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雾气(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缓缓将长剑回鞘,林菲每次修习完剑眼后,都会有一种和剑融为一体的错觉,浑身冰冷,情绪瞬间降至零点。这种感觉让他格外沉迷。

静室内漆黑一片,林菲全身都散发着泛着蓝光的烟雾,萦绕弥漫,仿佛他身体内部在不断燃烧一般。

片刻之后,他身上的异状才慢慢减弱消失。无数的蓝烟缓缓消散在空气中。整个房间再次恢复成只有黑暗的环境。

“应该到三点了。”他喃喃自语。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去那里的时候了。最近他发觉自己的时间观念越来越强了,生物钟如同秒表一般精准。很少会出现误差。

拿起边上剑架上搭着的毛巾,仅凭着记忆的位置朝着门处走去。

……

“快!!快点!!”王春丽扶着陈婧死命的在二楼走廊上移动着。

身后清脆的脚步声带着一点点回音如同敲在两人心脏上。每一次都能让二人浑身颤抖一下。

她们拼命的跑着,身边越过一个个房间。

第一剑室,第二剑室,第三剑室……

好不容易拐过拐角处,王春丽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头部重重撞在一个房间的房门上,嘭!

她两眼一翻差点昏迷过去。陈婧直接滚倒在地,脸如白纸。

上方的房门挂着清楚的门牌:常规剑室。

常规剑室内

徐若若正在给一群刚来的参观者讲解解释一些询问。同时介绍剑术的大致情况。这就是她的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有专人负责带领参观的人过来,而她则负责解释剑术上的询问,偶尔也可以随性给学员看看真正的剑术。当然这里的剑术仅仅只是花式剑招。让人看上去感觉很凌厉,但实际上对战效果很弱的招式。这种剑招很容易。

“我们这里是纯粹培训剑法的地方,不是那种花架子剑法,而是实实在在的有实战效果的剑法。”徐若若很敬业的解释着,“往往看一门格斗技法有没有实战意义,一般看具体的杀伤力,以及面对日常生活中的袭击的应对。毕竟像拳击跆拳道之类的,更多是一种竞赛,而标准的防狼技之类的,也有着非常好的便利性。而实战剑法想必各位对于杀伤性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您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既然您说这里是培训实战剑法的地方,可是我们在生活里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带着一把长剑在身上吧?”一个雀斑女孩问道。

“是啊,虽然带着剑感觉是很帅。”另一个参观者男子笑道。其他参观者也都笑了起来。

“你说的这点就是关键了。”徐若若对于这点也事先有了自己的考虑,根据林菲给出的建议,以及自己和师父一起的讨论,她总结出了一点关键。

“生活里我们是不可能带剑。但是实战剑法和普通花架子不同的一点是,练习实战剑法对于人体的精气神都有着高度的凝聚效果,可以帮助人体汇聚全部的精力,提高精神集中度,对于从身后的突然袭击可以有极好的警惕效果。尽管不能带剑,实战剑法对于人的修身养性也是很有帮助的。”

周婷婷夹杂在这群参观者中间,很有兴趣的盯着徐若若。

“但是现在国家是不允许带管制刀具的啊?”一个参观者笑着问道。

“我们的剑是完全符合国家管制刀具规定来制造的。未开刀刃且刀尖倒角半径大于2.5毫米的各类武术刀具是不算管制刀具的。”徐若若从边上的剑架取下一把制式长剑,轻轻抽出来,剑尖朝上战士给所有人看。“大家看看吧。都是未开刃的。”

周婷婷上前凑过去,轻轻摸了摸剑身,冰凉刺骨。

“好像还有油?”

徐若若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是护理油,专门用来防止生锈的。”

周婷婷点头表示了解。

“那能不能给我们演示一下实战剑术的威力呢?”

“当然可以。”徐若若笑了,“我们正好也要准备录制宣传视频。大家一起过来吧。”她带头打开常规剑室的房门,门口空无一物。

……

王春丽挣扎着扶起陈婧。后者向她投来感激的眼神。但只有她知道,自己之所以不放弃陈婧,只是因为人多一些,安全感也要多一些。对于周围,她总有一种不安全感。身边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才能感觉到自己并不孤独。

“现……现在怎么办?”陈婧紧张的盯着身后的走廊。深怕红靴子再次跟上来。

“我们好像甩开它了?”王春丽急声道,左右看了看,“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顺着前边的房间看去,最尽头处的一间大门很厚重的房间进入了她的视线。门上的门牌清晰的标着:特殊静室。

“去那里!”她指着那个房间道。

陈婧点点头,现在就算是说话都让她感觉很费力。

两人相互搀扶着,快步朝着走廊尽头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距离走廊尽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嗒……”

身后突然再次传出靴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快!!!”王春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拖着陈婧往前冲去,后者也尽力配合着,两人终于一下子倒在特殊静室前。

咔嚓!

门一下被打开了。

……

咔嚓……

林菲面色漠然的从静室内走出。

“嗯?”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外边全是一片雾气,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浓密的雾气中。再仔细一看,却没有半点变化,天气并没有任何雾气。

他轻轻用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却又马上戛然而止。

林菲原本正闭着眼睛擦着额头,马上移开手,身边周围却没有半点人影。

“是错觉么?”他喃喃道。

突然他缓缓转身,面朝楼梯方向。

朦胧中,一个娇小的影子慢慢从走廊走过来。

林菲浑身真力陡然全速运转起来。

忽然一股从心底深处涌出的渴望感瞬间弥漫到他全身上下。

如同最初时候,在和孙承斌激战时的那片树林里,心底那种平时的压抑陡然得到释放的感觉陡然充斥了林菲全部的精神。

就是这种感觉……

林菲微微眯起双眼。

“原来我是非常渴望战斗的啊……”他嘴角微微勾起。

身边弥漫着灰蒙蒙的雾气,先前还在的袁永龙等人似乎一瞬间都消失了。只剩下他自己。

一个人在这样的雾气中。

更确切的说……

林菲仔细的感受着心底涌出的享受感。

“生命只有在生与死的边缘才能感到真实的存在感啊。”

他能够感觉到。

浓雾中自己的生命之火如同最大的火炬一般,熊熊燃烧着,肆无忌惮。这是生命的光芒!!

看不见的危险越是逼近,心底的一丝疯狂也越加强烈。

红靴子娇笑着朝着林菲走去。一股股灰色的邪恶气息不断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化为一个朦胧而巨大的鬼脸。

林菲狞笑着,手扶上剑柄。站在原地。宛如从一开始便在一直等待对方。

两边距离飞快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