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查分(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四月剑宗的剑术超脱凡俗,林菲自忖修炼溯影剑决,速度已经到达一个相对极限。但在战斗时,却连丝毫反应也没有。便被击败杀死。

这就是主修剑道的世界的精英水准。

回到家中,林菲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差距,不应该这么大!!”他喃喃道。修炼的溯影剑决,基础剑法,以及燕十的传承经验,这些东西都不是简单货色,怎么可能连一个普通精英都打不过。就算两个世界层次上本身有着极大的差距,但是溯影剑决以及基础剑法,都是不简单的法决招式,这些都为自己打好了很好的基础。

所以尽管败亡得很快,但是林菲隐约感觉,自己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弱。

应该是有些地方自己欠缺了防备。

之后,林菲无论是自修还是演练招式,都无法从那一剑中脱离出来。只好彻底放下一切修炼,好好舒缓一下,清醒一下头脑。

夜晚十点过,林建国和蒋凤也回到家里了。忙碌了一天后,两人都显得有些疲惫。

林攸也先回来了,她总是比两人稍稍快上那么一丝回家,然后迅速洗完脸洗完脚,缩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摆出一副我已看了很久的样子。黑猫很配合的在边上打着瞌睡。

“小攸,有些晚了,你还是先去睡吧。”蒋凤刚刚进门就看到林攸一脸倦容的缩在沙发上。

“没事的……”林攸连连摇头。

蒋楠轻轻端上两杯才泡好的热茶,放在茶几上。

这样的情景也是这段时间来,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林建国两人礼貌的道了声谢谢。蒋楠笑着摇摇头,坐下。

林菲从自己房间走出来。

“爸妈,明天就可以查分了。准考证上有查询电话,我的分数用电话可以查询。”

“是吗?”林建国一喜,“终于可以查分了!等了这么久。”

林菲的高考结果一直是两夫妇心里的一个结,从考完就一直念着。现在终于到了可以查询的时间。不管是还是坏,总归有了结果,就不会这么悬在心头不上不下让人难受了。

“我感觉菲菲的志愿报得有点高,燕都大学分数线好高的,要是换成一般点的不是更好么?这要是万一考了好分数,但大学的分数线太高,只是差一点才能上去的话,那就可惜了。换成其他学校铁定能够选在好专业。”蒋凤担心道。“对了菲菲你填的专业也比较冷门,物理系。出来很难找工作的。”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都已经定下来了。”林建国叹了口气。“先前不是说好了的,让他自己处理。孩子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自由选择,我们做家长的只能是从旁指导协助,主要决定还是他自己。当年我就是被我爸干扰了选择,不然怎么会现在只是开个小书店。”

蒋凤放下提包,坐在林攸身边,端起茶喝了口。

“今天上班,我们一个办公室的王老师,她儿子也是今年考大学。人家可是模拟考拿了全年级前几名的尖子。她问起我们家的情况,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菲也走过来坐下。

“我不是说过了么,这次还可以。”

“没事的,这次上不了,大不了再补习一年。”林建国拍拍林菲肩膀。

“爸……”林菲哭笑不得,看来家人都是认定他上不了了。

也是,一般学生哪有志愿表只填一个的,也只有林菲一个人。交志愿表时,班主任老师脸上的诧异表情到现在都还能让蒋凤和林建国记忆犹新。但是林菲一直坚持,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林菲已经不比以前了,现在的林菲要有主见很多。

“菲菲哥肯定能够考上的。”蒋楠在一边轻声道。

惹得林攸看了她一眼,撇撇嘴没有说话。

“还是楠楠对你哥信心足。”蒋凤苦笑道。

“好了,都去睡吧,成败就看明天了。”林建国发话了。

……

“四月剑宗……四月剑诀。”仰躺在床上,林菲再次沉浸进四月剑诀的那轮弯月中。

在他的观念中,剑术实际上就是武术的一种,是由人的动作伴随体内力量同时造成伤害的类型。但袁亦丞的施展却没有半点动作,感觉只是一瞬间,弯月便直接划过空间,出现在自己所站位置,速度极快。而且最为诡异的是,明明自己躲开了。却还是被刺破心脏。

从袁亦丞的身法上来看,是绝对没有自己的速度快的。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林菲睁着双眼,不断回放着那落败身死的一瞬间。那时的剑式轨迹,那时的真力轨迹。

陡然间,他似乎回想起他和袁亦丞说话后的一瞬间,对方的真力有那么一刻迅速分散开。之后因为自己的注意力在他的说话上,便没有注意到真力分散之后的状态了。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他,那之后的变化或许很关键。

“再来一次或许就可以弄清楚了。”林菲心神沉入剑道真解中。再次选择了进入基础修炼场。

无数白色瞬间替代了原本的卧室。依旧是那个白色空间。

‘是否开始修炼?’

“是。”

‘可选对手:袁亦丞,四月剑宗精英弟子。状态:身处四月剑宗,实力最巅峰时。保存度:百分之70。’信息流自动转换成林菲能够理解的资料传入他的大脑。

“状态?”林菲一愣,上次进来可没有这样的信息。“是指对手现在所处的状态么?保存度是什么?”

他隐隐感觉这或许就是剑道真解中的最大秘密。

“保存度是什么意思?”他试着问出声,但没有任何回馈。剑道真解从来都是这样,只是传输其中的信息资料,或许有一定的反馈功能,但也不是那么全面,里面似乎不是像电脑一般具有智能。

得不到任何反馈,林菲也只好压下心里的疑惑。心中默念选择后。

袁亦丞的身形再次出现在对面。

“是来试炼的人么?这样的实力就敢来闯试炼空间?不知死活。”袁亦丞显得很奇怪,仿佛完全不认识林菲一般。同样修炼真力的林菲知道,真力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对于身体智力的开发有很大帮助,到他现在的阶段,就算是过目不忘也是很简单的事。这对于才战斗没超过一天的两人来说,袁亦丞不至于完全对自己没印象。

心念一动。

“你是?”林菲轻轻问道。

“四月剑宗袁亦丞,能够死在四月剑诀下,你应该感到荣幸。”袁亦丞缓缓拔出长剑。

林菲马上开始全力去感受着他散发出来的细微真力。

很细微,很微弱,无数的真力形成丝网般飞快弥漫开来,无声无息,仿佛一张巨网迅速撒开。若不是林菲全神贯注去感受,说不定也完全感觉不到。

“察觉到了么?天赋不错。”袁亦丞长剑轻轻一振。一轮弯月陡然出现在林菲所在位置。

“四月剑诀的奥秘岂是这么简单就能被你看破的。死吧!”

同样的结果,林菲依旧是瞬间闪开弯月的位置。

嗤!

林菲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刺痛,同样是胸口,鲜血喷涌而出。眼前顿时一黑。

再次回过神,已经回到了卧室。

“真力迅速结网,形成的结果是什么?”林菲轻轻道。虽然依旧还是失败,但已经能够察觉到端倪。他没有反抗,只是观察,却知道了之后的变化过程。

而且这一次进去,他也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

那就是,袁亦丞似乎完全没有上次战斗的记忆。

“或许剑道真解本就是将他的印记储存起来,所以才会有保存度一说,也许就是保存印记的完整程度。”他这么猜测。“但是感觉他似乎还以为自己是活着,还在什么试炼空间。”

这次的失败,虽然让林菲似乎找到了一点感觉。但还是朦朦胧胧看不清。

……

第二天,林建国两人都起得很早,蒋楠也一样,连带着林攸也被叫了起来。等道林菲自修观想完毕后,走到厨房时,四人正坐着吃着早餐,是蒋凤煮的面条。看到林菲过来了,蒋凤连忙起身也给他下了一碗面。

“每天都起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儿。”蒋凤对林菲道。

“习惯了。”林菲端过面碗。“每天早上起来练练剑,也算是早锻炼。”

吃完早餐,林建国今天干脆不去店里了。就留在家里,等结果。蒋凤也是,正好是在星期六,可以在家里休息。蒋楠现在则是完全和林菲一道,他去剑术社她就去,反正如果林菲不去,她也没什么事。所以正好,今天最后,就是一家人全部在家。

林攸原本想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也留了下来。

蒋凤在厨房里刷碗,蒋楠帮忙,林建国拉着林菲在客厅摆出象棋棋盘。

“来!咱们一起杀一盘。好久没下过了。”

林菲也知道父亲这时心急,拿出棋盘也只是消耗时间平复心情而已。也笑着点点头。查分要等到十点之后才行,现在才八点多。

于是也拉了个椅子在棋盘边坐下。将棋盘放在两人之间的凳子上。这种棋盘是木质的,一整块,原本是装棋子的盒子,一展开便可以当棋盘用。很是方便。

林建国的棋艺不算好,但是棋品却是很烂。

第一盘,林菲已经让了又让了,但还是无奈的赢了。

“再来!”林建国皱了皱眉,有点感觉丢面子。直接重新开始摆棋盘。“好久没下了,好了,这次认真来了。”

林菲微笑着帮着摆好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