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巧遇(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铛!

两把长剑瞬间交击。

陈武稍微退后一步,手中长剑顺势朝着袁永龙手上划去。两柄剑身高速的摩擦声格外刺耳。

袁永龙剑身一翻,推开陈武的攻击,向后小跳一步。

“不错,小武你的速度又快了。”他一脸欣慰。

“都是师傅教得好。”陈武沉稳的回答。脸上不见半点表情。

两人是在第一剑室比试,周围除开徐若若和外没有其他人。这种师徒内部的比试自然是保密的。林远山还在外边教导新加的学员。

“你姐姐现在好些了没?”袁永龙轻轻将长剑收起,关心道。

“还好,自从那天后,她和那个王春丽一起恢复得都不错,不过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肯说那天为什么会跑出医院。”陈武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还有那天,我居然会不知不觉的睡着过去。”

边上的徐若若也是皱眉道:“如果是人为的话,这种能力实在太过恐怖了,就算是再强的人,在睡着的时候都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可能是你太累了,太担心你姐姐了。”袁永龙迟疑了下,也只能这么安慰陈武。

“或许吧。”陈武恢复往日的平静。

宽敞的第一剑室内,光华的地板上清晰的印照出几人的倒影。白色的地板给原本就有些寒意的剑室更是增加了几分冰冷。

陈武心中蓦然升起一抹淡淡的担忧。

咔嚓。

剑室门慢慢从外边打开。

一个头发微长,甚至快要及肩的男生微笑着走进来。他穿着一身漆黑的宽松练剑服。这种剑服微微有些像华国古代男子的服装,但没有宽大的衣袖,男女式样都一样,属于中性服装。也是社里前阵子才发下来的统一服饰。按照实际负责人的话就是:既然跆拳道他们都有自己专门的服装,我们也应该有一套自己风格的服饰。

于是这套经过专人设计,集美观,舒适,运动为一体的剑服就出炉了。

陈武也是穿着这套服装,不过只有裤子部分,上半身直接赤裸着,他练剑的时间很长,一般来说上衣什么的都是直接脱了了事,不然光是汗水就可以直接湿透衣服。

看到这个名义上的大师兄走进来,陈武也缓缓收起剑,虽然对方并不怎么通剑术,但他也知道眼下的一切都是对方给的。自己包括师父在内都要仰仗对方。

这个名叫林菲的大师兄每天都是一副温暖柔和的样子,很少看到他有其他别的什么表情。看上去应该是个性子很好的人,实际上也是如此,和师徒几人原来想象的纨绔子弟不同的是,这个大师兄待人从来不盛气临人,都是温和有礼。没有半点富家子弟的习性。而且眼神锐利,精气神充足,也绝对不会是那种贪念女色亏空身体的垃圾角色。所以陈武对其的印象还是很不错。

看到他进门,几人顿时知道了可能是有事要通知。

果然,林菲轻轻拍了拍手。

“不好意思,大家先停一下。我这里有点事要通知一下。”他扫了一眼陈武,对方裸露着的上半身肌肉虬结,完全看不到半点赘肉。微微一动便可以看到强健至极的肌肉如同小老鼠般流动。

“最近社里新招聘了极为营养师,专门为大家调配饭菜营养以及补充体力的饮料。还请注意,如果有大消耗特训时可以直接去后勤处咨询营养师,申请特别供应资源。”

“营养师?”袁永龙老脸一红,“现在还有专门弄营养的人?”

“恩,有这方面的证书考核,比起我们来要专业很多。”徐若若倒是知道得多。连忙解释道。

林菲笑着点点头,“其次之后还会有接连的测试师,以及各种测试设备抵达社里,这里只是我们的小分部。以后我们每天的训练和修习,产生的进步都会直接用数据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是我拟定的计划之一。”

“都用数据表现出来?”陈武马上意识到这里面的巨大优势。“如果这样的话,对于自己每天的进步都能够只管看到,那喜欢修习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林菲微笑道:“是啊,没有人不会不喜欢每天都看到自己一点点的进步的。”

“那么,就这样了。大家继续吧。”他重新关上门。

忽然走廊上一个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跑过来。小声的在林菲耳边道:“教习,您的电话。家里的。”

林菲点点头,跟着过去,进了联络室。这里是专门建来转接电话的地方,考虑到以后,练剑时不可能随时都将手机戴在身上。这里以及器材室都是同归后勤处管理。随着最近招收的人员越来越多,社里也越来越成规模了。最新的一批全身性防护服也到了,还有练习用木剑。这些都是为新手学员定制的。

前天的参观者中,一口气就有六人当场办理的培训资格,成为社里的正式学员。昨天也是有十多人办理了学员资格。每月500的学费并不算高,但也不算低。有这样的效果也是宣传到位以及装修得力的结果,任谁刚一进来,看到剑术社大气的装修和名称,都会心生一种肃穆正规的感觉。这就达到了林菲想要的效果了。

联络室里还有两个工作人员坐在隔间里打电话,林菲顺着指引进了一个隔间,拿起电话话筒。

“林教习么?我是白阳啊,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电话那头一个温润的嗓音传来,让人不自觉的第一时间便想起,说话的人绝对是个极有自制力的男人。

林菲在记忆里瞬间扫了一遍,马上便知道了白阳到底是谁。

平市国安局局长,上次在陈晨的事件里曾经主动帮忙过,自己还欠了他一个人情。

“原来是白局,不知道白局找我有什么事呢?”他从来不会花费精力去结交这类人,实力才是他的根本,人家愿意搭理他,那也是他有投资和利用价值,每天如果花费精力在结交而不是强大自身上,最终结果也只能是得不偿失。

“听说你前天接了个人?有些东西还是得注意些好。”白阳话里有话道。

“当然,我会注意分寸的。”林菲心里一凛,但口中还是很自然的应付道。

“那就好,我也就是提醒提醒,好久没看到林老弟了,大家一起出来吃顿饭如何?还有几个老朋友想要见见你啊,不知道给不给这个面子?”白阳见提醒的目的达到了,便顺势提出个饭局。

“没问题,白局订个地方吧。”林菲才乘了人家的人情,自然不好推辞。

“那就在白沙酒店吧。明天下午五点。”

“好。”

电话啪的一下挂断,林菲轻轻按上话筒。面色微微一冷。直接从身上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给我调查一下前天和我一起出去的社员的最近行踪还有通讯记录。”

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好的,我会提交给情报科的,两小时后应该会有答案。”

“恩。”林菲挂断电话,轻轻一甩,手机顿时在手心中高速旋转起来。

啪!

陡然握住机身。林菲站起身大步走出联络室。

……

河滨公园

因为过年的缘故,原本平日里人数不少的公园也变得人烟稀少起来。最尽头的河边,一颗颗柳树整齐的排在河滩上的水泥台上,每棵树都有着专门留下的空处供其生长。时值冬季,原来绿意盎然的柳树也变得枯黄起来。白色的水泥河台上偶尔可见一些掉落下来的柳叶。

河面平静如镜,边上只有三五成群的两三拨人在河边。

就在公园最里面的河边尽头处,一个穿着黑色高领大衣的年轻男生安静的坐在河边长椅上,他背靠在长椅椅背上,手中捧着一本有些破旧的小书。封面上是黑色的印刷体:叔本华文集。

男生翘着腿,安静的翻着书。他的面容看上去极其普通,但双眼却隐隐透着锐利和审视。尽管是在看书,但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其实他是在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