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卷末(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灼热的阳光从云层中间穿出来,如同连接天地的光柱。

林菲静静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燕十的结局早已注定。在剑道真解的空间内,在神兽蠓的双翼之下,他的一切攻击都如同幻影般无法触及林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切被林菲慢慢吸收,剥开关于感情的记忆,所有的武道记忆在神兽蠓的光芒下全数化为全新的养料,融入林菲记忆中。

“嘶……”一点点蓝色火焰在林菲身边漂浮着,无数的黑色剑影正在飞速的化为黑灰随风消逝。这些只是燕十以势凝聚出来的能量产物。他们是这方土地从古至今残留下来的关于剑的一切印记。现在没有了凝聚者,自然就不再维持存在。点点蓝火依旧还在不断从林菲身上逸散而出。这些都是燕十的势。林菲无法吸收,势本身就是凝聚着极度精纯的精气神凝聚产物,代表着凝聚着一生中最为强大的意志。若是真的不计后果吸收掉,最后的结果无外乎会变成燕十取代林菲,真正复生。但就这么任由其逸散也不是没有好处。这些逸散的势会以一种极大的效率改造林菲的身体素质,以达到更高的层次质变。

这个过程越慢,那么改造程度就越深。林菲就这么躺着,无数的蓝色火焰不断从他体内飞散而出,然后消失在周围的空气中。如同蓝色繁星般,这些火焰最初还能维持燃烧的状态,到后来,就只有一点点光点散发出来,宛如蓝色细沙。

改造的感觉很不好受,林菲紧紧咬着牙齿,身体全身不断传来麻痒痛混杂在一起的复杂信号。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疯狂的吸收着能量,并急速新陈代谢。大量的热量被散发出来,在即将要灼伤身体时,马上又被林菲运转新真力缓和吸收。他不敢有丝毫懈怠,集中所有精神运转真力和产生的热量对抗。

“荷……荷荷……”一个沉重的喘息声从林菲身边传来。

“西斯,你还活着啊。”林菲侧过头去,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就在距离他不到五米处,一具满身血红的人影倒在地上,背上只剩下一只黑色翅膀。而且都在飞快的化为黑灰消散。

“我……不会死!”西斯努力撑起身体,“安琪儿!安琪儿最后的愿望!!我一定会达成!”他低声吼叫着。浑身西服早已被鲜血染透。

林菲心中一凛,西斯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好,虽然体内还有一小半的燕十势没有逸散完毕,还可以快速改造身体很久,但这种时候只能放弃了。若是让西斯先准备好,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幸免。资料上不止一次的显示了,西斯这人对自己对敌人都是一般残忍。只要他还活着,他就还有这巨大的危险性!

“算了。”林菲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体内所有的势瞬间爆出。无数的蓝色火焰蜂拥而出,轰的一下爆开,如同蓝色球形烟花。

随着蓝色烟花的消散,无数黑影也瞬间全数爆开。天地顿时陷入平静,除开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地面以及上面躺着的尸体和两个活人。这里似乎又恢复到了最初的宁静。

风吹动林中的树叶,发出哗哗的潮声。

林菲慢慢撑起身体。却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

南宁省凤阳市

集英社省级总部

一间布置极其奢华的办公室内,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女子正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不断在电脑上敲打着键盘。

“处理得怎么样了?”边上的一个中年男人小声道。

“基本没问题了。迄今为止,按照上面的命令,有关平市社长的资料全数重新编辑了一遍,情报科的人也把所有的相关信息删减了,修改成他最开始的身份,从加入到最后,他的身份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几乎绝大多数人都只是知道一个叫林菲的社员是个天才,但因为那个陆俊的处理得当,很多人都不清楚他的实际家庭,所以制造一种只是同名同姓的效果是可行的。”女子扶了扶眼镜说。

“分社的一些人我已经让他们签署了绝密协议,而且我发现林菲几个月前和现在的档案照片居然相貌有较大的差别,正好可以作为修改点。关于光辉之塔的那边,也就瞬炎和他有过接触,还有西斯那个变态。”男子沉声道。“不过现在光辉之塔出了这么大的事,绝对也没问题。”

“代号新名字怎么定?”

“让他自己决定吧。不过要是那位大人没有及时抵达的话,我们的工作就全部白费了。”男子苦笑道。“这么多天才搞定,我们南宁省出一个种子不容易,可不要这么快就夭折了。”

“只要前期搞定就基本没问题了,按照他的进步速度,以武道来说,那些势力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容易就又出现一个天才。天才哪有那么容易出现!特别是这么年轻就能够达到D级的天才。”女子顿了顿,又道,“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正处于发育期,相貌变化很大,而我们动作也很及时。原本知道他身份家庭的人本来就不多,他从韩国任务回来后所有信息就已经被列入国安局那边列入绝密,所以彻底封闭下来,效果很不错。另外上面的明文指令也下来了,关于能量权杖,上面的意思是不用理会。我们实力太弱,这种事情还是少搀和。”

“只要不要像东边的那位那样就好,顶级天才死在狙击手之下,实在太可惜了。”男子惋惜道。

啪!

女子重重敲下回车键。

“ok!从现在开始,平市分社长就是一个和林菲长相相似的神秘人了。”

“原来的关系就按照赵老爷子的意思,把他改成他的干儿子吧。正好也能够给其他人一个合理理由。”

……

林菲呆呆的看着自己撑在地面的双手,白皙修长,皮肤如同象牙。原本练剑时残留的点点伤痕都彻底消失不见。

“你……是谁?”西斯的声音重新唤醒了他。

林菲抬起头,西斯两眼呆滞的趴在原地,死死的盯着他看。

“你是刚才的?”

“你以为我是谁?”林菲轻笑起来。他握住就倒插在身边的环,走到不远处的小河边。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很可能是被燕十的势能改造太大了。虽然心里有所预料。但实际看到谁中的倒影时,林菲这才明白为什么西斯的样子那么古怪。

清澈的水面上,一张精致漂亮至极的面容浮现在林菲面前。但让他愣住的不是这点,而是这面容中隐隐的熟悉感。

三分像燕十,六分像九儿,而自己原来的样子只有一点点影子。

“这就是你的执念吗?”林菲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庞。“就算是潜意识深处,九儿的部分也远比自己要多,连势也包含了这点。”

“咳咳……”远处西斯又开始咳嗽起来。显然,他伤得很重。

林菲沉默片刻,他不喜欢这样有些女性化的面孔,太过耀眼的结果往往是让敌人第一时间就将重心放在自己身上。这其实并不安全。

“我要死了……安琪儿……我好像看到年轻时候的你了……”西斯在后边大声呻吟着。“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林菲回头走到他面前。这个先前俊美至极的男子,此时全然没有了原本的风度。他身上的鲜血已经凝固,仿佛一层血红的外皮包裹在外。满头金色短发乱糟糟的,说不出的颓废。

“安琪儿……”西斯看到林菲,仿佛看到新的希望,他茫然的缓缓伸出手探向林菲。全然没有了先前的疯狂。

林菲眼中泛起淡淡蓝光,清楚的看到西斯背后依旧残余着小部分势,这表明他并不如表现的这么艰难。

“起来吧,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西斯眼中时而疯狂,时而清醒,他背后的翅膀瞬间化为无数黑灰消失,整个人跪在地上。仿佛最虔诚的信徒在膜拜上帝。

一如最开始时,他第一次见到安妮时,纯洁而美丽的光辉刺得他不敢直视。但理智也告诉他,安琪儿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够逃过时间的流逝,就算他全世界寻找宝物想要延续其生命也一样。

“不会因为自卑而憎恨,而是因为自卑而想要靠近洗涤。西斯,你的生命已经足够纯粹了。”林菲怜悯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