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灵九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荒原无垠,凶兽肆虐。

通体漆黑的巨鹰凌空展翼,仿佛刀锋般的撕裂虚空,留下两道虚淡的划痕,犹如刀剑天击月殒星沉般的直坠而下,双眸闪烁着猩红至极的光芒,锐利无匹,洞穿日月九霄。

陈宗浑身不由自主一颤,毛骨悚然,只感觉自己似乎要被撕裂。

只见那巨鹰的利爪猛然一张,漆黑寒光刺眼至极。

与此同时,巨大黑狼从身后发起突袭,矫健无比的身躯纵身飞跃,仿佛一道黑色闪电般的迅疾,狼爪一探,便撕裂虚空的杀至,一丝丝的黑色气劲如水流淌,蔓延而去,最终凝聚到利爪之上。

正面,五米高的黑色巨猿扬起拳头,黑色气劲弥漫,一拳仿佛陨星天降般的狠狠轰击落下,空气如水波荡漾,无数的波纹席卷,逆流而起。

另外三头凶兽,却都已经沦为陈宗的剑下亡魂。

但击杀那三头凶兽,陈宗自身也很不好受。

一瞬间,陈宗面临三头战力惊人凶兽的围攻,每一头凶兽各具特色,上空地面,尽数覆盖。

陈宗双眸有几缕银白闪耀而过,自我自在境下,完全掌控自身的一切,同时对四周的一切感知也提升到极致。

每一个人的自我自在境都有相同之处,也可能存在细微的不同之处,陈宗的不同之处就是提升自身对外界的感知。

超越极限的感知,可以更早更精准清晰的感知到四周的一切,进而做出最准确的反应。

纵然双眸不去看,也可以清楚的把握到来自于上空和身后以及正面的攻击,每一击的威力都十分可怕,若是被击中,自己十有八九会死,就算是不死,也要受到重创。

背后一道伤口鲜血淋漓,若非处于自我自在境之下,早已经崩裂,流失大半鲜血,失去战斗力。

上空、正面、背后,三道凌厉强横的攻击杀至,看似同时,但在超越极限的感知之下,陈宗却可以把握到一丝先后。

虽然那巨鹰距离自己最远,但速度最快,其攻击,应该是最先杀至,其次而是正面的巨猿,最后,才是背后的巨狼。

有先后之分,尽管相差十分细微,但还是可以抓住机会,未必不能够在反击之中奠定乾坤。

巨鹰凌空扑击,锐利至极的双爪猛然一扣,仿佛撕裂一切似的,犀利气息让陈宗头皮发麻,似乎整个人要被利爪刺穿,进而凌空抓起,撕成碎片。

说时迟那时快,掌控自身和四周的陈宗在刹那身形一晃,避开巨鹰的凌空一击,天灵力催动之下,一剑反杀刺出,直贯巨鹰的腹部柔软之处,生生划过。

这一剑,既有陈宗自身的力量,也有巨鹰高速飞掠而过的惯性,鲜血顿时洒落。

背后巨狼的利爪也在瞬息杀至,陈宗借力发力,身形偏移,避开狼爪,巨狼张开的嘴巴弥漫出一股浓烈腥臭,喉咙深处如雷鸣滚滚,尖锐獠牙猛然泛着森白寒光,撕咬而至。

一口,就能将精钢咬碎。

与此同时,巨猿那如同陨星般的一拳也轰杀而至,一拳带起的气压坚硬如铁壁,直接冲撞碾压,似乎要将陈宗击碎。

长剑挥动,凌空斩杀,循着气压的薄弱之处将之斩破,身形一闪,便化为一缕天风吹拂而过,从缺口穿出,同时回身一剑,刺入巨猿右眼。

本体所掌握的种种武学,都可以施展可以应用,但因为功法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施展到极致。

对于高手而言,一门武学是否能够施展到完整无缺,很重要,威力是否强大是一回事,是否不存在明显破绽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好像是同样走路,一条路是平平坦坦,一条路则是坑坑洼洼,肯定是第一条路好走。

但陈宗现在以天地决的力量来施展本体武学,就好像是在走一条坑坑洼洼的道路,尽管一样能够前行,却无法那么的顺畅。

倾尽全力。

杀鹰、斩猿、屠狼!

三头凶兽相继死亡,陈宗退出自我自在境,只感觉自己一身力量几乎消耗一空,并且浑身酸痛,背后的伤口火辣辣的,又有鲜血渗出。

先是一头凶兽,接着是九头凶兽,此战,十分艰辛,陈宗却没有丝毫放松,因为不确定是否闯过第一层战塔了。

但,如果再来两头凶兽的话,自己必败。

“如此艰难,有多少人能够闯过?”陈宗不禁暗道。

虽然受限于身躯的缘故,意识也被压制,自己的战力无法真正发挥到极致,但也不算弱,起码在一干新人当中,不能算是垫底的。

饶是如此,也如此艰难,如果是实力再弱几分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

“按照永恒战堡的规定,一年内,至少要闯过相应的层次,我是下级,至少闯过第一层,才能够继续保留永恒天地令。”陈宗暗道。

如果是中级评价,那么一年之内,必须要闯过第四层才行。

若是上级评价,那么一年之内就要闯过第七层才行。

若是王级评价,那么一年之内就要闯过第十层。

其实,战塔并不容易挑战,就算是一开始取得中级评价的新人,也有可能在第一层落败。

毕竟,评价所代表的是天才等级,而不是实力。

每个新人来到这里,起点是一样的,短时间内的实力差距不会有多大,唯有经过更长时间的修炼,才会出现明显的实力差别。

不过这里的一年,等于一些世界内的十年,以此时间来修炼,超过半数的天才都可以达标,少数则无法达标。

无法达标的结果,自然是被剥夺资格,无法再进入永恒战堡。

从另外一方面也能够看出,在这里,先天天赋很重要,将决定到日后的修炼和达到的高度。

尽管后天天赋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法来提升,无疑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就好像同样是走路,一个骑马一个步行,一开始差距很小,但随着时间流逝,差距就会越来越大,尽管都是沿着道路一直走下去,行进的速度和付出的代价都完全不同。

念头转动之际,并没有凶兽再次出现,而是有一道光芒击落,落在陈宗的面前。

那是一道白色的光芒,凝聚成白色光团,悬浮在陈宗眼前,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陈宗伸手一抓,光芒散去,化为一点白芒,瞬间便没入眉心之中。

天灵九击!

陈宗不禁一喜。

看样子,自己是闯过了第一层了,得到了额外的奖励,运气不错,是一门天地一脉的武学,正是目前自己所需要的。

陈宗没有着急进入第二层,而是站在第一层的荒原上,先运转功法恢复力量,一边分心参悟天灵九击。

天灵九击属于天地一脉的武学之一,要兑换,正好需要一千战绩,某种程度上而言,算是天地一脉当中最普通的武学。

饶是如此,也十分玄妙,其中所蕴含的奥妙,让陈宗惊讶不已。

单论其玄妙程度,丝毫都不逊色于自己的天地一线和两仪剑界,某种程度上还要胜过。

不过陈宗也没有太过诧异,毕竟这是天地一脉的武学。

而天地一脉可是天地之主一脉,乃是永恒战堡的三大主宰之一。

永恒战堡是何等存在,整个天元圣域加起来,都不足其百分之一吧。

如此强大的势力当中,其底蕴无比深厚,哪怕是基础武学,其立意也是无比高深。

之前,将自己击败的肖争所施展的就是天灵九击,只不过他练剑,故而也可以叫做天灵九剑。

这,也是天灵九击这门基础武学的高深之处。

许多武学创造之初,就已经定型了,比如说自己的天地一线,便是剑招,以剑来施展,方才能施展出威力来,也必须配合剑意。

若换成刀意和刀来施展的话,就必须进行修改。

天灵九击则不同,可以适用于空手和任何兵器,也可以融入任何道意施展,它就像是一个框架似的,可以任凭自己往里面填充东西,唯一一点的限制就是力量,必须是天地一脉的功法和力量才能真正催动出威力来。

陈宗的悟性十分高超,能够自创出天地一线这等绝招,因此参悟天灵九击,并没有任何的瓶颈。

花费些许时间,便已经参悟出部分奥妙,进而入门。

拔剑,就在这第一层内,开始演练起来。

参悟为静,演练为动,动静结合最相宜。

陈宗并未蓄意施展,而是顺势而为,剑速并不快,一剑接着一剑,不徐不疾,每一剑出,便仔细的体会其中的奥妙和所蕴含的种种变化。

天灵九击,论做剑法,就是天灵九剑,说是九剑,但拆分之下,则是九九八十一式,每九式合为一剑。

这一演练,陈宗又沉浸在其奥妙之中,难以自拔,忘乎所以。

结果,或许是时间限制的关系,没有选择进入第二层,便被送出了天地战塔。

杨关并未闯塔,而是站在外面等陈宗,看到陈宗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样陈兄,感受如何?”杨关没有问陈宗是否闯过第一层,只是看陈宗的神色,似乎没有半分喜悦的模样,殊不知,陈宗还沉浸在天灵九击的奥妙当中,当然看不出任何的喜悦。

杨关便以为陈宗没有闯过第一层。

“没关系,当时,我前后足足闯了九次才闯过第一层。”杨关笑着安慰陈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