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回归(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传来的都是些苏兰贝尔从出生到三十岁时的记忆。这部分仅仅只是他的十分之一部分,由此估算,他起码现在都有三百岁以上了。三百年前,苏兰贝尔还是欧洲的一间小作坊小工。

很快,剑典空间的声音再度响起。

“新入强者,苏兰贝尔,实力B级巅峰,请划分类型类别,精神契约请选择归于剑典或是剑主。”

林菲这下算是彻底愣住了。

“这……难道说……??”他惊疑不定的听着剑典的提示。再联想到突然传过来的苏兰贝尔的记忆。“难道他死了?成了和剑典内部无数强者一样的存在?”

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件,让林菲几乎毫无头绪。

他不自觉的加快脚步,朝着机场酒店方向快步走去。

同时脑海中回应剑典的询问。“归于剑主将会如何?归于剑典又如何?”

“归于剑主,将有剑主完全负担其精神层面的束缚契约。剑主精神层次不得低于被束缚者。归于剑典,将有剑典永久控制,一切负担不为剑主承担。”

林菲算是明白了:“剑典应该相当于一个资料库,加储备空间,加试炼空间,吸收进来的死去强者如果剑主自己负担不起,就可以先存放在剑典空间,等到自己有实力了再进行承担。这苏兰贝尔当初只是和我交换过真力种子,现在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死了?”林菲清楚所有能够进入剑典的强者,都是已死之人。这点早在很久以前他就询问过剑典,并得到过肯定的答复。现在苏兰贝尔突然进入剑典,很显然,他死了。

林菲记忆瞬间定格在曾经想要进入他体内的那种黑色杂质。若不是神器水晶的过滤净化,那种杂质或许还依旧在他体内潜伏着。

“苏兰贝尔居然能够进入剑典空间,他能够和剑典接触,被吸收,或许和那种黑色物质离不开关系。”林菲清晰的浮现出当初苏兰贝尔刚刚吸收完黑色物质自己的剑典空间就马上升级的事件。很显然,那次和现在这事有着很大关联。

“请选择契约承担方式。”见带你再度提醒。

“选择由剑典承担。”林菲回应道。

几乎是一瞬间,林菲体内的伪真力陡然一震,苏兰贝尔最后临死前的碎片突然传进林菲脑海。凄厉的惨叫声让林菲头皮一阵发麻。

断断续续的片段里,苏兰贝尔不断风化干瘪直到死亡的景象深深刻在林菲脑海中。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震惊。

画面里那种黑色物质仿佛就是罪魁祸首一般,那么庞大的黑色能量居然依旧拿它无法。

“如果真的是黑色杂质引发的那种情况……”林菲心里顿时对剑典起了深深的警惕。黑色物质是从剑典内部传出来的。如果没有伪真力,如果没有食梦者世界的神器水晶,可能直到现在自己还能不能成功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轰!!

远处天空又是一阵巨响。强烈的能量波动再度传来。

林菲的真力感应中,就在刚才他所在的位置,现在起码聚集了不下七八位B级强者。庞大至极的气息凝聚在一起,使得完全笼罩在整个布加勒斯特上空的乌云也开始不断翻滚起来。

林菲压住体内的伪真力,低下头,继续往酒店方向走去。伪真力不受控制的躁动让他处于完全的被动形势,距离艾丽莎之门印记波动的时间还很长,而且印记之门也不是只有这一扇。该放弃时,必须果断放弃。

……

清晨,整个布加勒斯特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完全没有昨夜那种激烈冲突的半点迹象。

灰白色的街道上,零散的几个行人慢慢走动着。偶尔路过几辆车辆。也反而显得格外冷清。

机场酒店门口处,一些准备登机的客人已经等在这里了。稀稀疏疏零落着聚在一起的客人中,林攸一行人赫然在列。

林菲独自站在最后边,前面是林攸晨光梅丽尔等人。克里斯在一边小声的打着电话。

“这么说,他最后还是同意了?”林攸小声问菲尔。

“恩,同意了,不过他还要处理一下这里的一些产业,之后再去华国找我们。”

“那太好了,有了他加入,我们的实力肯定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林攸兴奋道。

“别高兴得太早了。你忘了你一时脑子发热答应过的要求了?”梅丽尔在一边冷冷道。

“额……”林攸表情一滞。

“别怕小攸,每个星期只要两百毫升而已……”菲尔传音安慰道。

“问题是每个星期啊那是……”林攸欲哭无泪。当时自己一时感动,头脑发热一冲动,就答应了绝对帮助对方不让其哥哥的情况恶化,现在终于是尝到恶果的时候了。

“献血有助于身体健康的。”菲尔一脸同情。

林菲在后边从侧面看着林攸一会沮丧一会儿兴奋的诡异表情。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远处酒店门口的街道上,一阵密集的汽车引擎声从远到近,很快便传过来。

正在酒店门口等待的人们声音都顿时低了下来,大多数人都抬头朝着声响传来的方向看去。

灰白色的公路上,一辆辆黑色的轿车排成一个车队,速度不快不慢的从酒店门口开过。看上去异常严密气派。

不少人都发出惊叹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车队上。一些爱好车的份子开始细心识别其中的豪华名车。

林菲微微眯起双眼,视线直接落在最后边的一辆黑色轿车上,丝丝伪真力的气息隐约从里面传出来。其中还夹杂着点点教廷骑士的气息。

“想不到居然是教廷得手了。”他注意到今天的艾丽莎之门印记似乎气息极其微弱,若不是车子就在他前边不远,估计他也很难察觉到其存在。很显然,教廷方面的人是打算偷偷将其运出布加勒斯特。

“正好。”林菲静静看着车队慢慢远去,心中一动。

酒店一侧的角落里,微微金光闪烁后,一个人影蓦然从角落里走出,沿着公路方向朝着机场走去。

……

车内

轿车引擎声只有一丁点,车窗外,布加勒斯特的景色迅速倒退着。透过茶色的窗户玻璃,所有景物都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棕色。

车后排,一个留着棕色披肩长发的混血儿女孩儿正怔怔的侧着脸看着窗外。沉静的气质加上带着英气的漂亮面容反而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坚毅。

“爱丽丝,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开车的中年女子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依莲阿姨。”爱丽丝转过脸微微笑道。“只是感觉有些心神不灵。”

“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吧,等回去你好好休息一下,请个假,应该就可以恢复过来。”依莲阿姨微笑道。

“好的。”爱丽丝点点头。

依莲一边开着车一边叮嘱道:“昨晚两个神父大人交给你的密封文件一定不要弄丢了。这可是代表着他们对你的信任,不要辜负了。”

爱丽丝重重的点点头:“嗯!我知道的。”她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包。丝丝看不见的莫名气息不断从小包里散发出来。

……

族长大教堂

清晨的光线从教堂两侧的彩色玻璃照射进来,洒在正中间跪在地上的一名黑袍银发男子身上。

“是我的失职。居然让印记脱离我们的控制追踪。”银发男子低声道。“现在能够确定的是,肯定是教廷得到了印记,而我们无法完全约束他们,不知道他们会以什么方式将其送出这里。”

教堂上方,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白发男子正皱着眉静静坐在高座上。

“艾丽莎之门的印记,确实是个不错的东西。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宝物,得不得到并没有太大关系。大部分的势力B级强者都有自己的传送石。艾丽莎之门只是针对中低层人员而已。”

“那么冕下的意思是?”银发男子轻声问道。

“马上就要召开群议会了,不要再为这点小事打扰我。你们自行决断。”白发男子不耐烦的摆摆手,整个人瞬间如同虚幻般消失在高座上。

金发男子慢慢站起身,转身走出教堂。

门外一些身穿黑袍的神职人员正静静的等待着。

“怎么样?冕下的意思是?”一个身穿银甲的老骑士上前问道。

“范德拉大人,冕下意思是让我们自行决议……”银发男子苦笑道。

“若不是鲜血幕布大部分成员都在利刃高地,岂会让这些伪信者在圣都猖獗!!”范德拉火大的低声骂道。

“如果君士坦丁堡牧首大人能够支持我们,情况怎么可能变得这么不堪!”一边的一名银甲骑士沉声道,他的胸前有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铛!!!!

短暂清脆的小钟声从远处传来。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这次事件是我们没有抓住机会。我们和教廷方面本来制度就不同。既然教廷的人已经用圣器将印记气息掩盖住了,我们也没办法继续追踪。这事就到此为止。距离艾丽莎之门开启还有一段时间,我们不是没有机会。”一个老修女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