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天元圣子(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十尊上位鬼将的速度惊人,并且,虽然方向一致,却分散开去,各自一路,如此一来,让人更难以追击。

那一尊战力最强的鬼将,第九颗战星,乃是银白色,速度也最快,一马当先化为一道黑光闪电掠空而去。

宫天神身形不动,眼神愈发淡漠,仿佛不似人间,嘴角,微微挂起一抹满是不屑的笑意。

似乎,对那十个企图逃走的鬼将行为,很是不屑。

霎时,只见宫天神身上似乎有金光一闪,就像是烛火在风中摇曳般的,便有十道金色光影从他的身上冲射而出。

十道身影,各自持拿金色长刀,御刀破空,只是瞬息之间,便迸发出无比惊人的速度,后发先至般的赶上企图脱身的十尊上位鬼将。

刹那,九道金色身影的长刀直接将九尊上位鬼将的身躯贯穿,金色倒影在瞬间,宛若太阳般的绽放出万丈光芒,令得鬼将的身躯仿佛冰雪遭遇烈阳似的,迅速的消融。

不知道什么时候,宫天神的身影再次一晃,仿佛波光荡漾,有几分不真实,就像是变成了一道虚影,第十道杀向最强上位鬼将的金色身影,却在刹那由虚凝实,那金色的长刀覆盖在手掌上,化为金色掌刀撕裂真空。

似乎知道仅凭着金色的身影,还无法一击将这强大的鬼将击杀,真身出动,一击破空杀至。

那上位鬼将,虽然战力惊人,更是在瞬间激发出灵魂战体附身,倾尽全力一击杀出。

但,无用。

崩溃!

一切攻击都在那金色的掌刀之下被击溃。

就好像是用剔骨尖刀狠狠的插入馒头的感觉一样,势如破竹,轻而易举。

贯穿!

这战力强大的上位鬼将,顿时被刺穿身躯,那强横的体魄,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就像是薄纸一张似的。

金光一震,霸道雄浑,威势无双,瞬间将这鬼将的身躯震得四分五裂,继而破碎。

霎时,那金光身影消失,回到原处。

从分化十道金光身影,到真身降临其中一道身影,又返回原地,不过才短短一息不到的时间,十尊战力强大的鬼将,全部被击杀。

这一次,进攻而来的上千鬼族,全军覆没。

而造成这后果的,正是太玄圣宫的太玄圣子犹如天神般的降临。

强横无匹、那力量仿佛无边无际。

尤其是其身上的清光,在斩杀一干鬼族之后,更是荡漾不休,仿佛江面起风浪般的惊人,叫人无比羡慕。

这,就是天地之间的大气运之人啊,真是叫人羡慕无比。

“天神。”太玄圣宫之主迅速飞了过来。

宫天神双眸一转,落在圣宫之主的脸上,眼神依旧淡漠,仿佛高高在上俯瞰苍生一般,这种淡漠的眼神,顿时叫圣宫之主来势一顿,满脸的惊喜也仿佛被冰水泼下的火焰一般。

陌生!

在宫天神的身上,圣宫之主找不到过往熟悉的感觉,有的,只是一种陌生,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天神,你可还记得我?”圣宫之主小心翼翼的问道。

感觉有些不大妙。

难道,天神进入太玄洞后,虽然得到了机缘,却被夺舍了?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陌生的感觉?

“记得,你是我师尊。”宫天神神色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语气也没有以往的热络,仿佛少了几分人的温度,多了几分如同神一般的淡漠。

“师尊,我是你的弟子,也是太玄圣宫的弟子。”宫天神再次开口说道:“但从今日起,我不再是太玄圣子,而是天元圣子。”

“天元圣子……”太玄圣宫之主一怔,那两尊九星级战力的强者也是一怔。

一个称呼的变动,在大多数人看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在少数人看来,却非同一般,是大事。

如现在。

太玄圣子,改为天元圣子,这其中的含义,就值得深究。

太玄圣子,乃是太玄圣宫的圣子,未来的太玄圣宫之主。

天元圣子呢?

代表的是什么?

无法想象。

但,宫天神却没有半分解释的意思。

目光扫过,霎时,便看向了某一处,双眸内有金芒闪烁不休,如同穿透重重时空般的,似乎看到了什么。

紧接着,身形变淡,变成了一道金色虚影,似乎在水中荡漾,随风吹过时,便消散开去,丝丝缕缕的如同尘烟散开,短短几息之后,便消散在众人眼前。

不见了。

宫天神那仿佛天神般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见了。

无形之中,太玄圣宫之主只觉得失去了什么,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天元圣子……”圣宫之主背负双手,喃喃自言自语一声,神色却不知不觉的浮现几分迷惘。

“我观天神身上,气运浓烈,似乎受此方世界眷顾甚大。”一尊九星级战力的太上长老沉吟道。

“炼狱鬼族入侵,此方世界的意志因此而苏醒,气运承载也随之显化。”玄烈太上也开口说道。

作为活了许多年,见多识广并且战力惊人的前辈强者,其眼界和沉淀非同小可。

“天神身上的气运之浓烈,当世,应该无人能及。”

“每逢乱世,必出英杰,承载天地大运道,我观天神,正是如此。”

“天元圣子,便是天元圣域的圣子,是被天元圣域意志所承认的圣子,某种程度上,便代表了天元圣域的意志。”

“好好好,没想到,我们太玄圣宫竟然也能出现这等人物。”

两尊太上越说越是高兴。

但太玄圣宫之主,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现在的宫天神,和以往的宫天神不一样了。

只是,个人有缘法,自己这个做师尊的,还是要为他感到高兴才是。

……

高天之上,一道金光虚影以惊人的速度往前飞掠,如同疾光电影般的迅疾,并且有一种浩荡天地的声势,仿佛整片天地的气息都随之被牵引一样。

只是,很怪异的是,无声无息。

这是一种矛盾的感觉,偏偏出现在那金光虚影上。

正是天元圣子宫天神。

太玄洞内得机缘,却险些身死,机缘巧合,此方世界意志苏醒,气运入体,令得宫天神气运大增,从而得到机缘得到高超至极的传承,一身战力突飞猛进,变得无比强大。

但与此同时,他的心性等等也都受到影响,变得和以往不同了。

高天在上,犹如神明。

这是受到了传承的影响,也是受到了此方天地意志的影响,渐渐的,正在一点点的失去人性,化为神性。

宫天神自己也感觉到了,但没有焦急没有惊慌,反而很享受这种感觉。

“剑帝陈宗,你就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一缕挥之不去的阴影。”宫天神喃喃自言自语,眼神却愈发淡漠:“待我拔去这根刺,击碎这一丝阴影,我便圆满无缺。”

意念一动,金色光影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几分。

所去的方向,赫然,正是太元盟的方向。

没有人告诉他,但,却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似乎是此方世界意志的指引。

在那一个方向,有生平大敌。

正是心中那一根刺,那一缕阴影。

此番而去,当拔刺碎影,求得圆满无缺,以窥见此方天地至高奥妙,超脱凡尘,登临至高。

……

太元盟太易城之中,修罗门的临时山门内,陈宗与陈修正在静修参悟,努力的提升自身的实力。

此番大胜,本尊陈宗可是得到了不少鬼族本源精气,以此,炼化吸收,用以补足自身炼体的不足。

此时此刻,陈宗收敛太初剑元和道意,只释放出炼体力量,四颗战星在头顶上空显化。

不过,原本是四颗银白色的战星,此时此刻,第一颗战星已经蜕变为金色,金光璀璨。

随着不断炼化陈修所赠予的鬼族本源精气,第二颗战星也从银白色渐渐蜕变为金黄色。

当所有的鬼族精气都炼化一空后,第三颗战星也蜕变为金色,第四颗战星却还是银白色。

这鬼族精气,还真是大补啊。

陈宗不禁暗暗感慨不已。

而且,这种大补,还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大补,不会造成任何的损伤。

世间再好的圣药,也无法与之相比。

只是很可惜,越是往后的提升,就越是困难。

看样子,还是要多多的猎杀炼狱鬼族,以此来获取本源精气提升自身,唯有将炼体战力提升到与练气战力持平时,那灵武无上法才可以再次爆发出惊人的威势,增幅自身的战力,将之推动到更高的层次。

可惜的一点,就是灵武无上法还未参悟掌握到圆满之境,否则,时时刻刻运转之间,一身力量都化为灵武之力,聚合为一,多少都能够起到增幅的作用。

但小神通难以修炼,陈宗也是很清楚的,无法强求。

“如今,心意剑流第二式已经创出,并且完善,第三式,却还是差了什么,或许,唯有心剑道意突破至极境第三重后,才能够真正参悟掌握。”陈宗暗暗思索着,忽然,心神蓦然一颤,似乎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牵引和触动。

就好像是一种心悸,仿佛在预示着,有什么危机正在临近。

不仅是本尊陈宗有这种感觉,分身陈修也一样有这种感觉。

难道说,是炼狱鬼族的那一尊鬼王出动了?

如今,炼狱鬼族当中,也唯有鬼王级才能够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危机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