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元月(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些学员顿时看向站在最前边的徐若若。

长剑轻柔拂动,时而轻缓,时而顺畅,如同顺流直下般自然和谐。偶尔快时,甚至可以听到隐约的嗤嗤声。似乎她不是在练剑,而是在练舞,银色剑尖的反光形成一串视觉残留,恍若连成一条细长银龙环绕在她身边,不时发出轻吟。

林菲其实说的也没错,这些基本点也确实是龍意剑术的关键,但是真正的标准远远不是徐若若现在的这种状态。而是要求发力更加的稳定细化。当然对于这些普通人自然没有那么高要求。

顺着队形边缘慢慢走着,林菲却是发现最左边的一个女孩动作格外认真。在这样的训练中,大部分开始报名的人,都已经随着热情和新奇退却而退出了训练,留下来的都算是比较能够坚持的,看了教习的当场演示后,他们都想要好好学习修习,但他们当中又有一部分人仅仅只是为了学来好看,或者是为了耍酷之类的目的。所以在场的学员中,真正是抱着学剑的目的的,只有两个人。

林菲从这些人刚进社就开始观察了。其中一个就是这名名叫周婷的女孩,还有一人是个年纪同样在十八九岁的瘦弱男生,带着一副高度眼镜,眼神总是有种偏激的感觉。这两人舞剑时,动作都很熟练,显然是学习后,回去额外加了时间的。所以林菲重心也自然开始放在这两人身上。

周婷他还算有印象,当初去执行集英社任务时,遇到的那个女孩儿。但是另外一人就没什么印象了。

“按照剑术社的计划,这类种子看来可以提前储备。”看着周婷和那名名叫叶青的眼镜男生,林菲已经将两人圈入考察范围中。

集体训练直到正午时分,快十一点半的样子才结束。一群学员腰酸背疼的放回长剑,出了剑术社相互结伴而行,讨论着今天学到的东西如何如何的没意思,距离教习的水准不知道还要花多久。大部分人都有些灰心丧气。

只有两人不同于其他人。

周婷和叶青,都属于其貌不扬的普通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丑。

特别是叶青,带着厚厚的镜片,身材瘦弱,脸上也不怎么干净,到处是小痘痘。对谁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将白色制式长剑放回后,叶青和周婷都没有和其他人结伴,或许是他们心里都清楚,自己的目的和其他人一开始就不一样。他们本质上就不是一路人。

所以两人对于其他人的招呼也都是淡淡拒绝,反而是都落在后边。

器材室内,大大小小的各式剑架,长剑,挂满了整个房间。

大部分学员都已经归还长剑了。只剩下寥寥几人。

“周婷,一起回去吗?”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女生换上自己的鞋子问道。

周婷摇摇头:“不了,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哦。”那女生点点头,她也习惯了这样的回答,几乎每个星期周婷过来,都会是这样的回答。

而叶青这边却是没人和他搭话,他性格孤僻,对这种情况也习以为常了。只是扶了扶眼镜,看着最后一个学员离开器材室的背影。

咔嚓。

门自动回弹过来合上。

“走吧。”叶青站起身低声说道。

周婷点点头,他们两人每次都是这样,等着其他学员全部离开后,又会继续去剑室练习。所以倒都有了一些默契。

第五剑室,这是允许学员使用的公共剑室。偌大的剑室内,正面对着的便是一扇镜面墙,可以直接将室内的所有情况印照在上面,以便学员随时纠正自己的动作。

室内,一个双鬓微白的中年女人,正细心的执着一柄黑色长剑,细细用绢布擦拭着。这女人名叫元月,是个非常少见的姓氏,同样是费老爷子介绍过来的剑术高手。也是继袁永龙之后的第二个加入剑术社的民间高手。

元月面容平凡,但擦拭剑身时,自有一股温柔妩媚的独特魅力。她的剑术同样是家传,只是不同于龍意剑术一般注重声势。而是走的轻灵路线,也算是标准的传统剑术类型。

见到两人进来,元月也只是轻轻点点头。然后回过神继续保养长剑。

周婷和叶青虽然不怎么明白,为什么元月会执着的自己动手保养长剑,明明社里有专人负责这部分工作。但看元月的态度也不方便询问。

两人分别占据了剑室后边的两块区域,从剑架上取下长剑开始单独练习。并从一天中不懂的地方反复思索推敲。

……

林菲站在保养室门前,看着一群保养人员中,蒋楠手忙脚乱的将一把把长剑上油,检查,放好。

“这么久了你还没熟练啊。”

蒋楠甜甜的笑了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好多了已经。比起开始什么都不懂,现在已经熟练很多了。”

她边上的一个年轻女孩也跟着附和道:“刚开始的时候笨手笨脚的,和现在比起来是好多了。”

“哎呀,许洁!”蒋楠没好气道。推开边上的女孩儿。

“二十分钟后,我再来叫你吧。”林菲笑着道。

蒋楠点头,“那好,我这边也还有很多没弄完。今天的工作稍微多了些。”

林菲离开保养室,顺着走廊慢慢逛着。

剑术社现在总共有两位民间高手,一个是袁永龙,一个是元月,两人都是费老介绍过来的。袁永龙最近因为陈武失踪,还有徐若若差点被杀,导致精神很不好,便先请假回去休息了。不过好在他的徒弟林远山很敬业,若不是分身乏术,甚至还想连同师父那份教习工作一起干。而徐若若经历打击后,从医院回来后,便开始每天恢复性的舞剑,几乎有时间便进行教习演示的工作。

整个剑术社,除开还是没多少盈利的同时,也算是正常运转了。

林菲轻轻抚摸了下胸口的位置,那里的上衣袋子里,放着新得到的三颗真力宝石,源源不断的真力不断涌入他体内,融合进新真力中,很快便被同化。汇入真力核心中。尽管没有修为的实质进步,林菲依旧能够感觉到剑道真解练气篇第二层的图案越发清晰起来。

路过一个个剑室,偶尔有的剑室门开着,里面还能看到教习正在慢慢练剑,其中便有徐若若。林菲只是在她门前稍微停顿了下,便直接略过。

但是,在经过后边的第五剑室时,林菲却是意外的看到了周婷和叶青两人居然在里面专注的练习着。

心中微微一动,林菲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

坐在前边的元月也看到了林菲进来,忙收起长剑,起身走过来。和袁永龙一样,她也清楚剑术社真正的主事人就是眼前这个半大少年。

“元教习。”林菲礼貌的点头道。

尽管像元月袁永龙这种层次的总教习也只是偶尔出来指点一下学员,但论称呼也还是为教习。

“林菲,今天怎么还没走?”元月温和的问道,她有一个正在念高中的儿子,家里还有两个老人需要供养,原来的那份体育教师的工作工资远远不够花销,能够到这里来,每月拿着远超以前数倍的工资,还能继续自己最喜欢的练剑。这都是林菲给予的机会。所以就算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半大少年,她也同样心怀感恩。

“没什么,楠楠还没忙完。”林菲微笑着说,他看向室内正练习着的两人。“他们每次都是这样?”

元月点点头:“每次过来都是这样,手上也都是磨破的水泡,很刻苦的两个苗子。”看来她同样比较欣赏这两人,但随即脸色一黯。“可这个世界,练剑练得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抵不过一枪。”

林菲站在边上,静静的微笑着。

“或许这个世上,还有着我们看不到的秘密存在呢?”

元月摇摇头:“或许吧,不过那种东西,离我们太远太远了。”看得出,她应该是经历过一些东西。才会有这样的感悟。

“元阿姨,您的儿子应该是和我同年的吧?听说他不愿意传承您的剑术?”林菲轻轻问道。

元月无奈道:“不想也好,现在毕竟已经不是武者的时代了。”

“听说您的长剑名为秋水,传自东汉末年的蜀地天才剑客莫艳秋。不知道我能否见识一下您的剑术。而不是您入社时的那些普通剑招。”林菲轻轻扬起右手,原本还在剑室内的两个工作人员顿时知趣的退了出去。

叶青和周婷因为站得比较远,也比较专注,却没听到两人的说话声。看到工作人员离开剑室,也准备收起长剑离开。不过却被林菲伸手止住。

咔嚓。

剑室门轻轻被林菲合拢。

元月一愣。静静看着林菲片刻。

忽然一笑,顷刻间一股清冷锋锐的凛冽气息瞬间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前一刻温和的女性完全消失,只有如同绝顶剑客一般的强大气息。如同直立的冰凌刺。

“既然你想看,那么我就演示一招好了。”元月淡淡的说。

她的双眼陡然微微泛起青色荧光。一股细微的气势隐隐散出。

林菲面色蓦然一凝,笑容一敛,再不复先前的从容自然。双眼中同样闪过一丝蓝色荧光,如同水晶般晶莹剔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