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记忆(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现在,先把真力种子送过来吧。”苏兰贝尔轻轻一抛,传送石直接飞向林菲。白色的传送石在空中飞得很慢很慢,显然是完全在苏兰贝尔的控制中。

林菲同样也摊开手,金色丝线静静的躺在手心中。

两人对峙着,中间的传送石缓缓飞行着。最后停留在先前苏兰贝尔放出的银色薄纱边缘。悬浮在空中直接不动了。

“现在,把真力种子给我吧。”苏兰贝尔淡淡道。

“我怕。”林菲微笑道,“我怕你拿了种子却不给我传送石。”

“怎么可能。”苏兰贝尔自然的微笑起来。“我还不至于为了区区一块传送石不顾信用。”

“是吗?”

“当然。”

两人对视片刻。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同样的怀疑情绪。

“一起。”林菲忽然道。

“好!”苏兰贝尔点头。

气氛顿时顿了顿。

林菲缓缓扬起手。掌心中的金色丝线闪烁着淡淡的微光。

嗤!!

传送石和金色丝线陡然交错而过,传送石飞向林菲,而金色丝线飞进银色薄纱中。

但两人却都做出了不约而同的举动。

林菲瞬间拔剑,在身前连续劈斩出数道剑影,真力激荡下,剑影直接劈在传送石上。

苏兰贝尔也同样的单手一扬,一层圆形漩涡瞬间浮现,定住了半空中已经飞到他面前的金色丝线。

嘶的一声,传送石表面一层无形的能量直接被剑影剥离开来。能量爆散的无数光点陡然消散。

林菲眼神平静,单手泛起金光啪的一下握住传送石。同时黑魔剑归鞘。

对面的苏兰贝尔也直接将金色丝线上的一层金色完全剥离,只剩下一丝半透明的丝线能量。

两人再次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对方的异常难缠和谨慎。

“希望真力之事,不要外传。”苏兰贝尔淡淡道。“这个世界知道的人最好只有你我。”

“那是当然。”林菲低声道。

这片银色薄纱顿时化为虚幻飞灰,直接消散在周围空气中,再也找不到半点痕迹。

林菲单手一握,周围的无数金蓝色火焰也渐渐熄灭。

那个金发女人啪的一下跪倒在地,七窍流血,再没有半点气息。显然是被苏拉贝尔的强大力量直接反噬而死。从这点也能看出这个所谓的澳洲第一强者的冷血和残忍。不过从他刚刚出现时的话语中也可以听出,似乎他远不止这一个子女。

此时周围也完全恢复到最开始的时候,崖底的火焰还在剧烈燃烧着。冲天的红光将这一片的天空都微微印红。一股汽油燃烧的气味伴随着冲天的黑烟弥漫开来。

林菲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金发女子,沉静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什么。

几分钟后,远处渐渐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

林菲这才转身没入漆黑的树林。

……

澳大利亚 堪培拉

深蓝色的格里芬湖面如同蓝宝石做成的镜子,镶嵌在堪培拉边缘。

从上空看,这个城市一半左右都是树林草地,河流湖泊,如同被环绕在自然中的古代城市。隐约透着那种清新没有污染的感觉。

现在是九月十月的时间,整个堪培拉正值春季。到处都是绚丽多彩的鲜花,空气中也弥漫着或浓或淡的各种花香。

距离市区约十多公里外的一处白色花海中。一栋白漆小木屋静静的坐落在无数白色的郁金香花海中间。

阳光明媚,一朵白色的花蕊中心,两只蜜蜂正刚刚采完花粉准备起飞。

陡然间,一阵大风将整朵郁金香直接吹得歪到一边。两只蜜蜂也直接被撞到另外的一朵花瓣上晕头转向。

大风戛然而止。除开周围花海呈放射性歪倒外,这里没有任何其他迹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咔嚓一声。

木屋的门开了。

一个带着墨镜的黑胡子男人走了出来,穿着白色的短袖棉衬衣和淡蓝色的休闲裤。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上去就和这里本地的男人一个风格。

男人摊开手,手心中,一根半透明细线静静躺在上面。

“一颗传送石而已。”男人眼神不断闪烁,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片刻后,他终于还是才长吐一口气。

“算了。暂时先放一放,现在还是先解决最急的事再说。”

那一丝半透明真力在他掌心顿时融化开来。如同水一般融入手掌皮肤中,再也不见半点踪迹。

男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但他却没注意到,融入手心后的真力中,一丝丝黑色的物质同样随着渗透进他的皮肤。

……

平市彩虹酒店

林菲静静盘膝坐在床上。体内庞大无匹的真力正不断汹涌流动着。并按照第二层的练气篇路线不断冲击着最后一幅图。

过了许久,黑暗中,林菲睁开双眼轻轻吐了口气。

“还差一点。看来还需要等上一点时间。”

“那种剑典传出来的黑色物质到底会有什么效果,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知道了。想不到这个世界上,除开我之外,居然还有人知道真力的存在。不过那个苏兰贝尔似乎并没有真的见过真力,而且肯定也不知道剑典的存在。那么他一定是通过其他途径得知的真力存在。”

林菲静静思索着。

“先不管他是怎么得知的真力。能够肯定的是,他似乎无法察觉到那种黑色物质的存在,那么对于更加隐秘的伪真力也应该无法感受到。这么看来,他应该是只得到了我的势和气息特征。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这么一来很有可能只要我变换气息,就可以不被他找到。”

他摊开手,一颗鹅卵石般的传送石出现在手心中。

“表世界实在太危险了。而且也有太多顾忌,完全放不开手脚。或许应该去里世界看看了。”林菲要求得到这一颗传送石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在表世界,如果想要献祭复活强者,很可能会引来周围势力的注意,如果在里世界就不用担心了。如果真的按照法师之眼的记录来看,那里应该才是众多强者的真正活动争斗圈子。”

“还有我以后的进度,既然剑典中的剑法无法升至最高境界。那么我必须找到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路。还有现在体内巨量的真力也应该运用起来。”

剑技,就好像是特殊的一种长剑使用技巧,在剑典中,每一部剑技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才完成。其中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振动,每一次真力的路线,若是稍加改变,很可能就会发生不同的效果。

在合适的时机,用合适的方式挥出合适力度的一剑,这才是剑典剑技的精髓。才能产生特定的效果。

有些东西,不是力量强,就能够提升到最大威力的。

林菲脑海中闪过现在自己掌握的几种剑技,都是如此。

都必须要恰当的真力量范围推动,才能发挥其剑技的特殊效果,如果推动的真力过多,反而变成了单纯的用真力去压人,而原本剑技的效果反而会消失,导致威力大减。

“既然我现在掌握的没有,那么就去找一种会随着真力总量越大,威力越强的剑法。”苏兰贝尔的突然出现,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而自己道路的未知也让林菲有些心情急躁。

身体陡然消失。

林菲直接出现在剑典空间内。

直接站在草地上道:“剑典,开始选择剑技。”

但这一次有些奇怪的是,剑典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浮现出那本巨型书典。

“剑主成功吸收反馈物质。符合条件,开启下一阶段剑典。”

林菲微微一愣。

成功吸收反馈物质。他马上联想到那种黑色物质,那些所有的黑色物质全部被他丢给了那个澳洲第一强者苏兰贝尔。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本巨型的淡黄色书典再次浮现在林菲面前。

但现在的剑典,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一句银色的文字浮现在书页的最上方。

林菲并不认识这种文字,但却异常熟悉,这就是先前张元等人记录所用的文字。想不到居然在这里还能看到。这种文字虽然他无法识别,但在看到的瞬间,其含义便自动流入林菲脑海。

“最锋利的?意志?”林菲轻声念出声来。

“开启剑典第二阶段。剑宗”

剑典的声音再次响起。

周围原本的青天白云草地陡然一变。化为一座高大的大殿,如同华国古代一般的高大大殿。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似乎坐在大殿的最高位上,俯瞰着下方坐在两边成两排的众人,这些人个个气质各异,或霸道或温和,或娇媚或冷漠。但无论任何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身上都萦绕着丝丝强大至极的气息。那种气息,仿佛坐在那里的,是一个个庞大深邃的深渊。

林菲感觉着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身体,他想要站起身,身体却没有丝毫动静。

啪!啪!啪!

清脆的脚步声缓缓从殿门外传来,敞开的大殿门口。一个面容笼罩在一片模糊中的黑衣男子缓缓走进大殿。他的背后,赫然背着九把长剑。黑色的九把剑柄呈伞状负在身后。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烈霸气。

“本座修剑数千载,所持者唯有恩义二字。”来人沉声道。“今日若是身死,亦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