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过年(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四舅家出了事,那现在是什么情况?”林菲问道,他有点担心蒋楠那丫头。前世到后来也一直没听道蒋楠结婚,从小到大什么事都依着自己,在外婆家时也总是喜欢黏过来,哥哥长哥哥短的叫得欢。小时候还经常嫌她烦人,后来不耐烦的骂了她几次,两人的关系就渐渐没有最开始亲密了,不过蒋楠还是老是喜欢和自己一起玩。这点从未改变过。

所以现在四舅家一出事,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蒋楠。

“还能怎么样?这次提前过去,本来就有点让大家帮忙商量商量的意思,元生他们家这次连房子也压进去,搞得现在连住的地方也没有。蒋妍还好,出去上大学了,而且每年自己拿奖学金什么的还能勉强过日子,蒋楠就麻烦了,现在还在上高一,家里这个情况,估计连学费也没着落。”蒋凤担心道,“还好他们还有套旧房子可以住。不过那套房子是在巫溪县城。”

“这次去你外婆那边,估计是让兄弟姐妹想想办法,帮元生度过难关。”林建国沉声道。

林菲了解的点点头。前世的时候四舅也是这个时期沉寂下来,不过因为林菲比较厌恶他们家,所以也就不大关心,只是过年的时候听说四舅他们搬到巫溪县城去了。不过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惨,前世也只是亏完了家产,而没有欠下巨额债务。看来是蝴蝶效应影响的缘故。虽然自己可以帮忙解决这个问题,不过以四舅的个性,帮了他估计也不会有感激人情存在。他只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这种人没必要扶他一把。倒是蒋楠的事应该得想办法解决。

一家人打了的士到了外婆这边。

洪湖小区,一处老旧的居民小区,这里的楼房都是灰褐色的墙砖,看上去就知道年代已久。小区里的路两边树木高大树荫茂密。在夏天却是乘凉的好地方。不过林菲两兄妹和外婆感情不算亲,以前他们都是让奶奶那边带的,所以和奶奶关系近些。对这个地方比较陌生。

一家人下了的士,蒋凤说是要去取点钱,因为洪湖小区是年代较老,面积较大的小区,所以里面一片树荫中间,还有一家农行。蒋凤带来的也是农行存折。林建国陪她去取钱,而林菲林攸站在外边等。林菲一边分神自修,一边靠在自动取款机的遮挡牌上。林攸斜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眼神却有些怪异,林菲最近的相貌变化有些大,原本的普通在几个月内就变得有些清秀了。而现在似乎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不在是以前那么土气难看,反而有种独特的韵味。这也是林菲原本的计划,他原本就准备将现在的容貌慢慢修正一些,虽然效果不大,但是能够慢慢修正,起码要让家人能够认识自己,他计划一点点的改变现在势的包裹,让周围的人逐渐习惯变化,然后随时间推移向真正的容貌靠拢,而已经被燕十修改了的容貌也可以随着发育期慢慢修正一些,虽然效果不会很大,但好歹也不能让周围的人认不出自己。

现在他的脸,按照林攸的标准就是:带出去不是太丢脸了。

所以林攸对于林菲的态度也就没有以前那么恶劣了。她承认自己是以貌取人,不过那又怎么样?

“没有谁愿意自己的交际圈子全是丑八怪吧?好歹人也是有审美需要的。”这是黑猫菲尔给出的合理解释。“所以以貌取人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可以以貌取人,但不能以此为标准识人。我原先就在怀疑你哥到底是不是和你是兄妹,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发育纠正比较晚。”

林攸对此深以为然。自从踏入异能世界后,她越来越珍惜家里这种拌拌嘴吵吵架的温馨氛围了。以前是拥有却不知道珍贵,现在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多可贵。所以对于哥哥的印象也变得慢慢好起来。

“喂林菲。”林攸转头叫道。

林菲正分神引导修炼溯影剑决,只有一点精神注意外边。

“怎么了?”他回答得有点漫不经心。

林攸一看就有点火大。

“不要以为练了点功夫就很厉害了,很多东西你是没遇到过,不知道厉害!先前不是给你说过了晚上少出门吗!”原本她不是想说这个,不过一看林菲那样子就来气,不由自主的就转到这上面来了。

“我没出门啊?”林菲一脸无辜。

“是吗?”林攸一愣,顿时疑惑道,她其实也不知道,晚上她自己就要去神秘人那里接受训练,每天如此,这段时间对家里的事情也正好不在场。

“是啊。我都是在房间自习。”林菲点点头,表情很正经。面对林攸他已经很有经验了,这妮子傻得可爱,只要顺着她稍微诱导一下就可以轻松应付过去。而且最无语的是,她完全分不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客套话。

“对了,林攸。”林菲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微笑道。

“怎么?”林攸眨巴眨巴眼睛,警惕的看着林菲。

林菲靠近小声说了几句话。听得林攸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正在此时,林建国和蒋凤从银行里走出来。正好看到林菲和林攸靠近在小声说话。两人都是心里一松,从小林攸就很不喜欢林菲,而林菲也老是喜欢刺林攸,现在最近难得的看到两兄妹终于有点兄妹的样子,他们做父母的也很欣慰。

“走了菲菲,小攸。”蒋凤轻声喊道。

“哦。”林菲笑了笑,离开林攸。

后者却是哼了一声,抱着黑猫也跟了上去。

外婆原本是纺织厂的女工,外公死得早,家里几个子女都是她一手抚养大,早些年的含辛茹苦让她遗留下了很多毛病,现在八十多岁,却已经走不动了,只能在家里转转。风湿性关节炎让她稍微多站会儿都会膝盖疼。看到林菲一家到来,老人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平时她都是一个人在家,偶尔子女会过来窜窜门,不过终归是孤独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心情很好。

四人进了客厅坐下没多久,马上二舅,三舅,四舅三家人也到了。整个客厅很快变得热闹起来。

蒋元生一家还是穿戴和原来一样,只是原来浮现在蒋元生和他妻子脸上的傲气和高人一等全不见了。刚一进门就是满脸笑容,完全看不出是最近遇到重大变故。还进来就主动和林建国握手招呼。

几家人坐了一会儿,蒋凤就准备起身去做饭了。不过蒋元生轻轻捏了捏妻子的手背,后者会意的也站起身,跟着蒋凤进了厨房。

老人家坐在主位上,招招手把几个小辈叫到跟前,小声给他们说烟火火炮放在电视柜背后的缝隙里。等会儿晚上再去放。

蒋楠一进门就走到林菲身后。

“菲菲哥。”她小声道。

林菲揉揉她的脑袋笑了笑,没有说话。倒是边上的林攸注意到这个动作,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差了。

“等会儿一起放火炮吧?”蒋楠看上去有些脸色不好,想来是最近的变故让她很不好受。

“好啊。”林菲回想起前世的时候,蒋楠因为搬家到了县城,听说后来被一个男生骗了,怀了孕,家里人都从此完全和她形同陌路,之后便离家出走。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再联想起以前小时候那个整天黏着自己的小屁孩,这样的事自然不能让其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