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雪夜(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高歌去找过你了吧。”徐唱轻声道。“这是他最后的时间了。或许他认为你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我知道他是错的。你不可能遵循他的脚步向前。”

“那是自然。”林菲理所当然道。“他的意思其实我也能猜到。”

“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徐唱叹了口气。“现在他也在这里。要去看看他么?”

“我妹妹有点小麻烦。”

“我知道。”徐唱点点头,“赵坤宁和魏雄将是吧?你希望怎么处理?”

“随你的规矩。”林菲不置可否。

“那就一人一只手吧。”徐唱随意道。

“不怕麻烦么?”林菲问道。

徐唱顿时笑了起来。他转过头正视着林菲。一字一句道。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麻烦这个词。”

林菲也笑了起来。“行了行了。怎么感觉我们说话有些怪怪的。难不成是这里的环境搞得真像是古人了?”

“也是。”徐唱微笑着点头。

两人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却相互之间都很随意,或许是他们都知道,对方和自己其实是同一类人。

就在这时,忽然外边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喧闹欢呼声。‘下雪啦下雪啦!!’孩子们的沿海话和普通话夹杂在一起。天空中缓缓飘落无数白色雪花。

徐唱也转过头,看到天空纷纷扬扬突然的大雪。他走到阳台处。

“我和高歌搭档多年。他从来都是那么高傲的人。这一次他最终的宿命终于来了。若不是他自己说出来,我们或许都不会知道。”

“宿命?什么宿命?”林菲一愣。

“被界限者所下的秘术,他整个家族的人都活不过三十岁。没有人能够跨越。”

“三十岁?”林菲一惊,高歌是谁,那是强大至极的B级强者,难道仅仅只用了三十年便达到了B级?除开他自己外,按照正常逻辑,就算是天才,三十岁能够达到C级就已经是很强了。二十多岁就到了D级的瞬炎都被称为欧洲第一天才。这也能侧面表示正常强者成长需要的时间和精力是如何巨大。

“不是你想的那样。”徐唱解释道,“高歌,与其说是一个外号,不如说是他们家族里的一个称号传承。他们每一代传承者都会继承上一辈强者的所有实力,然后在此基础上继续修炼。这样才是达到这么强大实力的根本原因。”

“下秘术的界限者呢?”林菲敏锐的听到了这个词。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基本把整个里世界等级制度摸清楚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自己不清楚的地方。

“界限者,超越界限之强者。我们的等级制度并没有资格去衡量他们的强大。或者你可以简单的理解成‘无敌之人’”徐唱轻声道。

林菲一愣,沉声道:“怎么可能会有所谓的无敌存在?”

“怎么不可能?”徐唱也神色沉重起来。“知道为什么万神殿会以万神之名么?就是因为那之内有着真正的神啊。”

林菲握剑的手猛地一紧。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轻声道。

“想不到这世上居然真的有……那高歌呢?”

“他已经决定前去挑战了。”徐唱淡淡道。“这是他家族的宿命。很多年以前,他的祖辈一代代就是这么因神咒死的。他们无力反抗,但我知道他不会放弃。”

“但是他为什么会想要选择我作为他的传承者?是想要打破这个宿命?彻底结束他家族的血脉?”

“其实高歌真实年纪不过二十二岁。如果不去他还可以多活八年。”徐唱淡淡道。

“那他为什么?”林菲的话戛然而止。

徐唱用手接着天上掉下来的雪花,任由其缓缓在手心融化,忽然微笑起来:“你不明白,就像这雪花,明明知道掉下来最终的命运是融化,却仍旧誓死不悔。”

……

林菲原本只是打算去拜访一下徐唱,却没想到会得知有关界限者的秘密。

“既然万神殿有着这种存在存在,那么同样强大的宗教侧会不会同样有相似的存在?”林菲忽然感觉整个原本已经渐渐清晰的世界似乎又重新陷入混沌之中。很多东西都变得扑朔迷离模糊不清。

临走时,徐唱告诉了他高歌的地址。

夜幕降临,林菲打了个电话回酒店。

“我还要在外边逛逛,冯标麻烦你告诉蒋楠和双儿她们,我会晚些回去。”

“好的。”冯标也不问什么事,他知道以林菲的背景,有很多他们无法得知的事物,那些事情不是他能够有资格得知的。

挂了电话,林菲顺着街道边上慢慢走着。周围人流拥挤,广告灯霓虹灯,车声人声混在一起,似乎连同大雪带来的低温都变得温暖了些。一时间得到这么重要的信息,关于界限者的存在,他需要重新好好考虑下。连自修也难得的停了下来,集中全部精神开始猜测推测各种可能性。自从修炼新真力之后,他的大脑越来越清晰,分析能力理解能力记忆力都越来越好。他猜测或许是如同最初时伪真力的效果一般。不过似乎越到后边就越是缓慢。很多时候只要有很久才会感觉到一点点清晰的进步。

对于林菲来说,高歌其实只是个古怪的人,几次的行为动作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尽管实力高绝,背负着沉重到几乎无法逆转的家族宿命。这样的人从来都是以前武侠小说中的标准主角。他和高歌的两次见面都是在他主动找过来的情况下。

他回想起徐唱的话。

“他太骄傲了。对他来说,剑便是他的全部。同为剑士,或许你会有些理解他的想法。”

不知觉中,林菲拐进了一条小巷。巷子有些阴冷灰暗。地上湿漉漉的,似乎是左右两边的住户经常泼水出来。两边的房子都是那种很古老的小平房。淡淡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偶尔可以看到一两家正在煮着彩色涂料,涂着死人花圈的住户。

几个脏兮兮的小孩拿着涂好的彩色小木棍愣愣的站在路边,他们都挂着两条长长的鼻涕,一声不响,呆呆的看着路过的林菲。整个巷子都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暮气。

林菲的心情不知不觉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顺着小巷一直往前,穿过一个无人管理的垃圾堆。在没有灯光的巷子里。越往里走越是阴暗。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不自觉的来到这里。林菲从不放纵自己。但今天是例外。或许是心底的感性被理智压抑得太久的最后挣扎。他终究还是来到了这里。

高歌的住处就在巷子尽头的左边一户平房里。

林菲先前也问过徐唱,为什么高歌会住在这种穷困的地方。得到的答案却仅仅是一句不知道。这么多年的搭档,徐唱从不去问高歌的生活。

小平房周围都没有任何灯光。仅仅这一处房子,里面似乎有着暗淡的白炽灯光亮。昏黄的光亮隐隐从门缝里投射出来。

门没有关,林菲只是轻轻一推便自然开了。他静静走进去。正好看到一个人坐在房子中间,正是高歌。

他只是沉默的坐在一张木凳上,不是那种刷了漆的,只是一根独独的凳子,四只脚,靠近了还可以清楚的看见木凳契合得不怎么牢固的裂缝,普通人估计一坐上去就会听见吱嘎知噶的声音,但高歌却坐得很稳,听不见半点杂音。

他的面前放着一张木桌,桌上放着一把剑,银色的剑鞘通体没有一丝杂色,静静的放在桌子中央。

高歌的视线一直注视着长剑,仿佛不可能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断他这个动作。

林菲站在高歌背后,他只是临时起意才会想来看看高歌,看看这个古怪的人,平日里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静静站在房门口,林菲没有说话,一直就站着,看着坐着的高歌。两人一站一坐,似乎成了一种不变的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