宝出来也被那只鸡吓了一跳,开玩笑道:“看它这么黏糊,干脆养了吧。”

狗毛得了手机,正美滋滋呢:“养什么呀,杀了吃得了,深子你要不要?”

江深:“我爸说,野外的都不能随便吃,全是保护动物。”

狗毛“啧”了一声:“真麻烦。”

他找来根软柳条,绕了圈绑在鸡脖子上,那鸡低头啄了几口,见不掉居然也不去管了,迈着正步跟在狗毛后头。

“带回去给青林子养。”狗毛挺洋洋得意,他赢的那一袋子蛋都直接给了江深,“晚上上你家吃蛋去。”

江深当然没什么意见,那鸡说是拿回去给青林子,其实也差不多是放养形态,挨家挨户离得近,互相养的狗都不分彼此,就别说鸡了。

其余人都散了,就剩狗毛、树宝和江深三人,外加一只深红重绿的野鸡。林子离居民区有一段距离,三人一鸡干脆半路拦了辆拖拉机捎带着一程。

天晚了,风还大,泥土路被吹起了一层黄沙泥,整段就没停过跟下雨似的撒在鸡头人脸上,江深低头看了眼自己今天刚换的厚毛衣,脑子里出现母亲谭玲玲的脸就发怵。鸡到后面大概也是被冻着了,叫的力气都没有,江深把它抱进怀里,狗毛和树宝一左一右的挨着,三人看着狼狈又搞笑。

等到了居民区,江落山已经找出来了。

江深抱着鸡,一身灰土色,战战兢兢的喊了声“爸”。

江落山看了一眼同样境况的狗毛和树宝,仰天叹了口气,真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回家先洗澡,鸡比他们命好,江深家之前养过禽类,有食槽,谭玲玲添了点食,修补一下原来的围栏,野鸡吃饱喝足,就蹲干草上打盹去了。

江深洗完头出来就看见树宝和狗毛也换好了衣服,正坐在他家客厅里等江落山煎荷包蛋。

“你们也真是皮。”谭玲玲喂好了鸡进来,就开始数落,“一到春天就忍不住撒欢是吧。”

幸好狗毛还算良心:“是我和树宝想玩儿,深子陪我们的。”

谭玲玲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江深老老实实的埋头吃蛋。

谭玲玲:“青林子回来了,在我这儿等好久,刚才走。”

狗毛献宝一样的掏出手机:“我去喊她过来。”

树宝在旁边,白眼都快翻穿了:“你要不要脸啊。”

青灵子来的时候江深他们几个刚每人得了只香喷喷的荷包蛋,七八岁的小姑娘可比同龄的男孩子懂事成熟,见着自家哥哥那狼吞虎咽的模样,青灵子的表情不是一般的嫌弃。

他们家对她这女儿可比对狗毛宠多了,刚入春青灵子就穿上了新的棉袄小裙子,小姑娘抱着画板,嗲声嗲气的喊了声:“深子。”

江深从蛋里掏出脑袋:“嗳。”

青灵子挤到他边上,树宝只能端着碟子让位,小姑娘坐下时还不忘把新裙子的裙摆铺开,特别端方的抬起下巴:“我今天画完一幅画了。”

江深抹了抹嘴:“给我看看。”

青灵子就等着他这句,将藏在背后的画板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狗毛瞟了一眼,咬着蛋不屑道:“又不是什么宝贝,瞧把你紧张的。”

青灵子平日就跟她这个哥哥不对付,虽然狗毛不会像别家小孩儿那样欺负人,扔颜料撕画布的事他也没胆子干,但就是粗俗,对,粗俗。

青灵子看不惯他整天三五不着调的下田上树,衣服永远没办法干净一天,鞋子一星期就不能看了,读书也不上心,成绩班里倒数,连背个课文都带着浓重的乡下口音,以前在学前班里,青灵子都恨不得绕着狗毛走,觉得有这么个哥哥实在是丢人。

几个乡下小伙伴中,青灵子看的顺眼些的也就只有江深了。

小姑娘的画册可是很宝贝的,江深拿起放下都小心翼翼,青灵子说今天画的是《春忙》,江深看不太懂油画的意境,说看看就真的只是看看。

青灵子问他:“好看吗?”

江深点头:“好看呀。”

青灵子高兴起来,她哥也想凑过来看,被小姑娘一巴掌推回了脑袋。

狗毛气不过:“你上个月颜料还是花我的零花钱买的!”

青灵子用拳头打他:“你之前鞋穿破了还是我偷偷给你买的新的,颜料钱那是你还我的!”

狗毛嘟囔:“你真小气。”

青灵子收好了画,冲着狗毛一吐舌头,慢悠悠晃出了江家的院子。

树宝瞅着青灵子的背影笑道:“丫头片子,你那么疼她干嘛?”

“能不疼吗?”狗毛嘴里还塞着蛋,他嗓门大,说话咋咋呼呼,“全家就她一个妹妹,想学什么学什么,深子你不知道,那颜料多贵,我去买的时候感觉自己得多杀500只鸡才够赚的。”

狗毛不提鸡还好,一提,江深院子里的野鸡就不知道啥时候醒了,趾高气昂的在围栏里打了声鸣。

“哎哟妈呀,吓死我了。”狗毛捂着胸口,惊恐道,“它是不是认得我了,以后见我就啄?”

树宝损他:“你比鸡还蠢,吃你的蛋吧。”

和旁的条件好的人家比,江家连播种机都是初代的,样子小,速度慢,同样一亩地人家播种机跑一趟就行,他得操着这台老家伙跑三趟。

每年播种,江深都会在外面田梗头守着,他腰里也系把锄头,手里拿了铁铲,不过不是玩玩,家里机子太老,偶尔会有没翻好的地,他得下去手动播。

来回跑多了,鞋底就沾满了一圈泥,江落山停下车,招呼江深过去。

“累不累?”江落山抱起儿子摆到大轮胎上,抽了把刷子给他清理泥土。

江深笑着咧开嘴:“不累。”

江落山也笑,他其实年纪不大,还不到40,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怎么看那张脸都更显沧桑。

“9月就送你去读书。”江落山突然道,“找了点关系,让你插班上三年级。”

江深虽然年纪小但对家里的经济情况不是没有概念,他不说话,皱眉绞着腰里系锄头的带子。

江落山问他:“你妈说你想学跳舞?”

江深不敢说是,沉默半天,细弱蚊声的“嗯”了下。

江落山叹了口气,他这个儿子性子,当爹的最是清楚,江深这声“嗯”的再轻,听在他耳里却满是沉甸甸的。

“学跳舞的话,以后小人书可就看不了了。”江落山半开玩笑半威胁着道,“你零花钱都得省下来交学费。”

江落山一说,江深才想起来,他急巴巴的从口袋里摸出之前租书退下来的订金,塞进当爹的手里,做完这一切后,江深似乎终于有了那么点底气,认认真真道:“我不看小人书了,以后再也不看了。”

“……”江落山低头看了眼手里一堆的硬币毛票,张了几次嘴,话却都哽在了喉咙口说不出来,他沉默着抬起胳膊,将江深从轮胎上抱下来,动作有些重的捋了把儿子的头顶,“明天去趟城里,让你妈给你去买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