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血祭(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确认选择,复活战败者袁亦丞。”那个声音在空间内响起,毫无感情的语调听得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嘭!

面前倒地而亡的袁亦丞陡然炸开,化为无数白色光点。这些白色光点如同萤火虫一般呈漩涡飞舞着,旋转着。

每一个光点都有米粒大小,散发着淡淡的月白色荧光,数以千计万计的光点围绕着一个点飞速旋转着。形如漏斗。

林菲静静注视着一切变化,剑道真解中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而且新奇的。

他对于这个所谓的复活抱有很大的期待。据解释来看,这种复活似乎是单纯的为了增加自己的势力。他能够想象出,当剑道真解持有者背后站着无数剑道顶级强者时,那种强大的势无论是任何世界都不可能忽视。

而另外的第一个选项,则是单纯的增加自己的力量,也就是说这是两条不同的路线,一条是增强自己,一条是附加外力。可以让剑道真解的持有者应付任何情况。无论是个体实力的敌人还是群体势力的敌方。

无数月白色光点飞快旋转,最后慢慢朝着一个点汇聚而去。呈龙卷形态,从上到下倒灌着汇聚成一个点。

林菲微微眯起眼,透过越来越强烈的光线,隐约看到,这些汇聚出来的光点,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袁亦丞,四月剑宗精英弟子,擅长剑术——四月剑诀基础剑法,四月剑诀中级剑法,四月剑诀高级剑法。罗煞剑法。修为:练气境。实力完整度:百分之70。是否复活?”

“是。”林菲肯定的回答。

陡然间,无数光点瞬间成型,光亮迅速褪去。只留下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俊秀男子。男子腰悬白色金纹长剑,神色迷茫。

“这里……是在哪?”

虚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同步语言文字开始。试炼空间同步进化开始。”

周围空间陡然猛地一震。发出轰隆巨响,隆隆声连绵不绝,地面也不断晃动着。整个空间似乎在进行着什么巨大变动。

林菲脚下发力稳住身体。神色不变。

“同步空间进化?这剑道真解怎么感觉这么像一个完整的系统?”他心中闪过念头。

袁亦丞似乎也因为巨大的动静从迷茫中恢复过来,一看到林菲,顿时面色一正,上前一步低头恭敬道。

“剑主大人。”

周围震动很快平息了下来,空间也恢复了原本的稳定。

林菲倒也不慌去查探这里的变化,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袁亦丞。

“你,都知道些什么?”他问了个模棱两可的问题。看看他怎么回答。

袁亦丞神色不变。低头道。

“剑主大人,只要您继承了至高剑典,那么您就是最高剑主,能够归于您的麾下是我袁亦丞的荣幸。”

林菲正要继续说话,但马上一段信息流入他的大脑中。

“复活者契约开始转移。请做好准备。”

“契约转移?”林菲一愣。

但陡然间,大脑内部如同针刺一般,无数刺痛瞬间淹没了林菲所有感觉。

“唔……”林菲紧捂着头,用来隐藏面容的势顿时完全消散,露出原本的容貌。长发披散,挣脱发带的束缚。脑海中近乎无边无际的剧痛不断疯狂冲击着林菲的理智。

视线模糊了,听觉也什么也听不到,全身肌肤都一片麻木,嗅觉也察觉不到了。原本五感的位置,全部被无边无际的痛觉充斥着。

痛觉持续了大约几分钟,才慢慢消退。林菲甚至都以为自己的脑袋早已炸开了。痛得连自己的存在感也察觉不到。这样的经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他从未经历过。

稍微回过气来,林菲的五感慢慢开始恢复。

眼前依旧还是先前那个空间中。对面的袁亦丞同样是浑身抽搐,额头疯狂的冒汗。双眼紧闭,半跪在地面上,显然,和自己一样,他也经历着无比的痛楚。

林菲慢慢坐下,就在地面上盘膝坐着,等待袁亦丞结束,而自己也调整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过了片刻。袁亦丞才慢慢睁开双眼,眼底透出浓浓的疲惫。

“剑主大人。”他马上单膝跪地。“失礼了。”

林菲正要说话,却忽然顿住了。他眼神一愣,怔怔的看着半跪在地的袁亦丞。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当袁亦丞的情况稳定下来的一瞬间,自己体内的真力核心,原本只是一颗普通的菱形水晶状核心,周围忽然多出来一颗小小的圆形珠子。

虽然他不能内视。但是身体因为被改造后而无比灵敏的感应感觉,可以丝毫不差的将体内的情况反馈出来。所以他能够感觉到,这颗突然出现的圆形珠子同样内部充斥着真力。而且还是比起他本身更为强大的真力气息。

但和自己不同,这颗珠子要小上很多,同时真力气息也有着明显的不同之处。

如果是自己的真力是透着丝丝冰冷,那么珠子中的真力便是温和如水。

“剑主体内发现异种能量,是否保留?”空间内再次响起声音。

“异种能量?”林菲迟疑道,他料想自己体内的真力一部分来自正统的真力宝石,一部分是那种被他取名为伪真力的清凉气息,两个融合而成。难道剑道真解察觉到了这种力量的存在?

“保留有害还是有益么?”

“未知,目前为有益。”

“那么保留。”林菲隐约觉得,伪真力,似乎也有着巨大的秘密隐藏在其中。

处理完信息后,林菲回过神来,看了眼面前单膝跪地的袁亦丞。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察觉。

“他能够听到空间询问么?”

周围没有回答。

林菲微微皱眉,心中一动。

“袁亦丞能够听到我能听到的一切声音么?”

“能听到除剑典传音之外的任何声音。”果然空间有了回答。

林菲微微点头:“果然,这里的咨询相当于资料库,必须要有明确的对象名,明确的询问内容,不能用代指,这样才能完整的得到答案。”

突然,空间内再次响起声音,依旧是那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

“契约转移完毕。”

林菲陡然觉得脑中一震。

他看着面前的袁亦丞,顿时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似乎能够听到对方心中的想法和考虑。

“剑主是在考验我?或者是认为我还不够优秀?”

“虽然来到新的世界,但只要在剑主和至高剑典的麾下,到哪里都是一样。”

“剑主大人至高无上!!”

“我的生命是由剑主赋予,我必将终生回报大人的恩德!”

“杀掉一切敢于反抗剑主之人!!”

一道道如同洗脑般的想法不断从袁亦丞那里传过来。林菲甚至有些应接不暇,不停的接受着一道道接踵而至的信息。

“我现在是什么状态?”他心念一动,询问空间。

“剑主:林菲(游荡剑客),修为:练气期第一境第一层巅峰(等同练气境修为)。擅长剑术:基础剑法。所处状态:与被复活者心灵同步中。可负担数:1/1。”

“心灵同步?”林菲感觉着袁亦丞纷乱的想法不断的潮水般涌过来。

“心灵同步是什么意思?”

“剑主可选择接受被复活者心灵表里心念。初始状态为开启。”

“可以关闭么?”

“可以。”

“那么,关闭他!”林菲几乎是吼出声。

嘶……

瞬息间,周围的嘈杂声响顿时飞速褪去。

林菲这才感觉,原本的宁静是多么可贵。

袁亦丞依旧半跪在地,一言不发的低着头。

“心灵同步只能暂时关闭,每九天必须强制开启一天,时间单位世界同步中……剩余时间:23小时59分01秒。”

林菲终于知道了,所谓的极大负担是什么意思。

身体体内多了颗圆珠型真力核心,现在还看不出什么身体负担,但是精神上却是这么恶劣的心灵同步,还是必须开启的强制规定。

刚才那一会儿仅仅只是开启了一分钟。林菲就感觉自己差点被无数袁亦丞的各种念头挤得头昏眼花。脑子里现在都是乱哄哄的。完全分不清楚哪个是自己的念头,哪个是袁亦丞的念头。这样的心灵负担,确实能够称得上极大。稍微心智不够稳定的人,时间一长说不定直接会连自己也分不清也有可能。

“你先起来吧。”林菲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他有些后悔选择复活了。但事到如今已然定型,后悔没有什么用。他的原则是,从不后悔,与其有后悔的时间,还不如总结错误,然后一直向前。后悔只是原地踏步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已。

袁亦丞从地上站起身,面色恭敬。

林菲面带疲惫,他发现就算只是在自己心里默念,只要心念出现,剑典也能出现反馈信息,当然前提是要自己心念内容得当。

他继续询问咨询:“刚才的可负担数是什么意思?”

“剑主当前可承担复活者数目。现最大为1,已复活数为1,由修为决定数目。”

“我能够让被复活者离开这个空间,回到我的世界么?”林菲现在找出规律了,除开对自己的称呼不用注意外,对于其他主语,都必须明确,才有可能得到准确信息。

“如需要被复活者离开基础空间,需自行在外达成固定条件——血祭。血祭,按照被复活者实力高低,需要一定额度同类血肉进行凝聚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