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晋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永恒战堡,屹立在浩瀚无尽宇宙虚空之中,缓缓转动着,远处的恒星熊熊燃烧,释放出惊人无比的光芒和热意,照亮永恒战堡半边。

黑夜白昼的交替,诠释时间的无回。

陈宗的面前,悬浮着一团白色光芒,那么的迷人。

三粒下品偷天换地丹。

如此,陈宗就拥有了五粒下品偷天换地丹。

但不知道五粒下品偷天换地丹是否能够将自己的凡体从下级提升到中级。

这一切,还是留待离开天地战塔后再说。

现在吗……自然是闯第四层。

“我闯过第三层,能入第四层,已经可以将天才等级提升为中级。”陈宗暗道一声,选择进入第四层,眼前开始变换。

一方大殿,一道身影。

“下级凡体,竟然也能闯到第四层。”一道低沉雄浑的声音,从那身影口中响起,似乎带着一丝丝的诧异,弥漫八方,平添几分压抑。

从对方身上,陈宗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比第三层的对手,还要强横许多。

陈宗记得杨关有说过,天地战塔第一层到第三层的对手,按照体质层次来划分的话,基本是下级凡体到中级凡体之间。

第四层到第六层,则是中级凡体到上级凡体。

第七层到第九层,却是上级凡体到顶级凡体。

当然,第四层的中级凡体,却比第三层的中级凡体还要高明。

而到了第十层则是一个质的飞跃,最低的体质,也是超越顶级凡体的灵体。

下级中级和伤及天才,与王级天才之间的差距可是很大的。

战起!

对方的身形高大魁梧,气势惊人,右手持拿一杆漆黑大戟,上面有白色纹路如龙蛇交汇,弥漫出惊人的气息波动,赫然是下品战器。

下品战器能增幅自身一成出手威力,不论自身的实力是高还是低都不会有改变,十分惊人,若是中品乃至上品战器,那就更加惊人了。

自己能够闯过第三层,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也与下品战器的增幅分不开关系。

现在,对手也有下品战器,自己在武器上的优势就荡然无存。

那么,便以实力论高低吧。

一步一步,那魁梧的身形犹如山岳般的逼近,一身黑色的战甲覆盖全身,只露出一个粗犷的面容和如同猛虎般的眼眸。

越是接近,气势就不断的增强,不断积累,所带来的压迫越发明显。

四周的空气变得压抑、低沉,好似要凝结为固体似的,犹如精钢般的从四面八方挤压而至。

一丝丝黑色的力量从体内弥漫而出,透过手臂,直贯大戟之内,大戟在轻轻的以极其微弱之势颤动,似乎一条恶龙即将破海而出。

轰!

当此人接近陈宗十米之际,骤然出现,大戟横空,浑身上下的肌肉一重重震荡,迸发出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推动大戟,仿佛一颗黑色陨星般的横贯虚空,撕裂粉碎真空般的轰杀而至。

一击之下,毫不留情,崩碎天地。

大戟未至,那惊人无比的威压却已经临身,让陈宗瞬息窒息,只感觉整个人似乎被无穷无尽的恐怖压力疯狂挤压,浑身难以动弹,只能硬接这一击,并且被这一击击碎。

这个对手的修为层次与自己是一样的,但他却是中级凡体,感觉其力量的运转似乎更加顺畅,迸发出来的威能,也似乎更加强横一般。

天地决催动,天灵力在体内席卷不休,陈宗只感觉自己的身躯变得十分轻盈,仿佛要凌空飞起似的。

白色的光芒弥漫而出,陈宗的身形似乎变得飘忽不定,犹如水中浮萍随波荡漾着,长剑出鞘,划出一道道白色剑光。

剑光与大戟所带起的恐怖气息碰撞,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无数的波纹激荡八方,犹如狂澜四溢。

借力用力,借势发势,陈宗的身形飘然而起,天灵九击一剑横空杀出,种种变化蕴含于其中,将对方大戟的凶猛一击当中所带起的威力尽数化解,反杀而出。

这等对手,的确很强大,一开始,自己就必须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应对。

圆满境界的天灵九击被陈宗催动到极致,没有半分保留。

杀!

白色剑光犹如水光潋滟,弥漫出一丝丝的迷蒙幻象,犹如一幅似幻似真的画卷。

当剑与大戟交击的刹那,陈宗便感觉到一股强横而狂暴的力量冲击而至,几乎要将自己击溃。

自我自在境!

瞬息之间,陈宗毫不犹豫的进入特殊的状态内,掌控自身,掌控四周,感知一切。

天灵九击!

剑光仿佛烟雾般的弥漫,轻盈灵动而多变,难以捉摸,那些烟雾,并非是真正的烟雾,而是无数的细碎的剑气所凝练而成。

剑气波动不休,如烟雾变得愈发浓烈,化为水汽蒸腾,最后,弥漫为潮水汹涌,激荡八方,席卷而出。

虚空之中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声音,仿佛海潮波动。

一瞬间,只见对方漆黑的眼眸当中闪过几丝银色,赫然也进入自我自在境内,继而,地元力汹涌不已,如地龙转身,尽数涌入大戟之内。

轰!

一戟破空轰杀而出,仿佛将山岳彻底击碎,犹如大地崩裂沉塌一样。

地元击!

与天灵九击同为天地一脉的基础武学,不过天灵九击是对天灵力的应用,而地元击则是对地元力的应用。

天灵九击在于轻盈多变,地元击则不同,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也没有多少式多少招,只有一击。

十分纯粹的一击,将一身地元力凝聚压缩,继而施展爆发而出,威力恐怖到极致,一瞬之间,击碎一切。

单论破坏力,地元击至少是天灵九击的一倍。

当然,天灵九击本身所擅长的并非直接破坏力,而是一种变化。

各有所长!

但在正面碰撞之下,陈宗的一切剑光剑气所凝聚而成的烟雾潮水,尽数被击溃,瞬息炸碎无数,变成水珠溅射八方。

对方的地元击,同样达到了圆满之境。

轰!

陈宗的身躯也在刹那,被那一道恐怖的黑光贯穿,仿佛陨星爆炸似的,直接将陈宗的身影炸碎。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剑光却从另外一方凌空刺落。

这一剑,仿佛从云间击落,有一种灵动,也有一种磅礴,看似一剑,实则是天灵九击的九剑,剑剑相连凝聚为一道磅礴光辉击落。

哪怕论直接杀伤力,天灵九击不如地元击,但在九剑汇聚之下的威力,也十分惊人,若是击中,足以将对方击杀。

只是,对手的体质更高级,对于力量的运转更加顺畅,反应也就更加迅速,再加上同样处于自我自在境内,只是瞬息便一戟横击,仿佛山岳破碎般的轰杀而至。

地元击!

这个对手很强横,与陈宗一战,丝毫都不闪避,凭着自身的强大和地元力的惊人,再次施展出地元击横空杀至,以硬碰硬。

天灵九击又一次与地元击碰撞,瞬息爆发出惊人至极的威能。

但,那天灵九击的剑光只是坚持一瞬间就被击溃,仿佛泡沫般的炸碎,化为幻影,陈宗的身躯也在刹那被击碎,仿佛破碎得彻底。

一束剑光却十分不可思议的,从另外一个角度刺杀而出,巧妙到极致,仿佛穷极天地之间的一切变化,无穷无尽。

天灵九击,蕴含七百二十九种变化,任意施展组合之下,也等于无穷无尽一样。

一道剑光,看似简单,却不断的波动着,晦暗明灭无从捉摸。

那是因为一道剑光之内,融入了极多的变化的关系,每一种变化都会引起剑光的波动。

杀!

剑光斜斜一击刺杀而过,仿佛天际流光般的,无始无终的感觉,难以判断。

这一击,对方并未完全避开,一条手臂被直接撕裂飞起,但另外一臂却握紧大戟,瞬息反杀,横空破击杀至,威力恐怖绝伦,仿佛天地崩塌。

陈宗只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发麻,似乎失去知觉似的。

一瞬间,陈宗就知道自己受伤了,而且伤势很重,还要胜过对方。

只有最后的机会。

这一击,若是无法将对方击杀,自己会死,闯关也会失败,下一次,就得等到下一个月之后了,无疑会用掉更多的时间。

决然!

杀!

哪怕是拼着粉身碎骨,也要爆发出最后的一击,将对方击杀。

一瞬间,生与死的界限之下,激发出自身更深层次的潜力,隐隐之间,陈宗感觉到天灵九击似乎要超越极限,打破圆满之境。

这是融入自身一切信念的一击,是最后的一剑,决然、无匹、无生、一往无前。

杀!

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霸道至极的黑光也粉碎真空般的轰杀而至。

陈宗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似乎失去了一切知觉。

但在自己的意识完全失去知觉前,陈宗看到对方的身躯崩碎瓦解消失,一道黑光坠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下一息,意识迅速变得模糊,仿佛在沉沦,沉入无底深渊似的,仿佛永远无法苏醒一般。

像是陷入一场梦境内,怎么都无法醒过来,却又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如梦似幻,那么的遥远,又仿佛在耳边呢喃。

骤然,眼眸一睁,瞬息清醒,一切幻梦般的感觉完全消失。

一座巨大无比仿佛高耸入云的高塔出现在眼前,无比真实,仿佛烙印般的引入自己的脑海当中血脉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