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当我……(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空阴暗如乌云密布。沉重压抑。

无数白色小花铺满整个地面,色泽苍白而充满死气。宛如墓碑前的祭奠品。

林菲从未见过如此荒凉而又美丽的地方。整个天空一片黑白,而地面上却满是惨白色的小花。

“社长!!”

一个惊恐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林菲猛然惊醒,他茫然的站在楼顶边缘,一只脚缓缓探出。仿佛下一步就会踩空坠下。

站在七层楼的楼顶往下看,似乎只有一片黑暗。

半夜的微风带着丝丝的凉意,一股寒气陡然从心底升起。

收回踏出的一只脚,林菲这才发现,自己只要再往前一步,就会直接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坠落下去。

他明明记得自己分明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觉。醒来却已经站在这里。他转过身,居然看到九儿就在站在身后,夜晚的风带起她的长发,她惊恐的捂着小嘴。

“社长……”

“怎么了?我只是走上来吹吹风而已。”林菲说出的话连自己也不相信。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很苍白。不过这并不重要。

九儿一步步上前。终于把林菲拉离楼顶边缘。突然间,她猛地一把抱住林菲。

林菲轻轻扬起头,在被九儿抱住的瞬间,一股异样的安宁和平静涌进他的心底。这样的情景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白天沉浸在自修中,夜晚却只能毫无防备。九儿已经有很多次把他拉离楼顶了。

不知道是自己身法太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父母和林攸一次都没有发现。

“没事的。”林菲轻轻说。

九儿埋首在他怀里,嘤嘤哭泣着。

……

林菲不知道九儿是什么时候搬到自己家附近的。虽然他确信自己记忆力一向很好,但最近燕十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了。很多时候,他甚至什么声音都会听不见,眼前也偶尔会陷入一片黑暗。然后等到几分钟后才能重新恢复知觉。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自己似乎能够听到九儿在心中的哭泣声。那哭泣如怨如泣,若有若无。仔细去分辨时就会马上消失,但又会在你放松时突然钻出来。

“我不喜欢哭的。”九儿的笑颜仿佛连阳光也难以遮掩。她就坐在林菲的办公室内。托着下巴,看着林菲和小玲还有其他社员交待事情,看着他委任一个个新人中选拔出来的负责人。林菲在大换血,在赵老的支持下,他也开始对社里的人员职位进行撤换,一些明显表现出倾向他个人的新人,他一概委以重用。凡是对他有意见或者有偏见的,一概下调,或是交给其比较艰难的任务,若是完成便放他离去,若是完不成,也就没什么可说,直接按照原本的罪状处以刑罚。

如此下来,平市分社里的社员顿时狠狠更换了一批,不过数量反而不减反增。大量的新人把持社里的关键部门。林菲同时也委任了九儿负责将部分情报统一收集归纳给自己。不过这只是他暂时采取的一个测试,国安部那边也同时给予情报过来,并单独交给他,作为对比,如果九儿有什么企图,那么在大权在握的同时绝对会忍不住露出马脚。

“为什么我老是听到你的哭声?”林菲疑惑的问道。

“你听错了。”九儿笑着说。

“是吗?”

“是啊。”

林菲默然,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先去处理你的那一块工作吧。”

看着九儿乖乖的离开办公室,林菲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种莫名的心慌。仿佛离九儿远一些,燕十的影响就会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紧紧握住长剑环,虽然曾经怀疑过是环在帮助燕十,但林菲却不想再去求证了。

“知道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他这么问自己,他知道,短时间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环的,在没有找到其他替代品前,环是他战力的绝对保证。也是唯一保证。他的一切如果缺少了合适的长剑,实力将直线下跌,顶多只能达到初入D级的程度。在西斯不断逼近的这段时间,他不可能放弃环。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敲响。

“进来。”

陆俊面色严肃的走进房间。

“社长……”

“叫我林菲吧,我们的关系不比其他人。”林菲笑着道。

陆俊迟疑了下,点点头。

“好吧,关于九儿的调查。很抱歉,我什么也没有查到。我们和国安的情报渠道没有查出一个叫九儿的女孩儿。”

“怎么可能?”林菲一惊。“那那个岳飒呢?”

“他的资料倒是很清楚。不过林……菲,九儿这个女孩儿对你很重要么?”

林菲正要开口,忽然一阵剧烈的头疼瞬间淹没了他整个意识。恍惚中,一阵细细的哭泣声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他紧紧捂着头,闭上双眼。

“我想休息一下。”林菲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他只是试着以平时的力度说道。他不想让任何人发觉自己的异样。剑道真解和燕十印记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不容任何人有接触的可能。

“不过一个死人而已。”他在心中不断强调着。

“九儿……”他不自觉的念出声来。

忽然一股淡淡的香气和柔软传入林菲的脑海。转瞬间,剧痛如潮水般退去。

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血色镜子般的夕阳将一切都镀上了一层红色。

九儿就在自己上方眼前,俏美的容颜没有一丝瑕疵。只有满眼的担心。林菲感觉着自己似乎是靠在九儿怀里。

“好些了吗?”她温柔的问。

林菲猛地离开她的怀抱。双眼冰冷的注视着她。

“你到底是谁?”

“什么是谁?”九儿一愣,“我是九儿啊?你怎么了?”

“滚出去!”林菲没来由的感觉心中一阵烦躁。一种莫名的感觉不断在心中回响。

“社长……”

“滚出去!”林菲右手扶上环的剑柄。丝丝杀气不断弥漫开来。

陡然间一阵天旋地转。强烈的眩晕感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所有的思路计划,所有的头绪似乎都一下子被冲断。

眩晕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但似乎也带走了什么东西。一个林菲感觉至关重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东西。

再一次,他又闻到了九儿身上熟悉的香气。他的脸庞陷入一片柔软之中。

刹那间,所有的一切都沉寂下去,只有眼前重新浮现的九儿身影。如此真实……

“你放心,你的事我没对任何人说。”九儿小声说着,她的脸上闪烁着淡淡的象牙光泽。“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林菲几乎是挣扎着跑出办公室的。傍晚的阳光照在身上,原本应该是温暖的,但林菲却感觉不到半点温度。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放慢脚步,精神重新沉浸入剑道真解中,练气篇的观想图案似乎能让他很快重新恢复过来。而且对于燕十的影响也很有效果,但最近似乎单单的边修炼边做事已经不能阻挡燕十的影响了,只有完全沉浸进去时,才能让林菲感受到点点难得的宁静。除此之外,就只要在九儿身边时,才能感觉到久违的安宁。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或许是身体记忆吧,回家的路已经走了无数遍了。

空荡荡的客厅里,父母还是不在,只有林攸抱着黑猫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你……”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林菲没心情和她说话。沉默着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随后的时间,林菲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不过九儿很多时候都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其他人诸如小玲或者陆俊等人,似乎都选择性无视了她的存在。

林菲发觉,似乎只要九儿在他身边,那种头痛就会很快消散,幻觉也不会出现。所以也就默认了九儿的存在。他知道九儿不可能是来杀他的。

要杀,早在那天下午自己昏迷的时候,她就可以直接动手。

“社长,最近的情报部分出现堆积无人处理,您看……”情报科的一个负责人小心的向林菲汇报。

“出现堆积?”林菲扫了眼身边的九儿,对方巧笑倩兮的样子让他实在生不起气来。“统一交给陆俊负责吧。”

“好的。”

等到负责人离开后,林菲站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练功房。这里是他的专用练功房,因为集英社社员实际上不多,而背景和资金极其庞大,所以作为社长,有一个专用的练功房并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