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血祭(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果然,安妮丝刚刚离开没几分钟。

不远处的街道上顿时传出人群恐慌的声音。夹杂着一声声尖叫声和惨叫声。还有某种猛兽低沉的咆哮声。

“报警!!天哪!!快报警!!”

“她在咬他!!我的上帝!!”

“噢!!!我的手!!快开枪打死她!!她居然咬我!!!”

人群的喧闹声不断从街道的另一边传过来。

林菲和袁亦丞都看到了安妮丝离开的方向,那里大量的人群打着伞开始慢慢聚集。

“网住了!!快收紧!!这个该死的怪物,她咬了我爸爸的一大块肉!!”

“吃人的怪物!!”

“打死她!!”

林菲皱了皱眉。站起身。

“走,去看看,我可不想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手下就这么被打死了。”低级妖化顶多就是变成比普通人身体素质枪些,同样抵挡不住枪械的威力。

袁亦丞点头站起身。

两人快步走向先前安妮丝离开的方向。

倒是店面内,一直好奇的那个店主女儿有些失望的探出头来看了眼两人的背影,店面内隐约传来她父亲的训斥声,少女只好吐吐舌头,重新缩回头。

安妮丝被紧紧网在地上,全身缩成一团,大雨直直的淋在她的衣服上,全身都湿透了。看上去异常狼狈。

不过她依旧挣扎着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扑击的凶猛模样,整个人四肢着地,仿佛某种犬科动物。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林菲两人顺着人群的缝隙挤进去。正好看到一个胖胖的白发老头正举着一支双管猎枪对准地上的安妮丝。表情轻松。

“想当年我老约翰在普利茅斯和德国小崽子火拼的时候,你们这些小东西还只知道在老妈怀里吃奶!!让开!!都让开!小心走火!!”他大声叫道。

胖子的身边,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紧紧拿着一块白毛巾捂着自己的右手,上边血迹还在不断的往外渗。他边上一个十几岁的年轻少年正紧张的给中年男人挽着衣袖,并试图用绳子扎住流血的手臂动脉,以达到止血的效果。

“吼!!”

安妮丝双眼彻底血红,显然已经失去理智。凶猛的朝着声音最大的老胖子咆哮着。

咔嚓一声,老胖子打开保险。

“宝贝,乖乖在这儿等动物园的人来吧……”他放低声音嘿嘿笑道。

随着雨水将安妮丝的身上衣服都打湿,原本的黑色丝袜和套裙顿时变得有些透明贴身起来。

人群里顿时传出阵阵口哨声。一些男人的视线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林菲挤开人群,走进中心的这个圈子。

“我先前都说过了。”他低声道,看着地上趴着的安妮丝。“现在知道原因了吧。”

“算了,就这么开始也不错。”他忽然道。

林菲身后,袁亦丞背后陡然浮现四把长剑。四把剑呈伞状背负。

他后面的一个年轻女人顿时眼睛瞪大。有些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再度看了看袁亦丞背后。那四把黑色长剑依旧静静背在其身后。

“是我在做梦还是世界太疯狂了……”她喃喃着。使劲捏了下自己的大腿,顿时一阵刺痛传到大脑。

袁亦丞身上慢慢散发出丝丝诡异的危险气息。

“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全力出手了。”他舔舔嘴唇。

林菲走过去,走到安妮丝身边。轻轻打了个响指。

网住安妮丝的渔网顿时嗤的一声被撕成两半。

而奇异的是,安妮丝原本眼中的血红此时也换换开始黯淡下去。整个人也低伏在地上,发出小狗般的呜呜声,全身微微颤抖着。

林菲轻轻揉揉安妮丝的脑袋。一脸温柔的笑容。

“你!!!快让开!!小心她咬你!!”老胖子端着枪紧张起来,他居然没有看清对方到底是怎么解开网的。

“没关系。”林菲低声道,“她不敢的。”

袁亦丞背后的长剑换换同时拔出缝隙。

嗤!!

四把长剑瞬间化为四道黑线,一连串的啪啪声中。

周围的一圈人全数沉静下来。

每个人的动作都凝固在这一瞬间。

举枪的依旧举着长枪,紧张的还是紧张着。准备转身离开的也依旧维持着转身的姿势。

所有的人都停止在这一瞬,如同被定格的照片。大雨依旧哗哗的撒落下来。丝毫没有半点停留。

锵!!四把黑剑瞬间归鞘,四声响声重叠成一声。

袁亦丞面色不变。

周围一丝丝血腥的气息缓缓弥漫开来。

砰!

忽然一个圆圆的东西滚落在地。赫然是个还在微笑着的男人人头。鲜血顺着他断裂的动脉血管中涌出来。混着雨水流动着。他原来站着的位置,只有一个没了头的身体还站着。血水一股股的从断颈处冒出来。

林菲站在人群中央。轻轻长吐一口气。

周围一圈人顿时同一时间往后仰倒。头和身体全数分离,啪的一声摔成两截。鲜血夹杂着雨水将整个街边地面都染成一片血红色。

几辆路过的车辆见状,顿时疯狂的踩着油门,加速冲着离开。

“啊!!!”

一声声尖叫声从不远处的一个小超市传来。正在进出超市购物的人们惊慌失措的四处逃离。

路边原本慢慢走动着的行人们也惊慌失措的丢下雨伞就跑。

周围店面和居民楼都纷纷传来关门关窗的声音。

几乎是片刻间,整个街区一片安静,除开雨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

林菲伸出手,轻轻一抓。无数金色流光顿时被他抓出虚空。仿佛空间的根须直接被牵扯出来。

“去吧……”

金色根须陡然碎裂,化为无数金色光点。

光点迅速爆炸开,很快扩散到周围上百米范围内。然后迅速化为一只只诡异的灰白色人面鸟。

这些人面鸟凄凌的惨叫着,开始不断在周围飞翔盘旋着。

这是林菲利用从金衣那里得到的大能量能石,化出的寒号鸟投影。总数一百零五只。每一只都具备寒号鸟本体三分之一的能力。

袁亦丞微微躬身。“那么,我开始了。”

他脚尖一点,整个人顿时漂浮起来。背后四把黑色长剑连续飞出,最后在他手中合成一把。

大群大群的寒号鸟凄鸣着在他身边围绕着。仿佛灰白色的水流。

“天罗明月剑。”袁亦丞突然暴喝一声。

他手中的长剑瞬间泛起阵阵月白色光晕。然后迅速延长,变宽。

很快,原本只有二指宽度的长剑已经扩大成足足手臂粗细。通体长出了近半。泛着淡淡的月色光泽。

“终式!”袁亦丞斜举长剑,狠狠斩下。

嗡!!!

一道无形的剑压先扩散开来。天空洒下的雨点也被反向振开,形成一个巨大的数十米直径的无雨球状空间。

林菲提起还是混混霍霍的安妮丝,整个人陡然化为一道利箭,冲上天空。

然后低头俯视下方。

整个所罗门市,以袁亦丞所在的区域为中心。一道月白色的圆月光晕陡然浮现,然后缓缓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仿佛是地图上的一道空白在不断蔓延。

圆形剑痕切割着任何阻挡在它前边的任何事物。

人群,路灯,汽车,房屋,大楼,所有的一切都在接触到剑痕的瞬间被一分为二。

轰!!

一栋栋高楼被切成两截,缓缓滑落,撞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

叮!!

一声清脆的剑吟陡然响起。

袁亦丞整个人缓缓浮起,双眼瞳孔完全是一片白色。

他背后大群大群的人面鸟四散分开,沿着街道和小巷的缝隙搜寻任何生还者。

毁灭,开始直接降临在整个所罗门市。

袁亦丞快速飞行着。

每到一个地方,一圈圈月白色的剑痕便缓缓荡开。

人群疯狂的从大楼房屋内逃逸出来。尖叫着,逃窜着。

一些幸运的趴下来躲过剑痕的人们,依旧在人面鸟尖锐的惨叫声中被吃掉脸部和灵魂,只留下一个个无脸的尸体倒在地上。然后人面鸟们换上新鲜的人脸,再度开始捕食其他的人类。

轰!!

一些车辆歪歪扭扭的想要避开街道上的障碍物,却刹车不及,撞在边上断成两截的建筑物上。这些车子相互撞在了一起,随着汽油的泄露,一个个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火光冲天。

一阵警笛声迅速接近。

很快,大量的寒号鸟飞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阵阵密集的枪声后,然后便是大量的惨叫。再然后,便一切沉寂下来了。

除开零星的枪声后,周围几个街区都再没有大的动静。

林菲提着安妮丝在高处的天空,看着下方末日一般的情景,就算是林菲也微微眼露怜悯之色。

“要想得到,就必将付出……”他低声道。“付出的代价,便是足够多的生命和鲜血……”

他手中的安妮丝此时已经有些清醒过来了。看到下方的情景,她彻底呆住了。就连自己还身在高空中也恍若未觉。

“天哪……”她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的一丝声音。

“这座城市,将成为我在这个世界的起点。”林菲感慨道。“血祭,便是一切的开始。”

他远远看向诺森特市的方向。那个方向,同样有着一股冲天的妖力气息遥遥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