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刺眼(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还好误差不算太大。”一个紫发男子从车的另一边跳下来。

紧接着,后车门处,又是一个身材妖娆的金发美女骂骂咧咧的下了车。

“该死的!等到团长回来了……”

“闭嘴!”紫发男人低吼一声,“再吵就废了你!”

金发女人顿时一滞。闷哼一声,倒也确实不出声了。

“现在的问题是,这股气息,是不是我们找的目标。”男人沉声道,“艾薇尔,你来确定一下。”

黑发马尾女人点点头。蹲下身,单手按住地面,微微闭上眼。

陡然间,无数蓝色电流如同蛛网般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嘶嘶的电流声不绝于耳,这些蓝色电流每一丝都只有头发丝粗细,不断的扩散,直到周围十几米范围,便直接没入土中。而且发出的光亮也只是一丁点,远远看去,就像是有人在拿手电不断晃动一般。

……

林菲高速移动着,身边无数景物都化为流光,完全看不清楚任何形状。只有前方的一切清晰可见。这是速度达到极高时才会发生的景象。

街道上的所有人,都只能感觉一阵微风从身边吹过,完全看不到任何影子。

这就是林菲溯影剑决大成后的速度。已经几乎达到了人类的极限。现在他的速度估计已经完全超过了当初遇到的那个无限神道流的剑道高手。如果在对上他,单纯依靠速度,就能直接秒杀对方。

在剑典空间内,这样的速度算不上恐怖,对于实力顶多就只有一定的加成优势,不会有完全的压倒性胜利。毕竟空间内的剑道高手,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面对任何类型的对手,他们都不可能瞬间被击败,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法。

但现实世界就不同了。

剑典空间中收录的,不是绝顶天才,便是高级强者,绝对不会有庸人。而在现实,能够达到这一级别的,一万人中能有数人就很不错了,更别说是人数稀少的里世界强者。从里世界强者中再要挑出这种人,根式凤毛翎角。

“气息,在一中的方向,果然都是冲着能量权杖去的。”林菲心念一动,身边的街道车辆都飞速倒退着。

从飞云酒楼道一中,几乎是等于要穿过整个平市近三分之一的直径。大约六七公里的距离。

但对于林菲来说,却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

……

一中操场 越野车边上

黑发马尾女子直起身,右手闪过丝丝蓝色电流。

“虽然和我们得到的资料不合,但同样是能量权杖的气息。”她对着紫发男子点点头。

“任务上说,只要是能量权杖都可以。一个个来吧。”紫发男子平静道。“动手,D级巅峰,你们两个一起去,慢慢磨再抓。如果有普通人目击,按老规矩直接处理掉吧。”

“谁!”忽然男子厉声喝道,看向一侧的阴影中。

啪!啪!啪!清脆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林菲缓缓从暗处走出。腰悬长剑。微风带起发梢。他的面容部分笼罩着一层黑气。

“到此为止了。”

嗤!林菲瞬间消失在原地。

紫发男子脸色大变,身边陡然浮现无数紫色电流,闪烁间,他连同其余人和车,直接消失在空气中。

嗤!

就在他刚刚消失的瞬间,一道剑锋瞬间划过他原本的位置。

林菲的身影这时才显露出来。

“这是……空间能力?”他皱眉道。

空间能力,他曾经阅读过集英社记载的资料。

异能者中,空间能力也有很多很多类型,大多以移动,攻击为主,是唯一一个没有防御能力的异能体系。而大多空间能力都不是这样还带着电芒之类的其他附加物。不过他从未见过这种能力者。一时间也不好判断。

因为除开空间能力者本身及其稀少外,还有一种就是,衍生能力者,一些其他能力者,将自己的异能发展到一个极端后,便会出现一些衍生能力,其中就有空间传送之类。

而这两者是有根本区别的。衍生的能力和先天的能力,在使用消耗上,需要付出起码数倍的代价。不光持久度不强,连空间能力的效果也会差上数个档次。

而先天的空间能力则可以连续使用异能,在自身达到极限前,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如果是先天空间能力,那就麻烦了。”林菲喃喃道,身形再次消失。

……

林攸大口的喘息着。死死盯着对面依然站立着的敌人。汗水缓缓从鬓角流淌下来。

“坚持!坚持!”菲尔的声音在她心里响起。

对面的克里姆也是满脸汗水,胸口一处白色的冰霜就是刚才的攻击效果。

“虽然经验差了点,不过我承认你的实力。”克里姆断断续续道。显然他的消耗也不轻。“但是……我不会放弃!”

“你知道么?不要放弃,这句话曾经是我的团长告诉我的。她是我的姐姐,亲生姐姐。”

他的双手同时开枪。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枪响。

几乎是同时,清脆的叮叮声在林攸前边漂浮着的菱形冰晶上响起。冰蓝色的冰屑直接溅开,如同天空爆开的小型蓝色烟花。所有子弹都镶嵌进了冰晶上。完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不过克里姆还是看出了冰晶恢复的速度已经远不如先前了。

“看来你的消耗也差不多了啊。”

“你也一样,子弹的威力远不如开始那么强了。”林攸不甘示弱的回道。

“要不是我先前受了伤,现在怎么可能会被你逼到这个地步。”克里姆自嘲的笑了笑。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如果。”林攸反唇相讥。“我只知道你现在和我差不多弱。”

“是吗?”

克里姆左手的手枪再度泛起微微白光。

嘭!!

一声枪响。

顿时无数白色光点和冰蓝色冰屑四处飞溅开来。周围的空气也迅速随着降低。

林攸咬着牙,脸色一白,直接被子弹的威力硬生生打退数步。

“小攸!”菲尔担心的声音从手套里传来。

“没事。”林攸摇摇头。

她面前的冰蓝色冰晶已经彻底碎了大半。正在缓慢的修复着。

克里姆惨笑一声。身上再度想要泛起白光,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已经到极限了么?”他轻轻自语。

“差不多了吧。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他静静对林攸说着。“反正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急速之狼?呵呵……真是够讽刺的外号啊。他们以为是我速度很快,结果却都不知道,不是我速度快,而是我的朋友都替我去死了!”

林攸咬着下唇。

“我知道你的痛苦,我知道!!失去身边朋友的痛苦,我也曾经有过!”

“你?你知道什么?”克里姆讽刺的笑了笑。他蹒跚着走近林攸。双脚直接踩在地上冰屑凝成的冰层上,顿时一层冰霜缓缓从鞋子往上蔓延。

“这下你放心了吧?”寒气越来越大,慢慢的,他的双脚居然被凝结出来的冰块固定在地面上。

林攸轻轻双手虚握,一根尖锐的菱形冰凌出现在她手套中。她往前走了几步。

“动手啊?”克里姆淡淡道。

但林攸却只是沉默着。

良久。

克里姆看着逐渐蔓延上来,将自己双脚固定住的白色冰块。

“你为什么不杀我?”

白色的冰凌静静握在林攸手中,她就站在克里姆面前,死死咬着嘴唇。

“动手吧。”克里姆唇角泛起一丝淡然。“反正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东西早就不在了。”

他忽然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个满脸伤痕的大叔。他静静的躺靠着,最后的时间里也紧紧握着手中的打火机。仿佛那是他最重要的一切。

想到这里,他颤抖着手,从上衣口袋里缓缓摸出一块铜黄色徽章。那上面满是磨损和划痕。克里姆温柔的看着徽章,仿佛那就是他的全部。

“他们总是揉着我的头,说我还是小孩子,说以后等我长大了,就给我买房子找个好女人。他们总是这样说。总是不让我参加任务,就连最后死的时候,也不让我一起!他们凭什么!!!凭什么!!!”他大声吼起来。

“他们凭什么老是替我决定一切!!为什么要放弃我!!”他抬起脸,双眼血红的看着林攸。

“杀了我!!”

啪!!

克里姆怔住了,脸直接歪到一边,左脸上清晰的浮现出红色的手掌印。

林攸早已是泪流满面。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她嗓音里带着哭腔。

“以为你很悲惨?以为全世界就是你一个人最惨?呵呵呵呵……”林攸忽然轻笑起来。笑声里满是讽刺。“整天就知道自己自己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啊!?全世界都应该围着你一个人转??你以为你的队友你的团长拼死救了你,就是让你为他们报仇?可笑!!”

“没有人背弃你!除非你自己放弃你自己!!!!”

她仰起头,泪水顺着两颊滑落,双手轻轻捧起的冰凌直接融化成无数白色光点,身后的冰晶反射出一片光亮,背后一片光明。

角落里,林菲静静低着头,沉默不语,背后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