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截击(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菲静静坐在椅子上,有些沉默。

卢秀亚的回答虽然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但还是有些让其微微惊讶。作为顶级的华国五星之一,华国力量的最顶点。想必她所知道的应该就是全部了。当然,她是否说得完整清楚,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不过无所谓,该知道的已经清楚了,那就够了。

原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凡青年,妹妹眼中的弱者,对于里世界一无所知,前世被一次战斗的余波波及而死。整个里世界和他来说无疑是完全违反原有世界观的另一个世界。换句普通点的描述就是,他和林攸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天一个地。但现在,居然有人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个世界真的有神。

曾经的徐唱也同样说过这样的话。高歌挑战神,生死未卜。而现在,庇护整个华国的众神殿中,居然确认了神的存在。或者说,是一种更高更强大的存在。那么教廷呢?作为并列的超级势力,是否也会有同样的等级存在?结果不言而喻。

“我明白了。”

林菲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吧。”他转身走到门口。轻轻拉开。

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门口边上。

“哥哥……”

双儿一下子扑进林菲的怀里。现在的她已经有林菲一半高了。但依旧对林菲还是如此依恋。与其说是依恋,不如说是她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林菲身上。他是她的全部。

卢秀亚半坐在床上,看着两人合上门离开。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有些东西,自己恐怕是再也找不回来了,体内那种金色的能量流,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治疗自己伤势那么简单。就在刚才这个男子情绪波动的一刹那,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像也随着微微产生波澜。

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卢秀亚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莫名感触。有些无奈,有些黯然。其实她已经隐约猜到,体内的这种能量很可能会受到这个男子的影响。

“能够活着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卢秀亚伸出双手,一直黑色小蝎子顿时浮现在她手中。正不断的发出微微的金色光晕,这代表着她正在不断修复的伤势。

门外

林菲轻轻抱起双儿。双儿软软的香香的身体让他不由得全身放松下来。

“对于里世界这次算是有了全新的认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四大出入口由四大势力把握,幸好我手里有随机传送石,不然岂不是会和其他隐藏身份的强者一样无处遁形。”林菲心里暗自庆幸当初和苏兰贝尔达成交易。

陡然间。

“不!!!”

一声惨叫在林菲耳边响起。这是个男人的叫声,声音中充满了绝望和不敢置信。仿佛遇到了他从未想象过的恐怖事件。

“不管你是谁。”一个低沉平静的男声突兀的传来。“我会找到你,既定的秩序不容扰乱。”

林菲面色一沉。精神里,一根真力种子的联系再度被切断。而刚才的话语声就是从真力种子上的神器之力和自己之间的联系传来的。

“对于神器之力如此熟悉。看来食梦者之间果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

华国,一片不知名的高速公路上。

天空万里无云,一片蔚蓝。一群黑鸟叽叽喳喳的从边上上空飞过,伴随着翅膀的拍打声越来越远。太阳光灼热的照射在公路地面上,反射出一层莹莹的白色光晕。

没有风,只有灼热一阵阵的升腾。

公路路面上,一辆冒着青烟的黑色轿车正静静的停靠在路边,车的前半部分几乎变形成了一团扭曲,金属直接拧做一团,根本分不清任何零件。

汽车边缘的路面已经被泄露的汽油慢慢浸湿。一股浓浓的汽油味弥漫开来。在这样的灼热环境下,汽油渗漏,这是即将爆炸的前兆。

车边上,一个身穿灰黑色重铠的高大男子正平静的站立着,如同中世纪时期的强壮骑士,他的左肩上坐着一个小小的白色妖精。

骑士面前虚弱的躺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不断抽搐,汗水完全浸湿了身上的西装。

“你……到底是谁?”中年男子哇的一下吐了口血。顿时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冲开。

小妖精顿时捂住小鼻子。

“唔……好臭!!修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是生病了么?还是和我们抽出来的那个东西有关?”

修摊开手心,里面静静躺着一条泛着金色光晕的细线,细线如同活物一般不断扭曲着。

“这个东西和他的生命结合在一起。他活不了多久了。”他淡淡道。

妖精从他肩上飞起来,绕了一圈。“那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不该从他身上取出这东西?现在还回去可以么?”

修摇摇头。

“他已经活不久了,原本便是该死之人,这条线给了他新的生命。”他掌心中的金色细线陡然上浮起来。然后自动在其面前爆开,化为无数光点消散。

“金色的神器之力,好熟悉的味道。”妖精抽着小鼻子道。“看来是神器家族的动作呢。修你打算怎么办?找到源头吗?”

骑士没有回答,只是最后看了地上的人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这只是开始。”

“规则,不容扰乱!”

……

京都 市区的一处酒店内 五层顶楼。

林菲面无表情的推开房门。

房间内,袁亦丞斜靠在落地窗边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金衣盘膝坐在床上,膝盖上放置着淡绿色长剑,剑身不断翻着呼吸一般的符文亮光。

“大人,情况如何?”金衣平静的问道。她自从复活进入现实世界后,便越发的妖艳起来,魅惑的美貌几乎让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不舍得挪开视线。

“恭喜你,金衣。”林菲淡淡道。

“这么多年了,只是应该的突破。没有值得恭喜的地方。”金衣娇笑起来。

原本她便是卡在C级巅峰的程度,复活后,以其天赋能够短时间内突破自然是毫无疑问。

“敌人开始接近了。”林菲扫了一眼袁亦丞,“他选择了最简单,但是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一个个的阻击我散发出去的真力种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在逼我们主动现身。”

“大人。”金衣站起身,身上穿着黑色套裙和透明丝袜。全然不像是天才剑客,反而更像是职场女性。她慢慢走到林菲身边。盈盈一转身体,淡淡的体香弥漫开来。

“需要我敬请吩咐。”

“既然对方这么挑衅,那么绝对会选择最节约时间的方式接近。那么,距离这里最近的西偏北方向的真力种子点,还请大人示出。”袁亦丞平静道。“我们去等他。”

……

华国中部

一片森林上空。

一个淡红色半圆形光膜陡然亮起,张开。

直接覆盖了方圆百米的范围,但几乎是瞬间,光膜陡然消散。

有些阴暗的树林中。

嘭!!

一团红色人影猛地炸开,化为无数细小流线,朝着四面八方散开逃逸。

“修,他要跑了哦?不追吗?”小妖精疑惑道,坐在其肩上摇晃着小腿。

修站在中间,平静的任由这些细小红色流线散逸逃窜。

他轻轻一抛,手中一丝金色细线陡然上浮,在其面前炸开消失。

“没关系。”

金线炸开的瞬间,远处无数红色细线汇聚成一个红色人影,人影满脸惊愕的站在原地,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倒在地上。

……

一处宽大的庄园内。

一个身披黑色浴巾的女子抱着一只白色小狗站在窗前,似乎是在欣赏自家的草坪和花园。

“李岩,好像有外人闯进来了,你带人去看看。”女子轻声道。

身后的大厅里,一个黑色的人影陡然浮现。化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

“是我的失职,我马上就去。”老人身形再度消散。

片刻后。

“谁!”

女子陡然转过身来,眼中微微闪过一丝金色。她放开手中的小狗,任其惊慌的逃窜离开。

大厅门口处,一个灰黑色的高大人影慢慢浮现出来。这是一个身穿重型骑士铠甲的强壮男子。房门明明没有打开,他便直接穿越进来。仿佛一开始就是站在门内。

女子厉声道:“你是谁!!谁让你来的!是蓝河么?!”

“修,已经有C级巅峰的食梦者被卷进来了呢?好像越来越棘手了。”一只妖精从骑士背后飞出来坐在其肩上。

“违反规则者,都要清除。”黑发骑士淡淡道。

一圈黑色的光环陡然从他脚下扩散开来。如同水纹般直接迅速扩大。地毯,家具,电器等等所有的事物都纷纷无声的爆炸开来。仿佛一切上演着哑剧。

女子脸色大变,轻轻向后一跃。避开波纹的震荡。

哗!!!

背后的玻璃窗直接被其撞碎,女子直接倒跳出去,悬浮在半空中。

双手虚举,一张巨大的黑色长弓迅速在其手中凝聚出来。

“青鬼!!”女子大喝道。

嗤!

长弓陡然虚震,一个狰狞的青黑色鬼脸直接飞射出去,冲向大厅内的骑士。

修轻轻抬手,对准空中的女子一握。

啪!

一股妖艳的血花陡然炸开。青鬼连同巨弓化为无数青黑色气流四处飞散消逝,一丝金色细线直直的飞射入修的手中。

“好恶心。”妖精遮住双眼不敢看。

金色细线再次在空中化为无数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