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异变(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雪亮的手术室内。

陈婧一脸茫然的坐在手术台上,周围空无一人,只有边上仪器不断发出的滴滴声。寂静,没有半点人气。

“我不是在做手术么?”陈婧疑惑的伸出双手,看了看手背上,原本的针眼没有半点踪迹。她看了看身上的手术服,很整齐。没有一点被脱下的迹象,按理说这个手术是必须要褪下小腹下身的裤子的。

“有人在么?”她轻声喊了下。但周围只有她自己喊话的回声,没有人回答。手术室安静得甚至可以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她忽然有些害怕起来。这种诡异的情景以前只有从鬼片里才能看到。

陈婧从手术台上跳下来,赤裸的脚底踩在地面上一阵冰凉。她清楚的记得十分钟前她还是在一群医生护士的包围下躺在手术台上。可十分钟后,等她从麻药的效果中醒过来,周围却看不到一个人。

从边上的柜子下找到了一双消毒鞋子。陈婧连忙穿上。

忽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外边慢慢接近。陈婧心中一喜。连忙冲到手术室大门前,打开门。空荡荡黑漆漆的走廊上,脚步声从走廊远处的黑暗中慢慢接近。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但却没有半点人影出现。

“有人吗?”陈婧觉得背心凉飕飕的,心中有些不安。

脚步声随着她的喊声顿时停了下来,黑暗中只露出一双红色的小皮靴。陈婧定睛看过去,只看到皮靴的主人,白色的袜子和纤细晶莹的雪白肌肤。

“你是……谁?”她大声问道。

忽然黑暗进一步笼罩过来,再次将红色小皮靴淹没。

陈婧背后一股凉气猛地上窜。她回头看了眼手术室,明亮的灯光几乎完全就在室内,根本没有往外边走廊扩散一点点。仿佛走廊和手术室是两个不同的空间。她不敢再出声。凝神屏气,静静的听着周围的一切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吞了吞口水,“对了,我的手机还在病房里,如果能够拿到手机,应该能够联系到小武!”一丝希望忽然从她心底升起。不过再看了看黑漆漆的诡异走廊。心底里一丝犹豫顿时又涌了出来。

“有人在吗?”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隐约传来。陈婧仔细听了听,应该是个小女孩的嗓音,听上去不大,应该是八九岁的样子。

她下意识的想要回应。

“别出声!”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陈婧大惊,猛地转身想要大叫,却马上被一直大手紧紧捂住嘴。

“别叫!!叫了我们都得死!”

捂住她嘴的男人脸色苍白,样貌清秀,看上去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身上穿着羽绒服和牛仔裤。留着个板寸头。

陈婧惊恐的睁大双眼。盯着面前的男子,浑身紧绷。

“有人在吗?”那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在空旷寂静的走廊中不断回荡,显得格外孤独和可怜。

“答应我别叫,我就放开你。”男人小声道。“我没有恶意。”

陈婧迟疑了下,看着男子清澈还带着一点惶恐的双眼。缓缓点头。

随着她的点头,捂着她嘴巴的手终于慢慢松开。

陈婧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胸口砰砰直跳的心脏。这才轻声问道。

“你是谁?”她盯着这个男子,倒退一步腾出一些距离,还是有些警惕。

男子苦笑道:“和你一样的人。”

陈婧一愣:“和我一样?”

“我叫陈达,原本在一家公司打工,晚上加班的时候突然就进到这里了。和你一样,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自己。而且奇怪的是前一刻我身边还有很多同事在一起加班。”陈达脸色的苦涩和无奈更重了。

陈婧还是有些半信半疑。陈达见她不信,扭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你是在做手术啊?”

“恩。”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他一把拉住陈婧的手,后者也不抵抗,任由他拉着。她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处在什么情况下。

两人推开手术室另外一边的门,这是一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金属门,陈婧记得先前自己醒来时并没有看到。

“吱嘎……”金属门打开了。里面是另外一个走廊。长而阴暗,顶上昏黄的灯光不时的闪烁着,发出电流的嘶嘶声。光线明暗不定。

陈婧的视线落在了走廊侧面的一扇敞开的病房前,那里站着一个人,瘦高的个头,穿着一身白蓝条纹的病人服,面色紧张。

“有谁在吗?”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再度传来。

“嘘……”陈达竖起手指让陈婧不要出声,后者点点头。两人就站在大门前,看着走廊里的情景。

“谁!谁在那儿!”那瘦高男子大声喊了句。

“我好怕,谁来帮帮我……”那小女孩娇声道,嗓音透着一股子哀求。

那瘦高男子慢慢走出病房,手里似乎拿着一把水果刀,紧张的朝着走廊深处走去,很快便没入黑暗。

“啊!!”一声惨叫陡然响起。

陈婧浑身一抖,正要惊呼出声,马上便被陈达紧捂着嘴,两人慢慢退回手术室。

陈婧胸口一起一伏,眼中满是浓浓的惊悸。

“我们救不了他,只要一踏出房间,那便是她的世界。”陈达无奈道。

“什么她的世界?”

“我的世界已经没了,她现在正在蚕食你的世界,我们撑不了多久,必须马上想办法!”陈达语气沉重道。“所谓的世界就是你我的梦境之类的东西,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世界是我给它下的定义,比如你事先应该是在手术室内是吧?”

陈婧点点头。

“一个人的世界环境是由他所处的地方决定的。我原先是在公司加班,所以我当时的世界是在公司。我们的能力觉醒后,只要进入梦境就会进到自我的世界。这是以自己为中心辐射出来的一种范围。”陈达解释道。

“不错,所谓的世界就是我们的梦境,只是一种可控的梦境。”手术室另一边的白墙上,陡然浮现出一扇金属大门。大门自动打开,一个脸上有着两道交叉刀疤的高挑女子大步走进来。

陈婧睁大双眼看着这扇突然出现的金属门。

“不用奇怪。这是你的梦境,只要在你的范围内,我们都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女子笑了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春丽,也是被红靴子追杀的觉醒者。”

“红靴子?”陈达和陈婧接连疑惑出声。“看上去你了解很多的样子,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陈达主动问道。

“当然,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这个。”王春丽点点头。身后的金属门自动关闭上,与此同时周围的两扇门都自动同时关闭了。

“还是先关上心门比较好,红靴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到周围的门都关好了,王春丽这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过来,大家一起坐下慢慢说吧。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

陈达和陈婧对视了眼,都点头同意。

三人围着手术台坐下。

这个叫王春丽的女子再次开口了。

“其实我们都是一群拥有梦境操控能力的人,我们的梦境能够相互联系,在梦中我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可以拥有超出常人很多的能力和力量。”

“重点说说现在的情况吧。我们的情况很不秒。”陈达插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