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幻觉(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奥古斯丁垂下眼帘,宽大的风衣宛如斗篷。随着窗外吹来的微风轻轻飘动。

“什么时候的事?”

“怎么?你想去?奥斯顿可是找了你很久了。不如和西斯一起?”

奥古斯丁沉默着,走到竖琴边,单手指尖轻轻在琴弦上拨动着,清澈的琴音重新响起。

陡然间一阵大风吹进房间,扬起厚厚的窗帘,琴音回荡在整个房间中。

随着指尖的停止,音律也随着沉寂。

“咔。”大门缓缓开启,西斯从容走进房间。

“奥古斯丁呢?”他柔和的问道。

窗前只有那名高大男子静静站着。“走了。”

……

平市

先前还晴朗炎热的天气转眼便变成乌云密布。顷刻间,雷声隆隆,闪电划过天空,整个天地瞬间闪过一片雪白。

“瞬炎再次出现,要求和您谈谈。”

林菲站在卧室中,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沉默了一会儿。他蓦然转身,取下挂在墙上的环,推开门走出房间。

林攸正站在走廊上,手贴在窗户的玻璃上,怔怔的看着外边的大雨。

“小十……”一个冰冷的女声再次在林菲脑海中回荡。

他垂下眼帘,眼前茫然一片,无数的幻象在脑海中飞速闪动,剧烈的头疼一波波的如同潮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摇晃,他死死的抓紧手中的环,那是唯一能证明他还有触觉的事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渐渐减轻下来,幻象也慢慢消散。他重新睁开双眼。

林攸正站在面前愣愣的看着自己,她的怀里抱着小黑猫。而她们的背后,一个黑衣男子腰悬长剑,微笑着看着自己。

一抹蓝意瞬间从林菲眼底划过。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影响我的话。”林菲心中咆哮着,“那么来吧。”。

林菲凝视了一眼林攸。微微向她笑了笑。大步向前走去。

二人擦肩而过。

林攸瞪大双眼,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林菲眼中那最深处的一抹蓝色。

……

大雨如雾。

房檐下。

瞬炎还是一如既往的俊美,当他看到林菲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地点是平市城郊的一处旧房区。这里还是很早以前的建筑风格,到处都画着猩红的拆字,街道上的行人车辆也很少。

瞬炎撑着一把红色的雨伞,身边依偎着那个一头暗红色长发的少女。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林菲撑着黑色雨伞轻声说。

“你又变强了。当听到安德鲁的消息后,我就知道,如果现在不动手,估计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瞬炎很爽朗的笑了起来。却是转成用英语说话。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就有把握杀了我?”林菲淡淡道。也转成英语。

“没有,你确实很强,但是你的家人,并不像你一样。”瞬炎嘲讽的笑了笑。

“你可以动手试试。”林菲平静道。燕十,家人,瞬炎在眼前的样子,还有无数幻觉在眼前飞速的闪动着。他不知道是燕十的印记太强,还是自己练气篇的修为不足,吸收兵器得来的后遗症越来越麻烦。如果不解决这点,那么收集兵器来吸收印记的计划只是个笑话而已。

至于瞬炎说的利用家人来威胁,社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保护着。其中还是F级巅峰的于飞领队,一有什么情况就会马上通知这边。就算是F级巅峰的过来,于飞也完全有时间通知这边,更何况还有其他隐蔽的人员监视保护。

瞬炎微笑着看着林菲。轻轻拿出一个控制器。“这里是定时炸弹的遥控器哦。”

“不要后悔!”

“不会。”林菲话音未落,身形闪动间。锵的一声,剑光一闪。

瞬炎急忙倒退,眼中亮起猩红色,身边的克里斯娇呼一声,被搂着两人一起笼罩在红色图腾中,巨大的火焰图案和剑光瞬间交击。

林菲背后蓝色图腾一闪即逝,巨大的力量带动剑身爆出尖啸。无数圆弧剑影瞬间飞散,一连串虚影重新在瞬炎身后重叠。

嘭!剧烈的爆炸声中,一小圈火焰直接从瞬炎身前爆开。

瞬炎手中控制器直接被切成两半,连带着他的右手掌也被直接切开。克里斯尖叫一声。手里多了一把手枪,却马上被瞬炎按住。

林菲左肩上一片焦黑。但对于是右手持剑的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现在确实不会了。”瞬炎苦笑道。“你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变强这么多?”

“你不怕我杀了你?”林菲紧盯着对方,瞬炎上次的算计给了他很深的印象。

“其实,在这里,我们的脚下,我埋了十四个特制的大威力遥控炸弹,总威力绝对可以把你我一起瞬间干掉。”瞬炎身边的克里斯小心的开始为他处理伤口。

“现在,让我们心平气和的一起谈谈吧。关于地狱之子西斯的事。”

两人的战斗转瞬间便结束了,爆炸的声音虽然响亮,但也就和大威力鞭炮差不多。一时之间也没什么人过来。

“地狱之子西斯?”林菲一愣。

“他曾经杀了我父亲母亲,而现在,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瞬炎嘿嘿笑了起来,“我会提供给你他的一切资料。如果可能,我们或许可以一起杀掉他。”

……

坐在社里的办公室内,林菲静静的看着手里的一份资料,这是瞬炎大费周章特意送来的特殊资料。通篇都是用英文写成的。

“西斯——地狱之子。C级巅峰异能者。完美的容貌,渊博的学识,强大的力量。数以千计的生命在他手中结束。

父亲未知,母亲是妓女,幼年时期是某位伯爵的娈童,十一岁被卖出,成为著名的男妓,十四岁感染艾滋病。十五岁被毁容,之后被一位富家大小姐收养,传言他爱上那位小姐,十七岁时觉醒能力,因能力原因强奸了大小姐,并杀光了其全家……”

“西斯,你在哪儿?”

庞大的古代城堡内,一个女声大声的喊着。

一个容颜近乎完美的褐发男子满脸温柔的微笑。

“安琪儿,我来了,我在这里。”他快步的走进一间华丽的巨大卧室。边上门口站着一个女仆,看到他顿时满脸通红的垂下头去。

“麻烦你了,吉拉。”西斯低声朝着女仆微笑道。

“不……不用客气。”不论看到多少次,女仆依旧无法应付西斯完美的笑容。

卧室中央,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老女人坐在一张高背椅上。老女人满头的白发,皮肤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

“西斯……我要吃昨天的那种糖!”她大声叫着,不断的蹬着腿。

“好好好,我马上让人去买。”西斯的微笑一如既往的温柔至极,他的眼中荡漾着淡淡的琉璃光泽。

“西斯,妮露怎么不见了?”

“它出远门了,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西斯轻轻为女人整理着衣服上的褶皱。他永远不会告诉她,动物也是会死的。

轻轻擦去老女人嘴角流出的口水。那动作虔诚而专注,仿佛这是世界上最让他着迷的事。

“西斯,他就像是站在地狱,仰望身处天堂的安琪儿。他自惭形秽,想要永远拥有那一份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的纯洁。所以他把安琪儿留在自己身边,所以他遵从潜意识,杀光了安琪儿所有的亲人,去掉她所有的羁绊,只剩下他自己,他只想要安琪儿永远留在他身边。”

“他就是一个疯子。安琪儿是他最后的羁绊。但是,他就如一个被安琪儿牢牢拴住的恶魔,如果有一天安琪儿死了,那将是真正地狱来临的时刻。”

轻轻合上资料的那一刻,林菲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一股深深的悲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