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过年(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攸也很喜欢放彩筒,主动过来捡起一根最粗的种。黑猫趴在她的肩上,一人一猫看上去都有些兴奋。

林菲站在最后面,他不喜欢放烟火,所以只是随意捡了根火花拿在手里。火花是那种可以点燃了发出嘶嘶声的火棍,很细,顶端会不断燃烧发出类似电火花的火光。而且分便宜和贵一点两种的,外婆买的就是比较贵的那种,可以燃烧很长时间不会熄灭的类型。

蒋楠一直走在他的身边,看到他拿了火花,也跟着跑过去捡了根捏在手里。

“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放大烟花吗?”林菲轻声对她说。

蒋楠摇摇头,但也只是摇头。

“嘭!”

一颗红色焰火猛地冲上天空。然后在黑色的空中陡然爆开,无数粉红色光点顿时照亮了半个夜空。印照得每个人脸上都一片粉红。紧接着又是一颗绿色焰火再次爆开。

蒋妍开始为孩子们点火了,林攸和蒋斌拿着彩筒走到一边专心放火炮了。彩色的彩筒不断喷出一颗颗彩色光弹,在黑色的空中划出一道道不同色彩的轨迹。

林菲蹲下身借着欢欢手里的火花棍点燃自己的火花。明亮的火光顿时照亮周围一小片范围。细微的嘶嘶声在手中响起。

“嘭!”又是一颗更大的烟火猛然冲上天空。明黄色的光环瞬间在空中爆开,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周围马上传出小孩子的欢呼声。一些小孩子打闹着,拿着火花到处跑。冲天炮尖锐的冲上天发出接连不断的爆炸声。

无数的彩色光亮印照在林菲脸上。周围的人都陷入一片喧嚣之中,连蒋妍也微笑着摆弄着一个个旋转火炮,一个个不断尖叫着旋转的彩色火团不断从她手里飞上空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烟火冲上天空,整个夜空完全化为烟火的海洋。欢呼声,尖叫声,整个城市的上空似乎都完全是烟火的光幕。无数火炮爆炸声震耳欲聋。所有人声也渐渐被压了下去。

林菲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这种漫天烟火的景象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到后来国家限制烟火后就再也看不到这般绚丽的景象了。

漫天烟火下,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中。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景。

林菲轻轻摇动着手中的火花。忽然身后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左手。他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握紧对方。

蒋楠站在林菲身后,垂着头,双手紧紧抓住林菲的左手。耳边无数烟火的轰鸣声接连不断。她忽然扬起小脸看着面前熟悉的背影,轻轻说着什么,但却完全淹没在无数的烟火中。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有勇气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周围无数喧嚣中,两人悄悄的牵着手,在这个没有人注意到的宁静角落。

……

烟火最后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才慢慢沉静下来,但依旧还有断断续续的声响传出。城市的上空偶尔还是能看到一些角落在放着大型的焰火。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凌晨五点多。林建国和蒋凤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借钱给蒋元生,毕竟是亲人,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最后几家人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等到六点多的样子,才起身准备回去。

林菲知道历史已经改变了。前世的时候蒋楠在刚才可没有那样的举动。看着安静坐在自己身边的蒋楠,他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预感。

林攸今晚异常的安静,放完烟火后就一直冷着脸。不知道是和四舅的短暂争吵坏了心情,还是其他什么缘故。

“走了,妍妍。”蒋元生站起身脸色平静的叫了声。他妻子也提着包起身。

蒋妍应了声拿起放在桌上的皮包。

蒋楠却坐在林菲身边一动不动。

三人走到门口却发现蒋楠没跟上来。

“小楠?”蒋妍疑惑的喊道。

呼!蒋楠一下子站起身。“我要留在这里。”她轻声说。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客厅中间。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所有视线都落到她身上。

“我们明天要搬家去巫溪了啊。你留在这儿干什么?”蒋妍莫名其妙道。

“我要在这儿上学。”蒋楠声音有些颤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所有人都愣住了。

此时外婆已经熬不住提早睡了。客厅里林菲一家,二舅,三舅一家都在,听到这话顿时所有注意力都集中过来。

“留在这儿上学?你怎么生活?你住哪儿?学费怎么办?说得轻松!”蒋元生重重哼了声。

“快走!回去了!”他妻子也催促道。不过她眼珠子一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身边的蒋元生正要再说话,被她扯了扯衣袖,后者愣了愣,马上也反应过来。

“随便你!!你要留下来就留!!我们走!”蒋元生马上把话砍断,转身就走,身边的妻子也赶紧拉着疑惑的蒋妍下了楼梯。

蒋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客厅中间。其他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等到蒋元生一家走了才有人反应过来。

三舅蒋元海冷笑一声,心里一转,马上就知道蒋元生的打算。蒋楠现在是高中生,需要负担学费和生活费,若是能够丢在市里,他们去县城住,只留下蒋楠一个人在市里,其他作为亲人的他们自然没道理不管她,再怎么样蒋楠也是他们的亲人。也不可能就让她一个人不吃不穿饿死吧?总要有人站出来不得不负担这一块。就算她上不了学,生活这方面也不用蒋元生负责。可现在的问题是谁来负责?

就看谁忍不住了。蒋元海扫了眼都在客厅的其他人。大姐和林建国坐在一角皱着眉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二哥蒋元明满脸为难,他老婆死命的掐着他的胳膊。

客厅里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蒋楠站在中间,周围的人的迟疑和注视给了她巨大的压力。父母不要她了,其他亲人都嫌她是负担,没有人愿意接纳她。她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人嫌弃的次品,无助而恐慌。

大家都不吭声了,她咬着嘴唇眼睛里盈着泪水,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中间。四舅他们巴不得把蒋楠丢在外婆这里不用操心学费之类的事情。

林建国和蒋凤都是实诚人,心底也善良,看到蒋楠这样子也有些忍不住了,正要说话。林菲忽然咳嗽了声。

“爸,我们来负责楠楠的事吧。”他声音很轻,不过大家都听清了。“我们剑术社最近缺人,可以让楠楠去做我的剑术服务生。”

林建国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其他人可不管林菲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不关他们的事,蒋元海蒋元明赶快起身告辞了。一副生怕被蒋楠缠上的样子。

蒋楠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林菲。

蒋凤叹了口气:“楠楠还这么小,让她去兼什么职?高中生应该以学业为主。楠楠你就搬到我们家来吧。怎么样?”

蒋楠重重的点头,走到林菲身边坐下,紧紧握住林菲的手,泪水终于忍不住从两颊滑落下来。

“我会去兼职的。”她平静的说。

林菲知道蒋楠看上去很内向,但自尊心很强。

“这份兼职其实也不很占时间,主要是专门为我护理剑,以及打扫剑术室。其实说穿了也就是我的专门练剑侍应。我在我们那个剑道爱好班里可是首席大师兄哦。”他笑了笑,“原本我还担心找个不舒服的侍应,不过现在有楠楠过来,那就很不错了。工资好像是在一个月一千的样子,怎么样楠楠?”其实这份工作也是他自己预先编撰出来的,护理长剑,说穿了也就是护理他一个人的长剑,以及帮他打理平时的剑术室。反正他练剑表面看上去也只是一些基本动作,而且极其缓慢。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彩虹集团旗下的一家会所里练习。而已不怕被发现异常,至于一千每月的工资,开得高了那是怕家人怀疑。

不过最近他已经在准备单独为自己开一家剑术会所。平时可以从招收的学员内挑选苗子作为之后的准备。同时可以专为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训练项目提供条件。一直在社里的地方修炼,他总感觉不自在。现在他说的剑术爱好班是最近鲲鹏会所划分出来的一块,作为他现在的身份隐藏。

林建国也看出了蒋楠的意思。倒是问林菲道:“一个月一千应该可以支持学费和生活费了,不过会不会太辛苦了。”

蒋凤也问道:“是啊,楠楠是高中生,学习上会不会很紧张?”

“没关系的大姑姑大姑父。”蒋楠知道自己的学习,反正也没希望,干脆也不想往里面努力。

林菲却是笑着说:“其实主要是细致活,还要懂点专业维护知识,只要楠楠肯学就没问题。好歹我也是剑术首席,说的话也有些作用。每天快一点也就是中午下午放学后去护理一两个小时就没问题了。而且我也可以就近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