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血祭(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菲又头疼了,原本以为是多了个强力手下,但现在看来,限制条件还是比较麻烦的。

他有些理解为什么附录表中的大能者们都是以其他方式变强的,而不是修炼这部剑典,甚至就算后来修为大成,得到了这部剑典也只是参悟,估计就是这个缘故。剑道真解,实在有伤天和。

“袁亦丞的血祭如何进行?”若不是为了带入现实,他何必选择复活这个选项,所以这一步是必须的!

“需要条件:2-3个单位同类血肉量。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具体凝聚需在所处世界进行,持续时间十五分钟。”回馈非常迅速。

“也就是说,如果要袁亦丞到现实世界帮助我,我要先杀两到三个人,在他们死亡之后不到一小时内,守着尸体进行血祭,还要持续十五分钟不能被人发现。”林菲更头疼了。

袁亦丞的战斗杀伤力相当于C级巅峰。但综合实力应该在C级中段接近巅峰的样子,因为他没有C级那样的防御力。换句话说,就是单纯的高攻击低防御,速度快,血量低。虽然在战斗时,和自己对比起来速度较慢,但能够跟得上自己的剑,也算是高速了。

“就是这样的实力,四月剑宗的一个普通精英弟子,都需要两到三个人的血肉量,要是更强一些,那不是大屠杀了……”林菲无奈感慨。

“难怪剑道真解被称为第一凶厉杀伐剑典,难怪剑道真解开篇有一句话为: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有绝仙门张元的留言中也提到了剑道真解极度偏激极端。想必根源就在这里了。”

林菲看着面前的袁亦丞,思索了下,心中询问道。

“那袁亦丞现在需要吃喝么?”

“血祭之后需要,处于空间中不需要。”

“这还好。”林菲顿时松了口气。他现在还需要时间适应一下心灵同步的麻烦。

“如果剑主没什么事,下属是否可以回去修炼了?”袁亦丞忽然道。

“回去修炼?”林菲一愣,今天他诧异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是的。”袁亦丞一脸平静。

“袁亦丞说的回去,是指哪里?”

“幻境。”空间解释。

林菲了然,点点头。

“你可以回去了。有需要我会叫你。”

“是。”袁亦丞躬身道,身形迅速消散,化为无数白色光点消失在空间内。

林菲稍微舒了口气,理了理脑子里新得到的一大堆资料信息。

“复活者,需要血祭才能出现在现实世界,在此之前,他们都是生活在幻境中,那么他所说的修炼,是意思是还能够变强么?”

他转换成空间式语言询问后。得到的答案却是肯定的答复——能。

“果然逆天!”林菲叹气道。复活被剑道真解杀死的剑术强者,然后还能自己修炼不断变强。不过这不是主要问题。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熬过心灵同步的一天时间。

他静立片刻,稳定了下心神。决定再度尝试一下开启心灵同步适应一下。

“开启心灵同步。”

陡然间,一个个心念不断钻入林菲脑海中,有关于自己的,有对修炼难题的,但没有刚才那么多了。如果说刚才的心灵同步是狂风骤雨,那么现在就如同一次次轻柔的潮水冲击,每一次冲刷海岸,都不温不火。比起原来好太多了。

林菲原本已经做好了面对冲击的准备,却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他微微思索了一下。

“查询现在袁亦丞状态。”

“袁亦丞:修炼罗煞剑法中……”

“难怪。”林菲了然,“处于剑术修炼中,一般人的心念会平静宁和得多,念头自然不如刚刚接受大量信息时来得密集。如果一天都能如此,那么九天同步一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以后如果还需要复活强者……”

“以后复活强者还需要增加心灵同步天数么?”

“不需要。每九天同步一天,可单一对象同步也可多对象同步。”

“那么以后如果还需要复活,就得优先选择修炼狂之类的强者,这类强者心念宁静平和,会比较容易接受心灵同步。”林菲分析着。他可不会认为,这么逆天的能力,以后会因为这么点困难和付出自己就放弃不用。

“接下来就是空间的变化了。”刚才出现的信息汇总有着‘空间进化开始’的信息。林菲只是感觉到整个空间一阵巨震,也没时间查探这方面的变化。

他先顺着原来的方法,一直找准一个地方往前疾奔。高速疾奔下,白色的地面不断向前延伸,很快,就来到了先前的那种位置。

轻轻伸出手,按在空间壁上,一阵波纹扩散开来,一大块圆形的范围中,顿时显示出外边美丽无垠的星空。

“并没有什么变化啊?就是感觉稍微大了点。”林菲疑惑道。“难道是直接增加了点空间大小?”

想了想,四处查探了下,还是没有答案,林菲也就先选择退出空间。但是和平时退出空间时瞬息而至不同,刚刚在心中念出退出二字。一道信息流瞬间传入林菲脑海。

“获取袁亦丞精神契约,得到袁亦丞被杀时剑术残留影像。是否观看?”

林菲神色一动,轻声道。

“观看。”

话音一落,眼前瞬息间变换成第一视角,林菲感觉有种玩第一人称视角游戏的错觉。

周围是一片广阔的石板广场,空无一人。远处隐约可以看到漂浮在半空中的某种建筑物。空气有些凉。自己似乎穿着白色长袍。从是觉得余光可以看到一点点衣袂。

灰色的石板广场上,自己视觉主人的对面不远,站着一名面色冰冷的黑衣男子,男子面容冷艳秀美宛若女子,长发披肩,身穿黑色长袍,手执长剑。

“如果你不能领悟这一剑,那便去死吧。”长发男子轻轻抚摸着长剑,神色淡漠。

林菲感觉自己似乎在微微眯起双眼,浑身精气神不断鼓动着,翻滚着,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月明,四十!”

铮!!!

陡然间一阵尖锐的剑鸣响彻整个广场。长发男子缓缓走向林菲。无数月白色光点从他脸侧划过。

林菲所处的视觉主人睁大双眼,他能够感觉到,这个身体想出剑,但手指却僵直不动。

顷刻间,浑身一阵刺痛。

再次回过神来时,已经是在卧室了。

林菲紧握着黑魔剑,浑身却同样动弹不得。

“天罗明月剑……”

林菲眼中亮起淡淡蓝色荧光。他抑制不住的紧紧抓住剑柄。

这就是最后离开时,那长发男子使出的剑术名称。空间在最后一刻传到了林菲脑中。

四月剑诀之一,天罗明月剑,先前和林菲战斗时,袁亦丞使出的那一招绝杀,就是以天罗明月剑为蓝本修改的极度简约版。

卧室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上路灯的光亮,从窗户透射进来,家里没有任何动静。只有林菲一个人浑身大汗的站在床边的空处。手拿着黑魔剑。依旧沉浸在那一剑的无力中。他能够从袁亦丞的角度感受到,那种极度的不甘,极度的无力。甚至袁亦丞心中在最后一刻,还有一丝畏惧。这就是他临死前的感受。

林菲知道,无力和畏惧,也是因为袁亦丞本身就是精研天罗明月剑的弟子,他知道,要想达到那一剑的境界,需要什么样的层次和难度才能推动,自己同样是修炼这一路线的,但和对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这才是他畏惧的根源。那闪电般张开的近乎无边无际的真力网,仿佛整个世界都朝着自己笼罩过来。这样的层次实在太过恐怖。

站立在卧室内好一会儿,林菲才慢慢恢复原本的状态,从那一剑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完全湿透了。袁亦丞修炼时的各种心念依旧不断传递过来。明显越来越慢越来越平和,显然他已经逐渐进入高度集中的修炼状态了。对于林菲的影响也小了很多。

打开卧室房门。林菲走到卫生间,看到面对着门口的洗漱镜,他才陡然发觉,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散开了伪装用的势。长发披散开来,显得有些凌乱。好在现在家里没什么人,唯一一起回来的蒋楠也出去和同事逛夜市了。

拿出毛巾将额头上的汗水抹掉。

林菲正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精致的脸,微微有些发呆。

经过一段时间的真力慢慢修改,他现在虽然还是顶着一张美女脸,但形象上已然有林攸的几分样子了。显然,他的真力修正容貌目标算是成功了大半。但遗憾的是,真力能够大幅度改造的余地已经很小了。当然,他也可以直接去做整容手术,但林菲并不认为自己对容貌苛求到那种地步。他不喜欢自己如同小白鼠一样躺在手术台上任由别人动手动脚,何况做手术还不是动手动脚,而是直接动刀,这种将自身的安慰寄托在别人手中,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的不疏忽上,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脸不用提了,不过因为长时间用势掩藏身上,导致皮肤也越来越白皙。这倒是个问题。

回想一下上辈子的自己。

林菲忽然无比的怀念前世自己古铜色的皮肤,强壮匀称的身材。而不是眼前这幅弱不禁风的样貌。

“现在还是先想想血祭怎么解决。”林菲轻叹道。“杀两三个人很容易,但是要守着十五分钟就有点小麻烦了。要好好安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