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当我……(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要练剑么?”九儿很感兴趣的跟上来。

林菲懒得理会他,轻轻抽出长剑,剑身上光洁如镜,清晰的照出自己的样子。

“你的剑好漂亮!”九儿探过头来也想要看看,不过林菲马上收回长剑。

忽然有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但仔细想却又想不起来。这段时间他经常会有这种感觉。

“你是怎么入的社?”林菲忽然问道。

“忘记了。”九儿回答得很爽快。不过没有半点内容。

“你认识燕十这个人么?”

“燕十?谁啊?你记错了吧?是燕十三才对。”

林菲无语,他没有从九儿脸上察觉任何的做作痕迹。

“或许是她的演技太高明了。”他这么对自己说。

瞬炎的计划他并不准备施行,他不相信对方不会算计自己,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如自己掌握一切。西斯的步程很慢,迄今为止,已经一个多月了,但还是没有半点消息。瞬炎不时传回的消息也只是显示他还在英国。而上边下派的高手也快到了。上面对于西斯这样的有名强者显得很是重视。按照消息,这次的下派强者是两个C级。

两个C级,应该能够应付西斯了吧,林菲这么想着。

“嘀嘀嘀……”一阵急促的手机响声突然响起。

林菲摸出手机,上面显示来了一条新短信。

“沿海城市爆发C级战斗,前来的支援将先去那边。”短信时间是今天的14时32分。

“就是说,我不能指望上边的支援了么?”林菲喃喃道。

突然间,一个急促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居然在这时候来了瞬炎的电话,林菲单独把瞬炎的铃声调整成了单独的音乐,以示区分。

“喂,我是林菲。”

“情报有误,西斯已经出发了!!”瞬炎在电话里气急败坏。“该死!你自求多福吧,我的计划被上边发现了,我要去救我妹妹克里斯!”电话马上被挂断了。

林菲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你和西斯的仇怨这么大,不被发现才是不对吧。”

“你说什么了吗?”九儿在一边问道。

“没什么。”

咔嚓一声,练功房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送毛巾的女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走进来,不过看向林菲的眼神很是奇怪。

林菲看了眼身边的九儿,猜测应该是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九儿的原因。

他重新凝神开始全心修炼溯影剑决,也不怕九儿偷学,因为单单从剑招来看,溯影剑决仅仅只是二流剑法,但结合体内真力引导配合,便可以瞬间达到超等级层次,这是张元的原述。

时间一天天过去,林菲终于突破了溯影剑决第三式,身法速度都再次增加了一半以上,整套溯影剑决似乎每修成一式,便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一半的速度。

“现在的我,就算不敌那个安德鲁,也应该能够从容离开了。”林菲很自信,最近幻觉也不再侵袭了,他和九儿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而王庆也不时的在从社里回家的路上碰到。王庆似乎对九儿也很照顾,感觉就如同兄长一般。

每当九儿紧紧挽着林菲的手时,他就会站在一边微笑着看着。林菲和他也相互换了手机号码。王庆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能说。什么东西他都能胡说海说的吹上半天。林菲就这么等待着西斯的到来。这次他不用再为家人担心,因为西斯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杀掉自己。仅仅只是自己。在九儿的陪伴中,他渐渐不再头疼了,剑技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第三式的溯影剑决,提升的速度很多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很容易头晕目眩。往往二十多米的距离一瞬即至,一步踏出,周围的一切都会瞬间变花,看不清任何事物。这样的速度下要想战斗,必须要花费时间适应。

好在直到林菲适应完毕西斯也没有出现。

11月14日 练功房

“嘟嘟!!”站在一边的九儿拿出手机。

“啊!”

林菲手中的剑技陡然一滞。扭头向九儿看去。

“怎么了?”

“王庆出事了!”九儿一脸焦急道。

“地点!路上再细说!”林菲脸色一沉,长剑回鞘,放在一边的熊爪别回腰间。他看了眼窗外,已经是夜晚了。最近很多时候他都练剑练到晚上,当然对父母说的是自习到晚上。

“东郊的高速公路上,我知道在哪,离这里不远!”九儿急声道。

出了社里,林菲跟在九儿身后,很快便离开了市区,看着前边的九儿,林菲几乎已经使出了一半的速度,但九儿居然还能跑在前边。林菲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疑惑。九儿的速度居然这么快,以前怎么会没注意?

“九儿,到底在哪儿?”眼看着跑了半天了,可前边的九儿却一直一言不发。

“马上!”

前边终于上了高速公路,四周一片阴沉沉的,听不到一点声音。周围朦朦胧胧的弥漫着雾气,林菲忽然感觉周围的环境很有些陌生。他感觉自己从未来过这里。

“总部附近有这种地方吗?”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陡然止住脚步。“九儿!等等!”

但前边的九儿却一言不发的一直往前跑着。前边是处转角,林菲刚刚止住脚步,便看到她拐进拐弯处。

他连忙跟上去,身形瞬间全力冲过拐角想要把九儿拦住。

脚步声戛然而止。周围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响。

“九儿?”林菲轻轻喊出声,前方是条没有一个岔口的大路,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距离下一个拐弯起码还有数百米远,但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九儿的身影却直接消失。

没有人回答。

林菲轻轻的缓步向前走着。轻微至极的脚步声在这片大雾中都显得清晰至极。带起阵阵回音。

“咔。”突然身后传出一丝响动。林菲蓦然转身,却只是看到和前方一样的笔直大道。宽敞的公路从脚下一直延伸进远处的浓雾中。

“不对!刚刚这里不是还是转角吗?!”林菲一惊,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才仅仅走出几步而已。

忽然间电话声响了。林菲摸出电话,上面显示是小玲。

“小玲么?”

“社长,你现在在哪儿?我刚才看到你急匆匆的跑出来了。”小玲疑惑道。

“不知道。”林菲无奈的回答道。“九儿突然接到短信,说是王庆出事了,我就跟着她跑出来了。”

“九儿?谁是九儿啊?”小玲的语气很奇怪。

“就是那个整天跟在我身边的女孩儿,今年的新入社员。不是当初你带她和岳飒一起来见我的吗?”林菲疑惑道。小玲居然会不知道。他心中忽然升起丝丝烦躁。

手机对面一下子沉默了。

“怎么了?小玲?”林菲以为手机没电了。

“社长,你到底在说什么?那天我只是带着岳飒一个人过来见你的。”

“不可能!”林菲浑身一寒,丝丝恐慌不断从心底里升起。“我最近一直都和九儿在一起的!!几乎每天都是和她一起回家。”

“不会啊,我不止一次看到你一个人回去的。社长你别开玩笑了。”小玲笑了起来,以为林菲是在和她说笑。

“小玲你才是,别和我开玩笑了。”林菲想笑出声来,但心中的恐慌让他完全挤不出一丝笑容。

“我没开玩笑呢,不过话说社长你最近老是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呢。”小玲忽然道。

“自言自语?”林菲一愣。

“怎么?不信啊,就知道你会不认账,我可是专门录了下来的哦!”

“啪!”林菲陡然挂断手机。一股极度的烦闷从心底上涌。

“不对!王庆也知道九儿,小玲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他又给社里打了个电话。前些天他让社员收集王庆的资料和情报,按照情报科的效率,想来应该有回应了。他压抑着心中的恐慌。

“您吩咐的王庆的资料?已经整理好了。”情报科的负责人马上开始调出资料。

“告诉我王庆最近的行踪!”林菲沉声道。

“最近的行踪?”那边的语气很奇怪。“社长……王庆在十七岁的时候就死于先天心脏病了。”

林菲终于抑制不住,猛地的挂断手机。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到底是什么不对劲了。

难怪最初的时候小玲对九儿的完全毫不理会……

难怪在遇到王庆时,三人中就只有自己喝了咖啡……

难怪九儿的速度居然比起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难怪在练功房时,那名服务员看着自己的奇怪目光……

还有在九儿探过头来的瞬间,自己从剑身看到反射上去的景象,那里面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

……

……

……

周围什么也没有,没有房子,没有路过的车子,也没有什么好友王庆,一切都是虚幻。四处都是黑暗和死寂,他一个人站在公路上,前后都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一股极度的郁结从林菲心中涌出。

他嘴里一腥,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