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入学(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的宿舍是在宁远苑,你运气好,都在附近不远。不用走多远。”王学姐很义气的帮忙给林菲抱着东西。一路上领头朝宁远苑走去。

男生宿舍区和女生宿舍区分别在不同的区域,林菲在王学姐的帮助下,倒是直接找到了他分配到的宿舍。宁远苑外表看上去只是一般的宿舍楼,但进去里面,林菲却发现里面的环境很不错。白色干净整洁的宿舍过道,每一层都隐隐飘着空气清新剂的香味。上楼下楼的男生也大多都衣着整洁。

“别看他们现在人模人样的,平时可不是这样子,只是这个时间段进出的女生多了才这样。”王学姐不屑的小声道。“你以后可别被他们污染了啊。我可是最喜欢干净的男生了。”她小声的靠近林菲笑道。

林菲不自觉的离她远了点。“学姐。”他轻轻出声提醒。

王学姐脸色一红。也是发觉有些靠近了。

林菲的宿舍在四楼靠近楼道的那一间。和两人一样抱着提着东西上楼的人也有几对,看样子都是学姐接待新生,其中几个都是打扮帅气的男生。其他外包装不行的就只能是自己一大包的抱着慢慢挪动上来。

整个楼梯间里很凉爽。

自然林菲所在的宿舍也很是清爽,房门没锁敞开着。

林菲和王学姐拿着东西进去,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正在自己的父母帮助下整理床铺。一家人还一边说着听不懂的方言。

宿舍是四人间的,看样子其他室友还没到。这位敢情是第一个。

听到进门的脚步声,这男生以及其父母都不约而同转过头来。

“哟!是新来的哥们啊!”这个第一个来的室友脸上顿时带上一副习惯性的笑容,不过似乎不是很自然,有点虚伪的感觉。他满脸油光,脸上左边有着一颗大大的青春痘,眼睛也挺小,鼻子很大,感觉就像是那种酒鬼类型的酒糟鼻。虽然他似乎竭力在头发上做功夫。清爽的短发,还打了一点啫喱水,似乎还做过发型。但遗憾的是,他的长相直接就将他的分数扣光了。

“你好。”林菲礼貌的微笑道。“叔叔阿姨好。”

这男生的父母似乎都是有些不自信的感觉,有种谦卑过度的感觉。看他们的衣着也不像那种家庭很好的样子。对林菲礼貌的回以微笑。继续整理儿子的事情。

“哥们,随便先挑床位,我们先来的都是这个规矩,接我的学姐可是好心告诉了我这个秘密的,现在先占床位后,以后登记就直接照这个位置登了。”这男生主动凑过来,说话时夹杂着有点别扭的本地口音,普通话很不标准。

“谢了。”林菲原本就是不善言谈,或者说是不喜言谈的性子。特别是修炼了剑术后,更是更加不喜这方面的事情。不管前世今生,他都属于那种无论同学还是朋友,都必须保持一点距离空间的类型,适度的距离和空间可以让他感觉舒适。其实说起来,每个人在交往时,都必须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只是林菲要求的这方面比一般人大一些而已。

这样的人其实在生活里有很多,他们不善于交际,不喜欢交际,不喜欢过于热闹喧嚣的环境,过于热情的人会让他们敬而远之。因为不善交际,所以他们的朋友圈子,真正的朋友很少很少,甚至几乎没有,除开利益关系和普通关系外,就只有亲人之类的人。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林菲对于所谓的人际交往都属于厌烦和倦怠的态度。前世的他,对于人际,更多的是一种推想和想象。或者说,是一种固定的模式化,面对什么人,什么身份的人,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态度和说话方式用词,这些都是事先思考好的。就算是现在,林菲也依旧有些属于那种,和他正常的态度交往,可能会相处融洽,但一旦距离过近,他便会马上保持距离。因为过近的距离会让他感觉不安全,感觉不舒服。

林菲挑了靠近门的这边左面的床铺。四人间的床铺都是上铺,下边是和床一体的衣柜书桌之类的家具柜。都是一色的乳白色。地板是灰白色石砖,看上去色彩挺统一,在现在还是比较炎热的季节,显得很是清爽。

林菲的床铺刚刚铺好,王学姐便留给了林菲自己的电话号码,主动离开了。林菲也挺感谢这个过度热情的学姐。尽管有点和周婷一样的怪异。不过帮忙是实实在在的。

那边的那个身材高大酒糟鼻男生也在父母的帮助下已经弄好了床。然后和林菲打了声招呼,便出门去交学费了。

林菲按照王学姐给出的步骤,以及手上发下来的开学新生报到步骤,然后是去财务处缴纳学费。学费是一年五千多的样子,直接可以用银行转账。林菲有着林建国和蒋凤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在财务处排了很久的队,林菲半小时后才好不容易缴纳玩学费,拿着收据走出财务处。

最后办理校园一卡通,是在学校后勤部的设点,人更多,等到排队办好卡,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天色已经慢慢黯淡下来。

林菲平静的回到宿舍,衣兜里揣着学生证,图书证等相关证件,从今天起,他就算是燕都大学的正式学生了。

宿舍内其他两个床铺也都有了人。除开林菲外,其余三人都搬着根椅子坐在寝室中间说着话,手里还拿着一种类似肉块的干肉干吃着。

“来了!回来了!”看到林菲回来,先前那个身材高大的酒糟鼻男生顿时站起身。“他也是我们寝室的。”

林菲微笑着点点头,走进宿舍。逐一打量了一下其他两人。

一个面色白净,身材瘦瘦的,带着眼镜,坐在椅子上的姿势也挺正式。身上的衣着打扮显得很有书卷气。手里拿着黑黄色的肉块一点点的撕下来肉丝,慢慢嚼着。

另一个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拿着肉块直接用嘴撕咬着吃。长相算是浓眉大眼,留着短发,穿着是挺入时的白色蓝纹的类似衬衣的衣服,黑色泛紫的牛仔裤,脚上的黑色大头皮鞋擦得锃亮。看衣服质地,应该算是家境很不错的样子。给人的第一感觉很像是那种家里有点钱,但也不是巨富的那种层次。

“这就是今后四年的室友了。”林菲大致心里有了判断。

酒糟鼻男生站起身笑道:“大家再自我介绍一遍吧,相互认识认识。”他率先从林菲那边的组合柜拉过椅子放好,“我是杜晓生,河东人。”

林菲谢过后,坐下。

“我是林菲,西南人。草字头下面一个是非的非。”

那眼镜淡淡的接着道:“本地人,师然。师父的师,然而的然。”

“欧阳东,临海人。”最后一个撕咬着肉块的男生言简意赅。

看得出来,这两人似乎都比较冷淡。如若不是这个杜晓生的热情,估计其他人都不会主动自我介绍。

“林菲,你怎么取了这个名字?”杜晓生疑惑道,有些迟疑。“说实话,你本来就长得够娘了,还取这个名字。不够爷们啊!”

“我老爸往字典随便一翻,看到的第一个字就成了我名字,没办法。”林菲笑着解释。

“那你老爸够懒的……”

“对了,你们省是全国统考的么?”杜晓生主动和林菲找起话题。

“恩,是全国统考的。”

“我们也是,我算是很险了,踩着分数线才进来,还好物理系分数线不高。欧阳是临海人,师然是本地人,他们都是自己出题,不具可比性。你是多少分?”杜晓生问道。

一听到分数,顿时其余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了。能够上燕都大学的人,怎么也不会是差生,自然身上都有着自然而然的傲气。

林菲扫了两人一眼,感觉三人都挺关注的。

“706。”

“多少?”杜晓生蛋疼了。“706?”

“是啊。”林菲点点头。

“尼玛啊,这种等级!感情你和我们都不是一个层面了啊!”杜晓生一愣之后,顿时大笑起来。

其余两人眼里也有些愕然,不过很快就平复下去。

三人坐在一起聊了聊一些各自家乡的情况。

不出所料。杜晓生家里不算富裕,父母都是职工。而师然家里是在本地做生意的,字里话间透出的生活用品档次和活动场所,有很多都是比较上档次的。倒是那个欧阳东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只是听。

大致说上几句话,几个人的性格特点也都稍微显露出来了一些。

杜晓生热情善于调剂气氛,不过似乎对于自己的成绩学习方面最为自豪。但说话时隐隐有些自卑。或许是家庭环境不怎么好。

师然属于那种有点势利,说话不出三句就能扯上一些上档次的事物。有种淡淡的炫耀感。虽然脸上故作平静,不过还属于有点幼稚的感觉。

欧阳东则是一脸我很冷漠,我很超然的样子,林菲也见过很多这种性格有点小资的男生,他们对比起周围的同龄人而言,要自认为成熟一些,于是就自认为自己超然于一般人,平时没事装装忧郁,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就是专门形容这种男生。

三人都各有各的特点。未成年人的青涩和不成熟,以及成年人的事故和势利,在他们身上都有了混合体现的缩影。

大学生活,不是像那些小说里描述的那样,动不动就称兄道弟,像这样客客气气的居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