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过年(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过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也有可能是人云亦云,是不是真的也没人求证,但是林菲感觉以蒋楠极其刚强的个性不大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情况,要是真被那个了,估计她或许会选择自杀。还有种说法是,蒋楠在社会上成了女混混,家里劝了很多次也劝不回来,也就干脆不认她了。但是不管是哪种可能,最后她离家出走是肯定的事。反正后来没了音信。不过林菲倒是对后面种情况比较相信。

这时蒋凤搬出了电烤炉,放在正中央打开,其他大人也都围了上来,坐在客厅里开始聊着相互之间的近况。四舅以前是家里的核心,不过现在一下子转变了,心情自然不好。

二舅三舅都是公家单位,水利局和银行,都是比较好的工作。

“建国哥,你的那个书店听说发展的不错啊。”三舅在银行混勒个科级干部,一向自我感觉良好,说起话也是声音洪亮。

林建国笑了笑,“还可以吧。”

三舅笑道:“什么叫还可以?建国哥你说可以那肯定是不错了。你们那家分店,我当时可是听人说,好多市里的领导都去捧场了啊。”

“都有哪些人?说说看?”二舅插话问道,他在水利局消息来源自然也没有三舅这边灵通。

“基本上涉及到的各个部门的小头头都去了。具体人数多了。”三舅嘿嘿笑道。“建国哥不声不响的,牛!”

四舅坐在一边,从前都是他在核心位置,现在家里人完全不理会他了。只是围着林建国转,他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回想原来的风光,再和现在对比起来。心里更加难受起来。他点了根烟慢慢吸着,冷眼看着其他人和林建国聊天。

“现在的问题是元生的事啊。”林建国和几人聊了会儿,还是止住话题,转到蒋元生身上。“大家看看怎么个解决法?”

“元海,你在银行工作,看看能不能帮忙贷点款?”四舅一听转到关键问题上来了。连忙开口,有些希冀的看向三舅蒋元海的方向。

“这个……很难!主要是你们拿不出什么抵押的东西啊。”三舅抖了抖手上的烟头,慢慢道。

“这个你应该可以操作操作嘛。”蒋元生满脸堆笑道。这话一说出来,三舅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什么叫操作操作,按照术语来说意思就是要他帮忙活动活动,用一些虚的抵押品和手段虚假贷款,然后转几次后就可以得到一大笔资金暂时利用。可这个风险是要他蒋元明来担的,一旦出事,那可是要担法律责任的,出了事数额巨大甚至还可能会判刑。他蒋元生既要别人帮忙,还想要不担风险?

嘿嘿,三舅心里冷笑几声。也懒得理会蒋元生了。就这脑子还想做生意,难怪他那个靠山也受不了他了。活该被坑!

蒋元生看到三弟脸色沉了下来,也知道估计是没戏了,又转向二舅蒋元明。

“二哥,那个商业银行的徐科长不是和你很熟吗?能不能……”

二舅蒋元明正要答应,但马上被身边的夫人杜丽打断。

“哎呀,我们家元海和人家关系也很一般呢!元生你要的数额太大了,肯定也没办法。”杜丽一开口,蒋元明顿时不敢说话了,典型的妻管严。只得抱歉的朝四舅摇摇头,以示无能为力。

“没关系没关系。”蒋元生脸上勉强的笑着,不过心里却是憋屈到极点。

坐在一边的林建国有些看不下去了,先前他也遇到过这种事,心里的滋味如何他最清楚。不管怎么说,在座的都是家人亲人,兄弟姊妹之间,弄得太生分也不好。

“要不这样,我们一家借点钱给元生,作为他的重新起步资金怎么样?”现在他借陈靖德的钱已经转成了股份比例,每月又利润滚滚,手上很有些余钱,说话也大气了些。

蒋元生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只是脸上勉强堆着笑容,等着其他人的决定,这种滋味让他心里越发愤懑起来,虽然脸上对林建国感激的笑了笑,但心里却实实在在有了想法。

回想起以前林建国找自己借钱的那次情景,蒋元生心里说不出的郁结。“真要是想帮忙借钱给我,难道不会照顾一下我的情绪?找个没人的安静时候说?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姓林的这是在赤裸裸的打脸啊!”他心里一阵悲愤,虎落平阳被犬欺,龙遇浅滩被虾戏!想当初他风光的时候。

他低下头去猛的抽口烟。眼中阴霾更深了。

一边的三舅蒋元海注意到这点,眼中讥讽一闪即逝。当先拒绝道。

“我们家最近不巧,刚刚借了朋友十几万,所有余钱都没了。实在没办法啊!”他两手一摊无奈道。

“我们才买了新房子,贷款都没还完,哪还有什么余钱啊。”二舅蒋元明的老婆杜丽马上借口道,生怕说慢了就被蒋元生缠上一样。她说的也是实话,他们家确实买了新房,贷款都没还完。

林建国心里无奈的叹口气,就算再不通人情世故,他也看出来二舅三舅是不愿意借。不过这事是他提出来的,他自个还是要表示一下。

“要不这样?元生我这里还有几万的余钱,先借你,你有什么好计划没?说出来大家都投点钱就算投资入股怎么样?”

蒋元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就多谢建国哥了。”不过他心里却是把林建国恨上了。计划也不提了,干脆站起身往洗手间去了。

等他出来时,路过客厅门时,林攸抱着黑猫冷冷的从他身边走过。

“好了元生,来谈谈你的计划,我相信你,以前能够起家那说明你实际上能力是很强的,人这一辈子难免会有失败的时候!我这儿可以挤出五万给你。”林建国冲蒋元生招招手笑道。

“没事儿。”蒋元生眼角余光突然扫到坐在里屋的老人。“不是还有这套房子吗?妈这套房子也能值不少钱,去抵押应该能弄到几十万吧。而且妈现在年纪也大了。”

“这事儿……”二舅蒋元明有些为难起来,“妈现在身子骨还可以……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吧。”

“不早了。”三舅蒋元海也沉吟起来。“以后等妈去了,这套房子早晚也得有这些问题。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是应该好好商量商量。”他一向属于有便宜绝不放过,有支出绝不上前的类型。

只有林建国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外婆还没死呢!你们就准备要分房子!四舅你还要脸不?”忽然一个声音插进来。林攸一脸冷漠的站在边上。

“还有爸,上次我可是听四舅说了,他不是没钱借我们,而是不想借,人家瞧不起你呢!”林攸冷冷道。“凭什么他有事我们就应该帮他,我们有困难他就推三阻四!”

“说什么话呢?”林建国一看蒋元生脸色不对了,马上训斥起来。

“小孩子懂什么!好了一边去玩!”蒋元生脸色难看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次的事情被直接说出来,看到林建国投来的询问目光。他勉强的笑了笑,“别听小孩子胡说,哪有这回事?当时我也是出于好心。”

林攸轻哼一声,转身去了内屋,里面的蒋凤等人听到说话声一下子变大,也赶紧走出来看有什么情况。

“没事没事。”林建国嘴上劝道,不过总归还是心里起了疙瘩。

坐在内屋的林菲冲走进来的林攸悄悄竖起大拇指。林攸愣了下,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微笑起来。有些事情换成在大人心里前途远大的林攸来做效果会更好。若是换成林菲自己,估计老爸可能会当场直接动手,毕竟林菲现在还是差生的印象。

……

“嘭!”巨大的烟花一下冲上天空。

夜空中,漫天繁星,广阔无垠。

蒋妍最大,带着家里的大大小小四个人到了小区的中心活动广场。外婆事先买的一堆火炮全被她提在手里。右手提着东西,左手牵着最小的孩子欢欢。欢欢是二舅家的小子,才几岁刚刚上幼儿园。一听到要放火炮,马上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出来了。家里人只有让年纪最大的蒋妍带着照顾。她的身后是林菲林攸,蒋楠,还有三舅家的儿子蒋斌,蒋斌因为家人的关系,很少来这边,所以和林菲外婆的接触也少,没什么感情,整天一副混混打扮,头发也染成额前一撮银色的样子,身强力壮的,看上去就不像好人。和家里林菲他们接触很少。

广场周围已经有了很多人在放火炮,冲天炮,旋转火炮,摔炮,还有拿在手里的火花等等。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烟火让整个环境满是火药燃烧后的气味。不时亮起又不时熄灭的彩色光亮到处都是。最小的欢欢马上欢呼起来,急着要抢蒋妍手里提着的烟火。

“想放什么欢欢?”蒋妍把口袋放在地上,准备大家一起分。

“我要放彩筒。”蒋斌走过去从口袋里拣出一根彩筒,这种烟火可以直接拿在手里,本身就是一根纸卷的杆子,只要将前边顶端点燃,就可以不断冲出不同色彩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