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异变(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恩。”王春丽点点头,“现在我们三人都已经成为了红靴子的狩猎目标。红靴子是食梦者,专门以吸食我们这样的人为目的……”

“被吸食了,我们会怎样?”陈婧忽然问道。

王春丽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会死。”

陈婧蓦然一惊。

“食梦者是以吸收我们这样的人为目的的生物,确切的说是怪物!”王春丽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恐惧。她指着自己脸上的两道狰狞伤疤。“看到了没?这两道伤疤就是红靴子留给我的。就算是现实里我的脸上也有同样的伤痕。”

“现在的情况是,红靴子已经盯住我们了。我是为了聚集其他人的力量抵抗她才来到这里的。想必陈达你也是吧?”王春丽看了陈达一眼,后者连忙点头。

“是的,我也是无意中发现自己拥有进入周围其他人梦境的能力,而我自己的世界完全被吃掉了,这才不得不到这里来。”陈达沉重的回答。

“基于我们觉醒者每时每刻都会制造出一定的梦境范围,既然一个人抵挡不住,那么多聚集几个人应该能够抵抗住红靴子对世界的侵袭。我就是抱着这样想法过来的。”王春丽顿了顿,“现在红靴子肯定还在门外,这里应该是你的世界。”她指着陈婧道。

“是不是感觉得到一种莫名的失去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不断消失?”

陈婧一愣,仔细感觉,确实能够感到这一丝很少的消逝感。

点头道:“确实,很细微很细微。”

王春丽和陈达同时眼睛一亮。

“看来你要比我们强多了。这样我们的时间就更多了。现在的问题是只要找到一些梦境能力非常强大的人,把他们拉进我们的世界,就不用惧怕红靴子了。甚至我们还能有反击的能力!!”王春丽欣喜道。

“为什么这么说?”陈达疑惑道。他似乎也不怎么了解这个世界。

“其实所谓的红靴子只不过是比我们强大太多的觉醒者,食梦者以别的觉醒者梦境为食,以此来强大自身。只要我们自身强大了,就不用再害怕她的侵袭,甚至我们可以反侵袭!”王春丽信心满满道。

“可除开我们之外的觉醒者怎么找啊?”陈婧疑惑道。

“我知道一个人,他很强大,只要能够把他拉进我们的队伍,应该就不用惧怕红靴子。”

陈婧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看到王春丽脸上的自信,也知道自己远不如她知道得多,倒也不好说什么。

突然间,一个隐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姐,好些了没?姐?”

“是小武的声音?”陈婧一愣。

啪!

手术室的灯光瞬间熄灭了。周围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陈达?”没有人回答。

“王春丽?”

还是没人回答,陈婧心中微微有些发寒,明明前一秒还在自己身边的两人,居然眨眼间便不在了。

手术室的灯熄灭了,也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陈婧心里有些害怕。

她伸手向先前陈达和王春丽坐着的位置慢慢摸去。

伸出的手指忽然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触感,软软的,好似人的皮肤。

“王春丽?是你么?”陈婧轻声问道。

忽然她指尖的触感瞬间消失,身后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脖子后边慢慢吹气。

陈婧心里一阵发毛。

“王……王春丽……”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啪!

手术灯再次亮了起来。陈婧眼前一花。陈达和王春丽正坐在自己面前。

“你怎么了,刚才叫我的名字做什么?”王春丽一脸奇怪道。

陈达也莫名其妙的看着陈婧。

“我刚才突然什么都看不到了,灯一下子就灭了!你们两个都不答应我!我身后还有什么东西在给我吹气!”陈婧慌张的说着话。

王春丽脸色瞬间狂变。

“不好!!别睡……”

话音未落,周围瞬间大亮。

“姐!你终于醒了!”

这是一间病房,白色的墙壁,身边围着的护士,还有坐在自己身边的陈武。

陈婧满脸惊恐。

……

“这边这边。”许可站在超市门口大声喊着。她穿着连体毛线裙搭配厚厚的毛线长袜,很有时髦范的围上一条黑色围巾。边上的一个漂亮女孩浑身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白色毛线耳套,皮肤白皙。

林菲顺着声音看去,在超市里面的灯光照亮的门口处,看到了两个女孩。等着路中间的车辆过去了,他才不慌不忙的横穿马路。走到两个女生面前。

“她是何雯雯,你见过的。”许可介绍道。

林菲点点头,回想起以前在陪许可一起吃饭的那次,以及在公园杀掉孙承斌的兄弟时遇到的那个局外人。对于这个电话里说的特别想见自己的女孩,心里倒是有了一些答案。不过他却是不怎么在意,分神一边引导着真力,一边和许可聊了几句最近的近况。

何雯雯似乎也知道自己不怎么受欢迎,只是沉默着站在一边,一言不发。许可多次暗暗暗示她,也无动于衷。

三人循着超市边上的人行道慢慢走着。

“哎呀,你倒是说啊文文!”许可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何雯雯小声道,看上去很不好意思。

“你不是有事要找人家林菲吗?现在见到人怎么不说了?”许可没好气道。

何雯雯把脑袋完全缩进羽绒服的领口里,完全没有了原来的从容和傲气。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见这个可以若无其事杀人,却还带着微笑的男生。只是在那天见到了他的真面目后,之后再看其他男生的行为,都显得格外可笑和幼稚,相比之下,同样的年纪,感觉这人和自己以及周围的人就好像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圈子里一般。

后来的那个男朋友也被她甩了,现在的她感觉什么都好似索然无味。回想起两个表姐,奢华的生活,不凡的见识和谈吐,还有随意之中透露出来的高级层次和圈子。脑海中那个在公园里,持剑微笑着俯视尸体的男生,以及后来黑色的轿车缓缓驶离。两个不同的情景对比起来,她知道,面前这个男生的世界根本不同于表姐们的层次。隐隐的她有了一众莫名的优越感。一想到自己认识的人,自己认识的圈子里的人还要比表姐们层次还要高,她的心理就很有一种淡淡的快意。仿佛以前受到的轻视和不经意间的憋屈都稍微放出了些。

忽然间,林菲蓦然抬起头,看向陈武姐姐住院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怎么了?”许可疑惑道。

“没什么。”林菲笑了笑,“只是想起一些有趣的事。”

……

陈婧的情绪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姐,做恶梦了么?没事的。”陈武安慰道。

陈婧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耳边依旧还回荡着王春丽最后的叫声。她不知道王春丽最后想要说什么,别睡?别睡觉么?

难道是梦境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她让我别睡着了?

陈婧这么猜测。

她侧过脸,看到陈武强健的身体,还有担心的面容,心里稍微有了些安全感。

“小武,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怎么可以?你现在才刚动完手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而且万一病情反复怎么办?”陈武反对道。“别担心姐。”他握住陈婧的手,“小武就在你身边。”

陈婧知道暂时是不大可能出院的了,自己的身体确实没办法经得住折腾,只好点点头。

不过她却是记住了王春丽最后的意思——不要睡觉。

夜晚的时间慢慢流逝。陈武原本是要走的,不过看到姐姐憔悴的面容,终究还是留了下来。

陈婧一直熬到半夜,脑子越来越昏沉,几次眼皮都搭下来,但都使劲撑了起来。

晚上的医院很有些冷清。陈武就趴在边上打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