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秘密(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么,你要怎样救赎我呢?”他右手缓缓握上腰间剑柄。

“杀了我吗?”

“来历不明的强者,报上你的来意。”一个阴沉的声音从教堂的悬挂十字架方向传来。

“正常来意。”林菲淡淡道。

道格神父点点头:“那么,请跟我来吧。”他带头往教堂背后的一个小门走去。

“你们的门槛还真够高的。”林菲松开握住剑柄的手,浑身气息慢慢消散。他随意的扫了眼门边的爱丽丝。然后紧跟上道格神父。身形没入小门内。

从始到终,没有人理会爱丽丝,仿佛她就是一团空气。这种荒诞而又不可思议的感觉在爱丽丝心里不断弥漫。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拍电影么?”她喃喃着。似乎隐约感觉到自己接触到了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

……

林菲跟在神父背后,顺着小门走进一条小走廊。走廊两侧是密密麻麻的油画,不过都蒙着一层黑布。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尽头处是一扇半开着的大门,从打开的一边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灯光,很微弱。

两人一言不发,一直走到大门门口处。道格神父才停住脚步。

“里面还请你自己进去,或许有你需要的,或许没有。不过十五分钟后还请自觉离开。”

“好的。”林菲点点头,知道这是规矩。

道格直接往回走了。而林菲直接推门而入。

刚一进入房间,空气里似乎有层薄薄的透明薄膜,将这里和外界隔离开来。

房间有些阴沉,空空荡荡的和酒吧一样,只有一些桌椅和一张柜台,柜台上摆着一个点燃的油灯,灯光微微有些摇曳,后边有个人影站在灯光的阴暗角落处。

这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头戴兜帽的人影。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需要什么?”他低身问道,腔调很怪异的德语,男人的音色中还夹杂着嘶嘶的杂音。

“审判骑士团的详细资料,能量权杖的详细资料。价格如何?”林菲坐在柜台前,淡淡道。

“前者需要详细到那个等级程度?”人影问道。

“具体成员资料以及实力能力有么?”林菲继续问道。

“没有,只是残缺的。而且要价很高。”

“我已经展现我的实力了,你不相信我的支付能力?”林菲面色平静。

“需要以能石为支付货币。”人影淡淡道。

林菲面色微变。

“具体能石价格多少?”

“前者2000能石,后者100能石。”

“可以用其他东西作为交换么?”林菲不死心问道。

人影微微摇头:“很遗憾,不能。”

林菲皱眉正要说话,门外又传来脚步声。

一个面容蜡黄的中年男人脸色平静的走进来,一副标准的游客打扮,身上是衬衣和牛仔裤,头上还带着个不知道是哪个旅行团发的旅行帽。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普通游客。

来人扫了眼坐在柜台边的林菲,面无表情的走到一边的桌子边坐下,似乎是在等待他交易完成。

林菲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人身上微弱的异能波动,很显然,他也是用了势伪装过自己的。

“那么,打扰了。”他站起身,往门口走去。这次来他也不算浪费时间,起码是知道了这里确实和法师之眼资料上描述的一样,是东正教唯一对外开放的隐秘情报交易点。只是只要能石交易这点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看来是得尽快去一趟里世界了。”他最后瞄了眼柜台后的人影。大步离开房间。

正好走廊里又来了两个人,两个身穿装饰大于防护的精美银色全身甲战士正大步朝着这个房间走过来。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前边的男子看上去年纪要大些,大约在三十岁左右,而跟在后边的那个男子则只能称呼为男孩儿。

不过两人都是面色阴沉。特别是走在前边的那个中年人,眼中更是快要冒出火来,双眼通红,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

走廊有些狭窄,只能供一方人走过,另一边的人只能暂时停下侧身。

林菲一看着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不可能侧身让自己的,别直接停住脚步,侧身让开站在一边。

“哼!”那中年人冷冷的扫了眼林菲,没有说话,直接擦肩而过。

林菲微微低头,这里可是东正教总部,隐藏的强者无数,光是真力能够感觉到的,都有起码不下数十道B级或者以上的气息,更不用说更强的感受不到的。这两个骑士虽然实力不过C级,但看他们的样子,很有可能和东正教有很深的关系,不然不敢在这里摆出这等模样。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两个全身铠甲的战士走进大门,小声和柜台后的人影交谈起来。显然也是来购买情报的,带着这种情绪过来,不是吃了大亏过来购买敌人的情报才怪。

林菲不做多想,转身出了走廊。

……

布加勒斯特郊外的一片独立别墅前。

一栋黑色如同城堡一般的别墅静静包围在无数树林中间,周围围了一圈高高的围墙。下午时分清脆的鸟鸣声和风催动树叶的哗哗声混在一起,配合午饭后的慵懒阳光。整个别墅都透着一股懒洋洋的意味。

围墙大门口外,林攸一行人正站在树林里通往别墅的小路上。眺望着这片区域。

“这就是大地权杖契约者的家啊?”林攸有些惊叹。“好大。”

一边的克里斯平静道:“安托斯是所有权杖契约者的最强者。虽然不清楚他有多强的实力,不过要想说服他,很难。”

“这人很难相处,很招人厌!”梅丽尔果断给出评价。“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就在这儿等他?”林攸问道。

“当然不可能。我们直接进去。”晨光无所谓道,“一看外边的监控安装,我就大致知道这里的安保是个什么水准了。放心吧,一切交给我。”

“我们这样不好吧。”林攸有些迟疑。

“怕什么,现在的形势可由不得他。”梅丽尔嘿嘿笑了两声。

……

英国伦敦

郊外西斯庄园

一层若有若无的淡淡白光彻底将整个庄园笼罩进去。

草坪上,蜘蛛满脸鲜血,凝重的看着对面的身影,面色依旧平静。

而对面的草地上,身穿银甲的海蛇拉斐尔正仰躺在地。浑身铠甲多出呈现不自然的扭曲,显然是被巨力击伤。右手和左腿的关节处都扭曲到了一个不正常的角度。

蜘蛛勉强支撑起身体:“你知道你杀不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呵呵……”海蛇拉斐尔轻轻笑出声来。“这是第几次了?好像是第五次?第六次?”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这才是蜘蛛最忌惮海蛇的一点。论实力,两人相差无几,耗上几天几夜也只是平手,论经验,大家都是数百年的战斗经验,很难有个高下之分,都已经是非常纯熟了。但偏偏这个海蛇从来都是不要命一般的疯狂攻击。

“死?我怎么可能会死?”海蛇神经质的笑起来。“拉文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小蜘蛛,这次你可别想逃了。”

“你就不能换点花样?”蜘蛛面带讽刺道,“每次都是这点手段。”不过话是这么说,但蜘蛛内心却是极度无奈,着海蛇追杀了她数十年,起因是什么两人早已忘了,只是拉斐尔似乎对于蜘蛛念念不忘,一直穷追不舍。

“背叛骑士那么多,为什么你不去追他们?非要追杀我?”蜘蛛问出一直以来不解的问题。

“为什么?”海蛇直起身体,“你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耻辱,我要亲手终结我自己犯下的错误。”

“算了吧。”蜘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话到如今,我就不陪你了。”她单手一扬。“苏!!”

唳!!!

一声尖锐的鹰鸣声从天空落下。

一头翼展足足有十多米的巨鹰缓缓飞下来。宽大的黑翅如同一小块乌云一般,彻底笼罩住草地上的两人。然后缓缓降落下来。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一站稳,巨鹰居然直接开口说话了。

“没关系。”蜘蛛看了眼对面的海蛇。

“需要杀了他么?”巨鹰询问道。

“不用,来不及了。走吧。”蜘蛛翻身上了鹰背。

宽阔的鹰背上居然还趴着一个人,赫然便是昏迷不醒的西斯。

巨鹰振起双翅,呼啸着拍出阵阵大风,直接飞起升向远处天空。

海蛇仰躺下去,静静看着盘旋而起的巨鹰在视野里渐渐化为一个小点。一动不动。

“拉斐尔,你又弄成这幅样子了。”一双黑色长靴踩在他身边的草坪上。

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色风衣的俊美男子站在海蛇身边,他留着一头暗红色的长发,长发及腰,头上戴着一顶小小的黑色圆顶帽,看上去有些类似工业革命时期伦敦的打扮。

“队长,你怎么来了?”海蛇仰起头,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

“蜘蛛横行欧洲这么多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轻易杀掉的。这次我不来,你估计会更惨。”

“是吗?”拉斐尔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当然。”

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从边上传过来。

拉斐尔脸色微变,侧脸看过去。

两个人影慢慢从张开的庇护结界外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