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失败(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整个剑典空间直接暗淡下来。庞大的星空如同直接在空间内打开的一道大门。

宁缺手中缓缓浮现出一把蛇形长剑。

林菲浑身伪装瞬间碎裂,他冰冷的看着对面的宁缺星主,黑色长发微微随风扬起。额头的金色印记缓缓浮现。

他有种预感。

这一战,如果不尽全力……他会死!!

……

齐应龙吞了吞口水。双眼发直的看着面前的教习。

不光是他,整个剑室内的上百个核心学员都面色呆滞的看着教习。

元月一身白衣,手持白色长剑,站在剑室中央。原本普通平常的容貌在冰冷的长剑映衬下,也透出一种别样的冰冷魅力。她的身边是围成一圈的十五个啤酒瓶。所有瓶子的上半截都被整齐的切掉一截。所有切面都在一个高度。

就在刚才,元月原地不动,只是手中长剑微微一振。周围的十五个酒瓶便瞬间落下十五个瓶颈。

“这边是我青虹剑术的绝招之一,无形剑。”元月收起长剑平静道。“既然你们选择了修习我青虹剑术,那么对于我这门剑术理应有所了解。我和其他几位教习的剑术不同,青虹剑是以迷惑,奇诡为主。所以你们学习前要有所心理准备。”

齐应龙只觉得心中前所未有的迸发出一种热情。那种诡异强大的剑术,简直就是武侠小说,电视电影中的神技。

忽然之间他觉得以前练习的那些枯燥的剑术招式也变得有趣起来。

“现在,每两人一组,连鞘剑对战。我需要直观的看看你们的基础。”元月大声道。

整个剑室范围很大。所有选出的这些人就是整个剑术社的全部精英。是即将进入试炼的种子。

元月不知道什么是试炼,但这是上边吩咐下来的,就算是她,也必须进入一次试炼。

看着周围的两人一组对练着的年轻孩子。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曾经见到的那个剑术社社长,那个叫林菲的小老板。

曾经她自以为很强的剑术在他面前演示。以为他只是普通爱好剑术的普通人。但何曾料到……

元月脑海中顿时浮现上次见到林菲的情景。

那个手中托着金色光点的俊美少年,那一幕一直凝固在她内心深处,从未有半点褪色。

她慢慢在对练的少男少女中走动着,仔细观看周围这些孩子的资质和基础。

所有学员自动分为两块,中间留出一条通行的道路。元月刚走出没多远,剑室顿时又进来一个年轻少女,少女腰悬白色长剑。面目清秀,脸上戴着有些腼腆的微笑。

元月认得,她是第一批的核心学员,名字叫周婷婷,最开始的时候似乎是因为其他原因进来的。刚才是进度是那批学员中最差的,不过后来却跟上了。

周婷婷走到元月身后,小声说道。

“总教习要求从核心学员里挑出五个心诚,背景简单干净的有资质的学员,和我们一起第一批进入试炼。”

“好的。”元月点点头。“不过心诚和资质我倒是理解,背景干净是什么意思?”

周婷婷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说是,试炼会有危险,背景简单干净,好善后。”

元月心中微微一惊。

“知道了。什么时候试炼。”

“还没定,不过随时都有可能。”周婷婷轻声道。

……

无数星球缓缓在星空中旋转。巨大的银河如同幕布般浮现在宁缺星主身后。

他拿着一把蛇形银色长剑,平静的站在林菲对面。

“我的剑意是守护。守护剑意的优点便是威力增幅极大,缺点是没有任何附属特殊效果,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并不准备进攻,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话。

“你的进步很快,我从未见过在境界上进度有你快的天才。看得出来,你现在已经进入剑意初期了。有点守护的意思,但却更多的却是纯粹的好奇。”

“好奇?”林菲手中剑鞘顿时化为无数黑烟,融合进黑魔剑剑身。“确实,我很好奇,那力量的最高点到底是什么?生活实在太无聊了……世界仿佛是没有尽头一样,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尽头。”

一层层灰白色的甲质层迅速从他胸口蔓延开来,很快,他的右边身体彻底被如同石块一般的灰白色骨质覆盖。连同一半的脸,仿佛带了灰白色面具。

双眼黑色的瞳孔中,一朵金色花卉缓缓浮现。

宁缺星主看到林菲的变化,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妖力……你不怕爆体而亡吗?”

“有关系?”林菲身后浮现出一头巨大的龙形生物,蓝色的龙头缓缓探到他的身边。正是神兽蠓。

蠓粗大的鼻孔喷出两股蓝色火星。

这头神兽的虚影现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似乎随着林菲的妖化,它也跟着变化了。

整个蠓的身形如同一头巨蜥,背后是一对巨大的蝙蝠翅膀,它的头部脸部两侧,各有数根灰白色尖刺伸出,向后边刺出。看上去仿佛戴着一个尖刺头盔。

蠓巨大的头部伏在林菲身边。和对面的庞大星空形成等同的对比。

宁缺星主不再说话。蛇形长剑轻轻一挥。

无数星球顿时从他身后飞出。雨点般打向林菲。阵阵尖啸声不断在空间中回荡。

林菲向后一跃,整个人落在神兽蠓的身侧尖刺上。眼中金色一亮。

蠓顿时怒吼一声,庞大的身躯小山一般狠狠扑过去。十几米的距离瞬息即止。正好迎上无数星球虚影的撞击。

接连不断的星球虚影狠狠撞在蠓的巨爪上。

嘭嘭嘭!!

连续的撞击声使得整个剑典空间似乎都在震动。

一层层透明的震荡波不断从两者之间激荡出来。如同白色的半透明光环,一次次散开。

神兽蠓和星球的撞击相持不下。一次次的巨震,蠓意图冲到星幕前,而星幕不断放出星球虚影抵住蠓。

林菲轻轻一跳,整个人直接从空中落下来。黑魔剑毫无花巧的直刺向下方。

宁缺星主一指点在剑身上。顿时一道刺目的亮光从他所点的位置爆射出来。如同太阳一般的光线从剑身上四处迸发。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失去色彩,只有那点刺目之极的光点缓缓放射着无数白光。整个空间仿佛都被染成一片白色。

林菲面色不变,深蓝色的火焰凭空在他身边浮现,一层淡淡的金色薄纱在他体表若隐若现。迎着下方刺目的光亮。

他手中的黑魔剑剑身迅速被无数灰白色甲质覆盖包围。变成一把灰白色长剑,直接连在他的右手上。

林菲轻轻一翻长剑,反握剑身,白色剑尖正对着下方扎下去。

宁缺星主抬起蛇形剑,正面迎上。

一道蓝色光华流星般狠狠撞在白色光点处。

轰!!!

一圈无形的震荡瞬间荡开。

两人周围所有草地瞬间消失,如同被什么东西直接吞噬一般。一个巨大的半球形巨坑直接以宁缺星主为中心浮现。

神兽蠓和星幕同时被对击的余波扫中,两者一起爆炸成无数光点,然后慢慢化为虚幻消失。

几乎是两者消失的瞬间。

林菲和宁缺星主一起脸色一白,同时受创。

双剑死死相抵,林菲从上到下倒悬着,无数蓝色火焰疯狂的想要往下扑下去。

宁缺手持蛇形剑,仰着头盯着林菲,身边白色光亮所在之处,一层白色的半透明能量膜死死的抵住蓝火。

铛!!

林菲轻轻一个后翻身,稳稳落在数十米外的地面上。

嗤!

一点血星直接从他手臂上溅出。

一切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整个空间,所有草地都已经面目全非,地面只剩一片黄土。

“你不是说了一剑么?”林菲平静道。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再也看不出半点痕迹。

“是我食言了。”宁缺淡淡道,“你想要复活我,我也想出去,原本是该我自动认输的,但可惜的是,现在控制我身体的不是我,是剑典……这是规则。”

他双手握剑,倒垂长剑。一圈银色光点缓缓浮现在他身边,这些光点自动形成一个银色圆环,就悬浮在他身体不到半米处。恍如一个圆圈。

“不要触碰到这道圆环,除开我之外,任何触碰到它的人,都会被自己的全部力量反击。”

“不用了。”林菲忽然出声道。“我认输。”他手中的黑魔剑陡然化为无数黑烟消散。

这一次,他却知道,黑魔剑已经彻底消失了。所有的能量全数消耗完毕,再没有重新凝结的可能。那藏在剑中的恶念魔鬼也彻底随着刚才的那一剑湮灭。

“剑主选择弃权,试炼结束。通过失败。”剑典的提示直接响起。

宁缺星主身上的光圈陡然消散,手中的蛇形剑也缓缓隐形消失。

“你在走钢丝。”他沉声道。

“我知道。”林菲面无表情。

“如果几种力量不融合,你迟早会被力量的爆炸吞噬。”宁缺星主缓缓消失,但他的话音还在空间内回荡。

“吞噬……?”林菲低声重复着。

良久,他才轻轻笑起来。

手中陡然浮现出一支小小的试管。试管中透明的液体中间,一小团猩红的血液静静的悬浮着。

“圣灵之血……”

嗤!!

他身上陡然飞溅出无数血点,无数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直接在他体表浮现出来。几乎是顷刻间,他便彻底变成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