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回返(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是否选择千秋剑道其他人物?”剑典再度询问。

“选择。”

林菲回过神来。

随着回答的话音刚落,一股信息流陡然传入林菲大脑。

这些信息是关于千秋剑宗的结构体系图。

从最上层的宗主,然后是长老,门派客卿,内门管事,内门弟子,外门掌门,副掌门等等等等一连串的职位等级。所有的都可以选择。

林菲甚至有种直接选择第一位的千秋剑宗宗主的冲动。但他知道那肯定是在找死。

“是不是我对战过一次后,对方便会直接消失?”他详细询问道。

“剑宗级对战试炼,死亡即是真实死亡,无法复生。杀死或战胜对手可按照其地位实力获取对应空间进化度,请注意!从本次阶段开始,空间对于本级别以及更高级别强者印记,束缚开始降低。”剑典漠然解释道。

“降低?意思是不能完全的控制这些强者印记么?”

“有一定概率会产生强者印记脱离束缚记忆,恢复独立。”

“就是说他们会有着自己的独立思想?”

“是的。”

林菲心中一凛。“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或许可以从这些强者口中得知一定的关于剑典的真相。”

他目光闪烁间,沉默了一会儿。

“剑典,任玲在千秋剑宗属于什么地位?”

“外门执事。”

“选择同样地位的另一人,具体随意。”

顿时间,林菲面前的草地上,一个模糊的人影慢慢成形。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剑眉星目的俊美男子,一身素白的道袍大袖飘飘,单手倒扣着一口青锋剑,面如冠玉,表情漠然。

一派典型的古代剑修风范。

刚一出现,这男子一言不发,直接身边浮现出一缕星星点点的白色光点,手中长剑陡然一刺。

嗤!

一道白练似的剑气瞬间冲出,直刺林菲,速度之快,几乎如同瞬移一般。

林菲瞬间闪过,但右臂还是被直接切割下去,鲜血狂喷,剧痛直接涌进大脑。右臂齐根断掉,滚落在地,鲜血撒了一地。

“该死的!!这千秋剑宗的人怎么都是疯子!”他面色一狠,左手拿起黑魔剑,无数金色陡然爆开。直接进入了极影状态。身形陡然消失。

白袍男子长剑横转,身体飞速转了一圈,无数剑气如同雨点般纷纷扬扬。

嗤的一声轻响,男子咽喉处浮现出一丝血痕。几乎是同一时间,林菲一个踉跄,从虚空中跌落出来,直接退出极影状态,整个人浑身鲜血淋漓,如同血人。

林菲视线紧紧盯着对面男子的咽喉处。

那个地方是他足足连续攻击了十一次才造成的结果,对方的剑气威力实在太大,每一次即将接触到对方的瞬间,都被其剑气避开。就算是极影的速度也无可避免的被剑气摩擦到。这也是他身上伤势的来源。

林菲死死盯着男子咽喉。

但遗憾的是,白袍男子微微闭上双眼,一股陡然的沉寂和绝望再度爆发开。

嘭!

整个人直接炸成无数血肉碎片。

林菲只觉得眼前一黯。浑身一痛。

噗!

寝室内,林菲忍不住喷出一口血。鲜血点点的溅落在地,一股股浓浓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

他扶着桌子不至于让自己摔倒下来。身体上完全是因为精神受到重创而产生严重的负面伤势,整个人暂时陷入短暂虚弱状态。

“看来果然和剑典的提醒一样,这个阶段的对抗,不是我现在能够承受的。”林菲心中了然,无论是黑裙女子还是今天的白袍男子,其本质都带着强烈至极的精神冲击。而且都是一样性质的绝望气息。

好在融合了伪真力的新型真力对于伤势有着非常强大的治疗效果,不到十分钟,几次大循环后,先前因为精神冲击受到的血气伤害亏损,也很快补充回来了。

林菲坐在椅子上,深呼吸着调节身体状态。

“剑术剑法剑技剑诀,都是使用剑杀敌的技巧方法,其中包含的是对敌的方式,应对技巧,闪避步伐,等等综合性的内容。而剑道,则上升到了一个本质的程度。或者说是一个全新的层次。剑道,道即是道路。不知道意思是不是前进的方向之类的东西。”林菲对于这方面的理解只存在一点武侠小说里的说法解释。其他的完全没概念。

“自己的剑法蕴含属于自己的意志,但任玲和那个白衣男子都似乎有种很不纯粹的感觉。”一种莫名的感觉从林菲心中升起,他忽然感觉有些奇怪,任玲和白衣男子似乎都有个共同的奇怪的地方。但一时间却又没想到是哪点。

望着对面师然桌面上滴答滴答的闹钟,林菲陷入了沉思。

……

次日

一夜的回复后,林菲从学校打车,直接抵达京都机场,坐上了回平市的直达飞机。

从京都飞平市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从打车到登上飞机,林菲一直都在不断的回忆着和任玲以及那名白衣男子战斗的过程,两个过程的共同点是,都非常迅速。这点没什么争议,林菲知道,以现在他的速度战斗,面对大多数类型的对手,都能够很快分出生死。只有那些拥有极强防御以及极大防御范围的强者除外。

而任玲和白袍男子都属于攻击型剑手,自然不可能拖得很长的时间。

然后是战斗风格。

任玲两人都属于一往无前,一开始便直接动手,和以前的对手不同。

以前无论是任何人,任何性格,都会或多或少的说上一两句话,显得思想非常正常。起码是精神上很正常。但这次千秋剑宗的两人都有种精神状态不正常的感觉。似乎除了战斗便是自杀。

“先生,您的绿茶。”空服甜甜的声音让林菲慢慢回过神来。

“谢谢。”他小心的接过纸杯装着的茶水。放在面前的拉板上。还冒着热气的绿茶飘出淡淡的茶香,虽然远远不及昨天张明辉请喝的狮峰龙井,但好歹也算是茶。

林菲微微摇头,轻轻抿了一口。

坐在他边上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长相普通,身材有些发胖。不过自从上了飞机,这女生便一直在不时的瞄上林菲一眼。似乎是在偷偷打量。

林菲也知道最近自己的脸似乎越来越中性了,皮肤也因为修炼剑术越来越趋向完美化,练气篇的根本宗旨就是身体趋向完美,这也是必然的。

……

机场附近,一辆接一辆的黑色轿车整齐的停靠在机场出口处。

一些身着正装的中年男女整齐的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最前边,不时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以他为中心,周围十几米都有着类似保安的人在隔离开其他机场乘客。留出一个宽敞的通道口。

大量来接机的人都被保安和一些穿着警服的人员栏出一条长长的通道,从出机场到机场外的车队之间,完全隔离出了一道人墙。

林攸抱着小猫混在被拦在一边的接机人员中,好奇的看着这群人。

“好大的排场啊,啧啧……谁这么大的来头,要这种架势来接人?”林攸赞叹道。

“可能是某些关键性的大人物吧。”菲尔传音道。

“走吧,老妈交代了要来接林菲的。一会儿去晚了万一又被他告状就烦人了。”林攸稍微满足了下自己的好奇心,便直接挤着人群朝接机入口走去。

……

陆俊再次抬起手看了看手表。

“社长,飞机晚点了。”边上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女子低声道。

“应该是这个时候到了。没关系。机场方面协调好了吗?”

“都协调好了。”

女子皱了皱眉。

“不过我觉得正社长他应该不会注重这些。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惹眼了些?”

陆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东西,或许我们做了没什么用,但如果不做,结果就是另外一回事。”

“燕林集团的人和剑术社的人来了吗?这次我们主要是以燕林集团的名义。”

“应该到了。”女子若有所思。

不远处,一名神色冰冷的白衣女子慢慢出现在接机口处。

“大姐,什么人这么嚣张啊,居然要我们全员出动来接机?”女子身后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混混样男生嬉皮笑脸道。

“大姐的决定不会有错。就算错了也是对的。”一边一个身强力壮的彪悍女人沉声道,这女人浑身肌肉虬结,晃眼看上去比男人还男人。

“若若姐肯定是上次的任务太过顺利了,火气没法泄……”最后一个小女生嚼着口香糖随意说着,不过在白衣女子回头的冰冷视线中,声音顿时低了下来。

“切,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值得……”黄发男生嘀咕起来。

……

飞机缓缓停了下来。

提醒下机的广播也响了起来。

林菲扫了眼机窗外的跑道,平静的拿出手机开机。

屏幕上闪过短消息提示。

合上手机盖,林菲缓缓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