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无声(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时候追大姐的还有个王琥,人家现在可是在电力局,每月工资高,福利又好,工作也不累,要是当初大姐嫁给他的话,现在生活估计会好很多。”四舅接着道。

四舅娘也开口了,“林建国他们家原来就是县城的嘛。”

“主要是大姐太可怜了,知道我为什么不借钱给他吗?他林建国要是有本事,哪能等到现在才发力?一个小书店,该有能力发展早就发展起来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建国哥挺疼大姐的。”二舅辩解道。

“不能只看表面。很多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林建国这个人的能力我是很清楚。现在借给他钱那是在害他们,先不说肯定是血本无归,说不定连现在的这家小书店也维持不了,分店一旦经营不利那就是个无底洞啊,亏损死人。”四舅语气肯定道。

“这么说,他们这事没希望?”二舅疑惑道,“看建国哥难得这么认真。”

“肯定没希望!”四舅断言。

……

林建国和蒋凤提着垃圾袋出了门,蒋凤叹了口气。

“建国,要不咱们先缓缓?等盈利多些再开分店,慢慢来?”

“我没事,现在急,主要是小攸也上了三中,学费比较高,现在这样以后菲菲上了大学就麻烦了。而且我看准了,以后房价肯定还得涨,咱们现在不借点钱赶紧买下分店的门面,要是等以后说不定要贵很多啊。”林建国无奈道。

“那我再去找元生好好说说?”蒋凤迟疑道。

“别去了,刚才他态度已经很清楚了。不是没能力,是不想借。我去找我同学试试吧。反正已经麻烦他这么多次了,债多不压身。只有以后有机会还人情了。”

“是陈靖德那儿?”蒋凤问道。

“恩,他是工商局局长,手里肯定有点闲钱,没办法,只好先麻烦他了。”林建国无奈道。

“这不好吧,他都帮了我们这么多次了。”

“试试看吧。事不宜迟,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在不在家。”

林建国摸出手机,给陈靖德打了过去。他和陈靖德那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但麻烦了人家这么多次,只有单方面的付出,就算再好的朋友,也肯定会慢慢淡化,朋友朋友两个月一样高,毕竟需要的基础还是平等。

短短的手机呼叫声后,电话通了。

“喂,老陈啊?我建国!”

电话那边一阵喧哗的杂音,夹杂着很多人的说话声,似乎是在比较热闹的场合。“哦,老林啊,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书店出什么问题了?我马上打电话。”电话那边陈靖德语气豪爽。但是好像有点口齿不清,似乎是喝了酒。

“不是……”林建国话没说完。

“那是什么问题?手续?”

“不……”

“不过你们店现在生意很好啊,老林想过开分店没?你要想开,我这儿给你凑点钱,几十万没问题!你们现在生意这么好,不开分店不划算啊,要最大化达到适宜的市场饥饿度嘛!”

“老陈,我是准备开……”

“那就对了,明天你来我这儿一趟吧,我们商量商量!”然后电话里又是一阵劝酒的声音,陈靖德大声的推酒,连连说着不行了不行了。

“谁啊陈局,听您这语气,肯定是关系很好的人吧?”电话背景声中,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我铁哥们!好了好了,去喝你的酒!我和我哥们说两句话!”

“啊呃……手机快没电了。建国明天记得过来啊,咱哥两喝上两杯。”陈靖德打了个酒嗝。

“那好。”林建国无奈的回答道。

“那就这样吧。我还……”话没说完,那边一下子断线了,应该是手机没电了。

挂了电话,林建国和蒋凤面面相觑。都是心中感慨。没想到一直愁着的事儿,到头来家人不帮忙,反倒是朋友二话不说主动帮忙。

……

市里的一栋酒店包厢内。

陈靖德坐在主席上,圆形的饭桌周围坐了四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正站起身端着酒杯向他敬酒。

“不行了不行了!真不行了,你看我现在杯子都拿不稳了。”陈靖德满脸通红,他属于那种一喝酒就上脸的类型。此刻拿着盛满酒的杯子,手摇摇晃晃,荡出不少酒水。

“陈局看来确实不行了。那吴局咱们喝!”中年男人看陈靖德确实不行了,马上转移攻击对象。他们几个都是党校的老同学,关系不算很好,但因为官场上讲究的是关系网,所以一起联络联络感情,倒是经常的事。

“对了,陈局,最近在你们平市注册的一家新公司,名字叫燕林房地产,还要你多注意些啊。”一个坐着的中年人笑着说。

“怎么说?”陈靖德一愣,在座的都是职位起码在市局级的人物,今天只是因为他是地主请客,这才坐主位,但实际上大家地位相差不大。这也是大家相交的基础。而在这种人物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要么就是这家公司的背景很深,要么就是对方比较亲密的关系。

那人笑着抿了口茅台,指了指上边。“上边有关系的。多担待点,当然违法的事情是不会有的,只是手续方面速度些。这是上边领导打的招呼。”

“哪个领导?”

“这里最大的那个。”那人小声道。

“这家公司到底什么关系?居然能让顶上那位说话?”陈靖德一下子凝重起来。市委书记这个层次和他比起来相差了好几个档次,差距太大,有这个层面的关系,他要是不打听清楚,万一哪天踩了雷区被人当枪使,那就不好了。所以必须得打探清楚。

“听说和彩虹集团有关系,你知道,彩虹集团是我们省都有影响力的大型集团,而且背景极深。董事长赵兴龙赵老和顶上那位关系很铁。”

陈靖德这才点点头,若有所思。

……

等到父母回来后,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倒是让四舅他们有些疑惑。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时间也很快就到了晚上。

“那我们就先走了。”林建国笑着说,蒋凤和林菲两个站在他们身后。

“我们也一起吧。”四舅和二舅一家也干脆一起出门。

三家人出了居民楼,已经是晚上了,公交车也交班了。

四舅倒是自己开了车过来。只是人多了点,坐不下这么多人,几家人只好分开打的。

蒋楠临走时还有些依依不舍。

小声对林菲道:“记得给我带漫画和小说啊。”

林菲哭笑不得,“不是给了你这本吗?”他指着蒋楠手里的那本黄壳书本,上面大大的两个大字——黄易。标准的盗版书籍。

“不够啦。”蒋楠撅着小嘴道。

“好了好了,下次给你带。”林菲柔和的笑了笑。

小车缓缓开远。

蒋楠顺着反光镜看着站在路边的林菲,一直到消失再也看不见才收回眼神。

“楠楠,你要这么多书来做什么?你那个书架都放满了。反正你又不看。”四舅蒋元生疑惑道。

“没什么,谁说我没看!”蒋楠反驳。

“那上面好厚的灰呢。”

蒋楠不再作声了。倒是边上的蒋妍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林菲一家站在路边好不容易打到一辆的士,不过还是让给了二舅他们,等到二舅他们离开后,却再也拦不到车了。

“算了,我们自己走路回去吧,反正也没多远,几里路而已。”林建国苦笑道。

“只能这样了。”蒋凤也无奈道。

林攸林菲自然没意见。

一家人顺着人行道朝着家的方向走着。

“要不然我叫我朋友来接我们吧。”林菲忽然道。

“你朋友?”林建国和蒋凤都愣住了,林攸也是一脸愕然的看着林菲。

“他有车。”林菲平静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