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雾气(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嗤!”一丝针尖一般的灰烟瞬间擦过林菲脸侧。顷刻间白皙的皮肤上马上出现一丝血痕。

林菲毫不在意。

铛!!

长剑瞬间拔出,化为一道银芒削在身体右侧。

他从容的向前走去。如同午后悠闲的散步。

手中长剑瞬间消失,又不时在身边闪现。持剑的右手已经彻底化为一片模糊。

“是谁允许你进入我的地盘的?”林菲轻笑着。

“嘭!”一道银色圆弧转瞬即逝。

一个娇小的身影瞬间被突然出现的剑芒狠狠打飞出去。但马上无数灰色烟雾飞速朝着林菲包围过来。空气中的鬼脸在嚎哭尖叫着。

呼!

一篷蓝色火焰陡然从林菲身上燃烧起来。这些蓝色火焰不断跳动着,吞噬着扑过来的一切灰烟。贪婪而饥渴,不时发出隐隐不敢的咆哮声,仿佛被林菲禁锢在体内的魔鬼。灰色烟雾刚一接近便被吃掉大半,其他剩余的烟雾顿时惊恐的四散开来。蓝色火焰不甘的一次次扑向空中,却又似乎不能离开林菲太远,只能在一定距离内消散。

林菲双眼如泛着蓝色荧光的宝石。凭着手中的力度和刚才一瞬间的接触。他缓缓走到靠近电梯的走廊前。

“真是弱小的火焰啊……可怜的小火柴。”长剑轻轻指在前方的地面,剑身燃烧着浓密的蓝火。无数蓝色烟雾袅袅升起。林菲整个人宛如地狱中的恶魔。

“不可能!!你应该看不见我才对!!!”一个尖锐的声音惊恐的从前边响起。“你应该看不见我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可以伤到梦境里的我!!”

“妈妈……妈妈你在哪儿……盈盈好怕……”声音陡然转换成稚嫩小女孩的嗓音。

“我不会死的!!我是未来的最强食梦者!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声音再次转换成先前的尖锐声音。

啪!

林菲一脚踩在地面上一个虚无的位置。却发出如同实质的踩踏声。

“你的本体在哪?”

嘶!

他左手散发出无数蓝烟,瞬间将面前身前空气中的灰色烟雾撕下一块。

“啊!”灰影惨叫一声。

……

王春丽和陈婧倒在特殊静室前的一瞬间。陈婧隐约中视线模糊的看到房门内走出一个身材匀称的少年,他腰间的长剑如此耀眼。

“呼……”

“醒了?”身边王春丽的声音传来。

陈婧抬起头,周围赫然是中心商贸大楼那片街区。

她和王春丽都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从我们从中心商贸大楼出来,我们就都陷入了梦境了。”王春丽脸色难看道。

“也就是说,刚才我们都是在做梦?”陈婧同样脸色难看道,她的肚子已经不怎么疼了。说话也流利了许多。

时间已经快要到正午时分了,冬日的太阳没有丝毫温度,周围的路人也越发多了起来。

王春丽看了看周围。行人的说话声,汽车的鸣笛声,还有隐约能够听到不远处的广场上,那些晨练的老大爷大太太们放的录音机声音。那是很老很老的东方红。这时她才真实的感觉到一丝环境的真实存在。

“汪汪!!”

一只半人高接近两米的大狼狗呼的一下从两人身边窜过去,脖子上的铁链扯着身后的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子不住的叫停。

这种突然接近的声音和越过两人的男子身上散发的发胶味。

看着一人一狗远去。

陈婧忽然道:“我们刚才梦见的都是假的么?”

王春丽也似乎重重的松了口气。

“我刚才居然梦到你说是带我去了你弟弟所在的剑术社,最后在被红靴子差点追上的时候,居然还看到一个年轻男生从那个门里面走出来。真是……”

“你也梦见了?”陈婧一愣。“我还以为刚才的梦都是假的?”

王春丽也愣住了。

“难道你也是……”

“我弟弟确实在一家叫剑术社的地方打工。”陈婧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期待。

……

“陈晨吗?马上放下手里的所有事情,过来接我。”

林菲放下手机,微笑着接过一位社员送过来的长剑环。刚才的自己居然会在静室内睡着,不得不说梦里的那个灰影的能力确实很恐怖,居然能够不知不觉的影响到周围所在的任何人。

“虽然是梦境,但我还不至于连主动和被动也分不清。”林菲回头看了眼特殊静室。转身大步离开。

清澈的脚步声不断在宽大的废弃楼房中回响。

灰色的色调,破败的墙面,偶尔可见一些红色的油漆写在墙上的脏话。地面上到处是垃圾石块。

这里一片寂静,仿佛弥漫着一丝丝死气。没有人,也没有猫狗之类的动物,这里仿佛是为世界所遗忘的角落。

林菲轻轻拔出长剑环,清凉如水的剑锋瞬间在周围的墙面上印照出银色的反光。

他摊开左手手心,一缕灰色烟雾被包裹在无数蓝烟中微微颤抖。蓝烟微微散开,灰色烟雾顿时化为一缕灰影飞快逃逸出去,飞向楼房深处的一个方向。

林菲紧跟上去,来到一个狭窄的小房间里。

阳光顺着碎了一半的窗户洒进来,在光线不及的角落里,一个蜷缩着的小小身影颤抖着缩成一团。

黑漆漆的身上包裹着破烂的黑布,还不断散发着难闻的异味。脸上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恐惧的盯着突然进来的林菲。

身后,陈晨也跟了进来。看到角落里的那个小小身影,双眼却忍不住瞬间一缩。

“真是脆弱的本体。”林菲微微摇头。身形瞬间消失,陡然出现在角落处。

篷!

那个小小的身影直接被一篷蓝色火焰包裹了一瞬间,一声尖锐的惨叫同时响起。

林菲再次出现在角落前,缓缓蹲下身。

印入他眼前的,是一个浑身脏兮兮,黑乎乎的小孩,不同于正常小孩的是,着个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孩子,脸上左侧竟然多张了一张鸡蛋大小的小脸。原本很可爱的小孩陡然便因为这张脸变得鬼气森森。

林菲目光温柔的轻轻伸出手,指尖带着丝丝蓝色火焰慢慢抚摸在小孩脸上。

“很痛么?”

“唔!”小孩压抑着痛呼声,眼中的恐惧之色更浓了,蓝火和他的皮肤不断灼烧着,发出滋滋的油脂声。

他脸侧的小脸也同样发出细小的惨叫,尖锐而刺耳。

“要跟我走吗?”林菲轻声问道。

小孩恐惧的摇摇头,身体使劲往后缩,却已经到了墙角再也无法远离。

林菲视线扫过周围的环境。地面上散落着一些发霉的馒头和黑乎乎快要烂掉的蔬菜。只有一块放在最近黑布上的面包还算干净。他伸手摁了摁,面包坚硬如石。

“有吃的么?”他回头问陈晨。

后者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几块巧克力丢给林菲。自己却终于忍不住。

“对不起,我出去一下。”她小跑着离开房间,脸色微白。

……

两日后

林菲肩上坐着一个脸包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小孩,两人站在花园路的一家小学前。时间正好是下午放学时分。小学里大量小学生不断涌出来。周围一下变得异常喧闹起来。

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系着白色蝴蝶结的漂亮小女孩正和朋友打闹着蹦蹦跳跳从校门里跑出来。

“是她吗?”林菲轻声问。

肩上的小孩慢慢点头。

夕阳如血,刺骨的寒风吹起街上的落叶。

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小女孩脚上红艳艳的小皮靴上。

红靴子,原来仅仅只是它所憧憬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