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登顶(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光破碎,刀光溃灭。

天元剑与绝空刀直接交击,剑锋轻颤,刀锋震荡。

各自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冲而出,但陈宗与绝刀王都没有后退,而是借力发力,再度杀出。

对于自身力量的应用,两人都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越是战斗,绝刀王就越是惊讶,也越是兴奋。

变强了!

和上一次相比,这天元剑王的实力,的确又增强了许多,并且,对方的力量当中,有一种惊人的玄妙,仿佛能够将自己的力量化解于无形,甚至,能够反击一丝丝。

“你让我感到惊喜。”绝刀王的声音,似乎愈发的阴柔,但其眼眸,却愈发的冷厉森寒,眼角如刀锋,闪耀出无比锐利寒芒。

惊人的气息,环绕周身,一缕缕惨白色的刀气滋生,不断切割四周,发出渗人至极的锐利声响。

只是刹那,绝刀王的气息又增强了三成不止。

陈宗知道,对方是拿出全力了。

既然如此,自己也该拿出全力。

之前七十连胜时,和恒光王一战,可没有爆发出全力。

黑色与白色的气息,顿时出现在陈宗的身上,白色上升,黑色下沉,仿佛双龙一般的盘绕起来,镇压四面八方,阴阳奥妙无尽。

绝刀王一刀上扬,无尽的刀气瞬间汹涌,纷纷灌入绝空刀内,惨白色的刀光顿时激射出十米,刀芒吞吐不定,撕裂虚空。

还未斩出,这一刀,却已经迸发出可怕至极的威能,让观战的数万人都感觉,如芒在背,仿佛天刀悬在脖子上一样,随时都会斩落。

陈宗神色略显得凝重。

这一刀,让自己感觉到莫大的威胁,比起恒光王最后的绝招来,也丝毫不弱。

绝刀……断空!

一刀斩落,刀光苍白到极致,弥漫出惊人的绝望气息,瞬间破空杀出。

只是瞬间,便出现一道虚空裂缝,弥漫出撕碎一切的恐怖气息,蜿蜒如闪电般的杀向陈宗。

上一次,绝刀王并未施展出这一刀,因为陈宗接不住裂地一刀就被击溃斩杀了。

但这一次,陈宗的实力更加强大,裂地一刀,已经奈何不了陈宗。

斩!

断空刀光,强横至极,让撕裂黑色的擂台,撕裂白色的上空云雾,让擂台外观战的人面色纷纷大变,只感觉自己也仿佛被撕裂一样。

绝望的气息弥漫开去,顿时,叫大部分实力不如绝刀王的人纷纷感到悲伤感到绝望。

“绝刀王的实力,更强了,再过不久,应该能取得九十连胜登顶。”一道气息若有若无仿佛融入了虚空之中的身影,不徐不疾说道,神色平淡。

“登顶,可没有那么容易啊。”另外一道气息截然相反,仿佛永恒存在的身影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两人,分别是虚空一脉和永恒一脉取得九十连胜登顶的天才。

九十连胜,那意味着顶尖王级天才的层次,也被称之为登顶。

九十连胜之后的连胜,虽然也存在一些差别,但统一称之为登顶。

至于一百连胜,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取得,最高连胜,就是九十八,那是以往所留下的最高记录。

就现在这一批天才,最高连胜是九十五场。

而取得九十五连胜的人,正好是三个。

一个属于永恒一脉,一个属于虚空一脉,一个属于天地一脉。

绝刀王一刀携带着可怕至极的力量斩空杀至,陈宗便在瞬息施展出阴阳剑诀。

第一式:阴阳剑轮!

一刹那,黑白双色的剑轮席卷,仿佛天地初开似的,挡住这苍白一刀的斩杀。

刀光凶戾而强横,可怕至极,斩中阴阳剑轮的刹那,竟然令得阴阳剑轮微微一颤,似乎要将阴阳剑轮斩裂似的。

但在陈宗运转的阴阳剑轮之下,这一刀的威力最终还是被抗住,无法击破伤及陈宗。

阴阳剑轮艰难的运转,慢慢的卸掉这一刀的强横力量,并且,将之引导部分,反击杀出。

瞬息之间,一道苍白刀光如同残月之轮般的,射杀而出,将虚空撕裂。

绝刀王暗暗心惊不已,身形却犹如闪电般的曲折环绕,避开那刀光的反击。

霎时,银色的光芒在绝刀王眼眸内弥漫。

自我自在境!

这种状态,可以让自己的攻击都处于巅峰层次,不会因为力量消耗而影响到自身的实力发挥。

绝刀王的身形,变得无比轻盈无比灵动,就像是一阵轻烟在风中飘扬,肆意的变幻,刀光席卷,苍白如雾如烟,刀气无数,融入空气当中,尽数的杀向陈宗。

只是刹那,陈宗就被无尽的苍白刀气所形成的烟雾所笼罩。

尽管不清楚为何绝刀王会放弃施展绝刀,改为近身搏杀,但陈宗从来就不惧近身搏杀,自我自在境激发,剑法当即展开,如烟雨朦胧弥漫开去。

那是剑气,如丝般的剑气。

霎时,陈宗和绝刀王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

唯有云雾弥漫,变得朦胧起来,笼罩四周。

“绝刀王要动用杀手锏了。”虚空一脉的那一尊天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道:“那天元剑王,似乎不清楚啊。”

永恒一脉的那一尊强者,神色有几分凝重,显然,他是清楚绝刀王的杀手锏威力的。

如果没有防备的话,一旦中招,将会十分危险。

渐渐的,陈宗感觉到,绝刀王的刀虽然被自己完全抵御住,无法击破自己的防御,但弥漫在四周的苍白刀气却愈发的密集,并且,连绵不绝,仿佛亘古长存不灭似的存在着。

这让陈宗感到不妙。

那刀气,仿佛在编织成丝线,变成网一样,要将自己给网住,围困秋来。

杀!

开始觉察到不对劲,陈宗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剑破空杀出,撕裂重重刀气,便要杀出苍白刀气的包围。

“绝刀……绝望刀狱!”

觉察到陈宗的意图,绝刀王顿时刀锋朝下,双手紧扣住刀柄,狠狠的往下方扎落。

只是刹那,那绝空刀就刺入黑色的擂台当中,直没到刀柄处。

无尽的刀气,顿时在擂台底下爆发开去,冲击四面八方,一阵苍白的光华以刀柄为中心,犹如波纹涟漪似的,瞬间席卷开去,遍布整座黑色擂台,渲染成苍白色。

那一层苍白的光华,弥漫出丝丝的绝望和锋锐,与悬浮在半空之中仿佛无穷无尽的苍白刀气烟雾遥相呼应。

锵!

锵!

锵!

锵!

锵!

……

霎时,无数道尖锐凌厉仿佛寒刀出鞘般的声音连续不断、密密麻麻的响起,只见从苍白光华覆盖的擂台上,一道道的刀锋如同地刺似的破土而出,又仿佛犬牙般的纵横交错,密密麻麻,森罗密布,看起来可怖异常。

瞬息之间,陈宗就觉得到惊人的锋锐自底下刺出,仿佛要将自己也刺穿似的,连忙腾空而起。

只见整座擂台,完全被一米长的刀锋所覆盖,刀尖直指上空,纵横交错如地狱恶犬的牙齿,弥漫出惊人至极的锋锐和杀机。

弥漫在空气当中的苍白刀气,也纷纷凝聚,化为一片片巴掌大小的苍白刀光,犹如实质刀锋一般,同样散发出无比惊人的杀机和锋锐。

那苍白刀光悬浮在上空,犹如天。

那苍白刀锋展现于地直指天穹,犹如地。

天与地弥漫,无尽的绝望气息在其中不断的释放而出,盘旋着,愈发的强烈,循环不止,充斥不尽,化为一片刀的炼狱世界。

绝望刀狱!

这,正是绝刀王的真正杀手锏,是其真正的杀招,威力极其惊人,只是,因为还不够完善的关系,施展出来很不容易。

陈宗陷入了绝望刀狱之中。

绝刀王身形暴掠,瞬息逼近,一刀直接斩杀而出,毫不留情的杀向陈宗。

与此同时,下方一口刀锋顿时脱离擂台,直接破空射杀而至,那刀锋没有刀柄,唯有完整的刀身,犀利到极致,撕裂虚空一般的毫不留情。

紧接着,漂浮在空气当中的一片刀锋旋转着,切割一切似的,从后背射杀而至。

陈宗立刻面临来自于三个方向的攻击。

前方是绝刀王的正面绝空刀劈斩一击,威力强横。

下方则是刀锋的射杀。

背后则是刀光的切割。

每一击都透露出惊人的锋锐和杀机。

并且,绝望气息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点点的加剧,越来越强烈。

处于其中,陈宗就不断的受到绝望气息的冲击和侵袭,神海内的心剑道意,顿时轻轻一颤,剑锋上有一抹惊人的极致锋锐一闪而过,抵御住侵入神海当中的绝望气息,将之斩碎。

但在这里,绝望气息仿佛是无穷无尽一般,连续不断的滋生增强,连续不断的侵入神海之内,似乎不将陈宗的神海彻底占据誓不罢休。

陈宗一剑在手,身形如风中摆柳般的轻轻晃动,身形似烟雾般的变幻,叫人真假难以分辨,虚实难以分明。

一剑斜斜上挑,巧妙的与绝刀王斩落的一刀交击,借力发力,回身之间,击碎身后切割而来的刀光,顺势斩落。

刀剑碰撞,那刀锋坠地,陈宗则顺势往上空冲起,凌空挥剑,斩出一道道的剑气,阴阳天地的奥妙尽数在其中,杀向绝刀王。

剑气如暴雨,密密麻麻连绵不绝,似乎无穷无尽。

绝刀王身形不动,却在刹那调动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无数刀光,一刹那,宛如潮涌似的,纷纷射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