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追赶(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走啦走啦,人家不喜欢和我们一切呢。”另外一个漂亮女生拉着先前的那个女孩道。

“就是,人家可是……”三个女孩越走越远,声音也有些听不清楚。

“周婷婷啊周婷婷,上次的机会你没能抓住,下一次绝对不能再错过!”她捏紧手里的传单。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家了。反正这类培训班她到处寻找,进去观摩了不下数十次,本地的外地的都有。但都没有当初在楼梯下仰望那个持剑少年的感觉,那种让人震撼的刺骨杀意。

“哎,怎么就忘了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呢?”周婷婷叹气道。她感觉那是自己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疏忽。那可是能够改变自己一生生活的重大机遇啊!要是当时想起了这回事,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痛苦的一家家到处找。

她不想就这么平凡下去一辈子。她的生活就算不能像动漫中那么主角,起码也要达到主要配角那种层次才对,才不枉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回。

……

林菲轻轻将剑放在房间一边的剑架上。这是制式长剑,并不是环,像环那样的剑自然不能贸然拿出来。袁永龙等人可不是一无所知的普通人。

这里是会客室。房间中间放着一张茶几,两边是褐色皮沙发。

一个带着眼镜,斯文白净的中年男子正稳稳的坐在沙发上,不时用食指扶扶眼镜。

“想必你就是冯元书吧?”林菲明知故问。

“比我想象的年纪还要小。不过既然是社长大人的要求和指令,我愿意为你效劳。”冯元书并不知道林菲就是社长。这个人看上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阴沉。或许是他总是居于幕后操控计划,似乎他并不善于在人前伪装。

“其实也没什么麻烦的事,仅仅只是帮我打理一下我旗下的一家新公司,各方面支持都有,你只需要居中配合就可以了。”林菲直接道。

“这种事情很简单,不过你就不怕我卷着钱跑路?”冯元书对于这个年纪很小,但说话很成熟的少年似乎有些兴趣。

“你可以试试。”林菲淡淡道。

现在的他有这个底气。作为分管一地的分社长,可以调动的资源相当巨大。在赵老和费老一干老社员的支持下,不论黑道白道都是盘根错节。潜势力巨大。

冯元书一楞,顿时知道眼前这个所谓的纨绔子弟,不是那么简单的角色。心中收起一丝轻视。

“既然不用参与任务,仅仅只是管理一下小公司,这么轻松的工作我可不想随便丢掉。这件事我接了。”

“那么就这样吧。”林菲点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

“呼……呼……”王春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背着陈婧小跑着在人流中向前挤去。

“我……肚子好痛……”陈婧额头直冒冷汗。才动了手术就到处跑动,自然会有不良反应。

王春丽连忙把陈婧放到地面上。

“我不行了,才动了手术。”陈婧捂着肚子。

王春丽咬了咬牙,蹲下身,周围的人偶尔有个路过的扫上一眼,但都没人停留,身边密密麻麻的全是不同式样的鞋子。王春丽正要说话,目光却扫到右边的人群中,无数鞋子空隙中间,一双红色的小靴子正慢慢向着两人走过来。

她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恐惧。

“红靴子,她又来了!”她颤抖着声音道。

陈婧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正好也看到了那双不断接近的红色靴子。正好就挡在她们准备前进的方向上。

两人心中都升起丝丝无处藏身的恐惧感。

“快走!”王春丽猛地抱起陈婧。

“这儿离我弟弟的师父很近!我们去那儿!!”陈婧慌忙中缩在王春丽怀里为其指路。她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磨蹭了。远水救不了近火。

王春丽也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去找那人的方向完全被红靴子堵住了。抱着陈婧慌不择路,直接顺着她指的方向拐弯跑去。

“它的真身出现了,只要我们跑到现实强大的人身边,暂时就不会有危险。”陈婧越是慌乱头脑越是冷静。

奔跑中的王春丽急促的喘息着,点点头,也不回答,直接干脆顺着陈婧的指路使劲往前跑。

……

剑术社

特别剑室

黑暗中,林菲静静站在房间中间。双手握剑,双目紧闭。

这间剑室是林菲专门拨钱为自己打造的全隔音静室,厚重的窗帘将整个房间遮掩得严严实实,没有半点光线从窗户透进来。

一般在修炼完剑招后,林菲都会到这里做观想以及修习燕十剑法的练习。这些都是需要严格保密的部分。而且对于精神要求也很高。

隐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

在一片彻底的黑暗中。

林菲身边缓缓渗出丝丝淡蓝色烟雾。这些烟雾丝丝缕缕不断从林菲身上逸散出来。带着微微的蓝光,在黑暗里格外显眼。

若是在外界,这样的景象是很难发觉的。外边的各种光线会完全掩盖这一点点的蓝色烟雾。

但在林菲刻意营造的这种环境里。这些异状就会相当分明。

这就是剑眼的修习。

燕十最强的奥义!也是飞燕世家的最强传承!

……

“快了……就是那栋楼!”陈婧指着不远处的剑术社大楼急声道。

王春丽浑身汗水,衣服几乎都被冷汗浸湿湿透。她几乎虚脱的看着前边的大楼,剑术社三个大字强劲有力。稍稍给了她一点安全感。

两人周围弥漫着淡淡的白雾。周围的行人也很少。

王春丽来不及多想,身后再次传来靴子踩在地面上的清脆声响。

“就在这栋楼的二楼!”陈婧忍着痛道。

两人跌跌撞撞的冲进大楼。

一楼的大厅里空无一人。只有一片寂静。王春丽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快上二楼!”陈婧对袁永龙的信心很足,她是亲眼看到过袁永龙师父施展剑招的。对于那种如同梦幻的威力,她相信红靴子绝对没办法抵抗。

……

“我要办理参观资格。”周婷婷站在前台前大声道。

“参观请带上这个胸牌,要办理学员资格请到二楼右边培训处,门上有挂牌的房间。”前台的服务咨询女孩微笑道。

“好的。”周婷婷捏着传单,接过前台女孩给的参观胸牌,挂在脖子上。

陡然间,隐约中周婷似乎听到了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扭头看了看身后,没有任何东西。

“错觉么?”她疑惑的自言自语。

二楼大剑室

袁永龙站在走廊上对两个徒弟正色道。

“你们两人留下来负责社里的学员培训,我去医院看看情况。我们才开始工作,第一天怎么也不能出问题。”

“好的。”两个徒弟被分配了简单的剑术培训工作。负责给新学员和参观的人员演示剑术。这份工作对于他们同样很重要,两人家境都不好,对于这份工作自然很重视。虽然也担心陈武的姐姐,但也不能放下这里不管。

……

王春丽抱着陈婧,浑身沉重至极,她是顺着楼梯上的二楼,大量的体力消耗使得她大量脱水,身体已经有些轻微的眩晕感了。

陈婧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小腹的疼痛一直不减,上楼的颠簸差点让她直接晕眩过去。

但让两人失望的是,二楼空无一人。空荡荡的走廊上没有半点人气。

“怎么可能!!”陈婧不敢置信的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这里应该今天人很多的!小武提过今天是正式开业!”

周围的雾气更重了,隐约中,身后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再次传来,还伴随着细微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