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变故(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京都

铛!

两把长剑陡然相撞。

东耀飞全身如被雷击,猛地一震,倒飞出去。

跌落在地面上滑出几米远。

原本绑成马尾的长发也披散开来,身上的白衣服也是东一块黑得西一块黑色。看上去很是狼狈。

“咳咳!!”他剧烈咳嗽两声,有气无力的抬起头看向对面。

“师父,您也太用力了吧……稍微轻点不行?”

林菲提着长剑无语的看着他。

“我只用F级的实力,每次只是一招同样的剑式,你居然连续二十八次都是一个结果……”

东耀飞努力想挣扎起来,但完全是全身无力,根本起不来,便直接仰躺下去,四肢呈大字型。

“我就是个普通人,普通的纨绔子弟,娇生惯养算不上,但还是细皮嫩肉的,F级啊……那也是军队里的顶级高手级别了。我怎么可能比得上。师父,要不你再降低点?”

林菲也知道对于身体已经彻底定型了的东耀飞而言,想要真正踏入剑道大门有多么困难。但有些东西是没有捷径的,就如他当初,学习格斗散打的时候,每天的抗击打训练和对抗训练,还有固定训练套路,其艰苦程度都要远比东耀飞来的艰难和辛苦。

这是积累基础的时候,是最关键的时期,没有捷径可走。如果没有那些上边的意识基础积累,就算教他强力剑术也只能是花架子。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短时间的变成入级的高手。”林菲忽然道。

“真的?”东耀飞顿时来劲了,一股脑从地上爬起来,哪还有刚才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很明显刚才是装出来的。

“你说真的师父?”他一脸期待。

林菲能够感觉到东耀飞对于自己的尊敬,很纯粹,所以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不过有点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如果会死人我就不去了。”东耀飞果断道。

“不会死人,但可能会残废重伤。”林菲平静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再说。确定了就给我打电话,不过最好在这几天内,过期不候。”林菲随手将长剑一甩。

锵!

剑身正好合在一边的刀剑架上的剑鞘内。精准无比。

“帅!!”东耀飞吹了声口哨。

……

“爸,我也想帮忙!!你告诉我实情吧!”

许可站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大声道。

许视昌正坐在办公桌后边,眉头紧蹙的看着一份文件报表。

对于女儿的问题他完全没有回话的意思。

“爸!?”许可又喊了声。

“我已经给你订好了明天的机票,你直接去学校,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许视昌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先回去,我这儿还有事。别在这儿添乱了。”

“可是……”许可还想说什么。

却见父亲已经拿起电话开始拨号码了。

她心情低沉的走出办公室。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去了趟医院,看到了满脸憔悴的母亲,她向母亲询问家里的情况,但也没得到什么重点。显然是父亲同样瞒着母亲。

她便只好过来当面询问。但遗憾的是,父亲许视昌还是不肯给她细说,只是让她别担心,事情会好起来。

下午回到家里。许可拿了些钱,便往医院赶。

在病房里徐东看上去好多了,不过还在沉睡休息。许可接了母亲一起回到家。

好好弄了顿饭菜,两母女坐在桌边,却是半点没有胃口。

母亲陈佳宁一贯是柔弱没有主见,所有大小事都是听父亲的。此时丈夫不在,反倒是女儿许可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她双眼红肿得像桃子。坐在饭桌边,就是一个劲的抹眼泪。

“可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刚才我去取钱,想给东东补医药费,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银行卡说是被冻结了……”母亲有些哽咽的说着。

“现在家里乱成一团,你小姨还有舅舅他们也在被调查,暂时离职。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你爸回家再说了……”

“银行卡被冻结了?”许可明显感觉不妙。“妈,上次取钱是什么时候?”她急忙问道。

“是前天……”陈佳宁小声回答。

“前天……”许可脸色变了变,正要说话。忽然家里的座机响了。

母亲陈佳宁走过去接了电话。刚刚拿起话筒,才听没多久。

许可就看到母亲的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啪的一下,话筒直接从手中落了下来。

“你爸……被抓了……”

许可只觉得脑子一懵,整个人彻底呆了。

忽然母亲放在边上的手机也响了。

好半天,许可才惊醒过来,拿起手机看了下,是医院的电话号码。

“喂。”她刚刚才出声,就感觉自己的声音仿佛不像是原来的样子一样,干涩得厉害。

“喂,是陈女士?您的儿子许东病情出现恶化,需要马上二次手术!请你们家属马上过来签署协议和补交手术费!!情况紧急!”一个男子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许可只觉得眼前有种微微晕眩的感觉。她强忍着平静的问道。“请问,手术费……需要多少?”

“先准备40万左右,估计后面还要追加。”

挂了电话,许可赶紧冲到母亲陈佳宁面前。

“妈!我们还有多少现金?哥哥的病情恶化,要马上做手术!!要手术费!!”她急声问道。

陈佳宁脸色惨白,颤抖着嘴唇,半天也出不来声。只是泪水断了线的往下流。

好不容易,她才小声道。

“钱都用了……前天取的十五万都交了……本来我还想今天去取钱……”陈佳宁没说完,便再也说不下去。直接蹲下身哭了起来。

许可也懵了。

她只觉得头晕得厉害,连忙扶住一边的楼梯扶手。

“妈,先别慌!先把家里的全部的钱拿出来。然后我们找人借!”

看到女儿比较镇定,陈佳宁似乎也稍微平静了些。

两人东翻西找,把家里的所有的钱都翻了出来。总共只有四万多的现金,全部就摆在饭桌上,就在饭菜的边上。

两母女几乎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许可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给以前的叔叔伯伯,哥哥嫂嫂什么的打过去。但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委婉的拒绝。而家里其他亲人也都被资产冻结了。显然是和父亲的情况一样,全部有所牵连。

电话一直打到晚上,却一直没有任何结果,好不容易有两个同情她们家的叔叔,但一听到要借四十万的巨款,也都选择了沉默。

医院的电话催了一遍又一遍。

许可最后挂上电话,忽然有种全身无力的感觉。她很想大哭一场,但只能强忍着疲惫和心酸。她不能倒,现在母亲全部的支柱就是她,如果她也倒了,那一切都完了。

客厅里一片沉默。

许可无声的转过头,看着周围这套装修华丽的房子。

“对了!还有这套房子!!”她忽然眼前一亮。

她连忙打电话给和父亲关系很好的一个银行的叔叔。

“房子?”对方的语气有些奇怪。“小可,不是叔叔不帮你,是你们家现在所有的不动产都被冻结了,抵押贷款也不行啊!”

嘟嘟……嘟嘟……

那边母亲陈佳宁的手机再次响了。

许可放下电话,急忙跑过去从母亲手里接过手机。

“很抱歉,陈女士,如果你们不能在半小时内交付清楚手术费用。许东的情况可能就……”这次的电话,如同最后一记重锤,狠狠敲在两母女心里。

“半小时……”

许可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心里一股股酸酸的感觉不断涌到眼前,眼泪早就盈满了双眼。身上仿佛压着无比沉重的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母亲陈佳宁一下坐在地上。

整个客厅里一片死一般的安静。

许可颤抖着拿出钱夹,取出里面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她还要最后去试试,试试自己的银行卡。

忽然一张纸片从钱夹里落出来。

白色的纸片飘飘荡荡的落到地面上。

许可忽然一愣。她回想起先前林菲说的那句话。

蹲下身捡起那张纸片。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上边的号码,终究还是拿起话筒。

……

平市 市东区 陨星大楼最高层 燕林集团总部

“范总,您的电话。”一个女秘书小心的走进房间。“是特殊号码转接。”

落地窗前,范元书转过身。

“特殊号码?”他微微皱了皱眉。“接到我办公室来。”

他拉开座椅,平静的坐下身,拿起座机话筒放到耳边。

“喂,这次的需求是什么?”他毫不脱离带水。

“我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少女声音在话筒里传出来。

“我不管你是谁!说出需求!”范元书淡淡道。“这个号码会在五分钟内失效,你只有这一次的机会。”

……

许可愣了愣。

“四十万……我想借四十万!!”她果断道。

“五分钟内到账。”

啪的一下,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许可张了张嘴,她连账号都没报出来……

还不到两分钟,这个手机忽然接到一个短信。

“您尾号为9375的储蓄卡中存入人民币40万元……”

许可看着这条短信,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