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强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陈宗,战斗胜负三胜零负,最高连胜三胜,战绩六十。

如此成绩,直接出乎观战众人的意料,而进入观战的人也多了几个。

“继续。”三场战斗,每一场给自己带来莫大压力,有一种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紧张刺激感,这种感觉在天元圣域当中,已经很难以体会到了。

连胜三场,虽然力量消耗不少,却气势高昂,毫不犹豫,陈宗选择继续参战。

只是这一次,挑选对手的时间,似乎比之前三场都长了一些。

一座黑白门户在对面出现,却迟迟没有人出现。

陈宗眼眸凝聚,一丝精芒绽射,仿佛要穿透那一座门户。

人还未出现,观战的人却忽然多了起来,一下子将近百个之多。

“什么情况?”

“意识年龄十,下级凡体,上部检测地位下阶,下部检测地位中阶,总体评价下级,这何止是下级,是下级垫底的吧,我怎么会随机分配到这里?”顿时,有一个看清楚陈宗信息的人哀嚎道,就打算退出去。

这么低等的天赋,只是很勉强成为永恒战堡的新丁,估计在这里都无法待多久就会被迫离开,根本就没有什么看头。

和他一般想法的人也有不少,只是,他们在正欲离开的刹那,眼角瞥见一抹身影,正从那黑白门户当中踏出而出,顿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肖争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进入虚界,因为在闭关修炼,此次出关,便想先进入虚界看看,或许与一些足够强大的对手交手激战一番,权当做热身,再去闯一闯战塔,验证自己此次闭关的成果。

他选择的是参战,而不是挑战,因此随机匹配。

没想到的,竟然匹配到一个新人,而且从对方信息当中的评测结果来看,显然是一个最垫底的新人。

一时间,肖争有些意兴阑珊。

只可惜,选定对手之后,要么自己主动开口认输,要么,将对方击败击杀,方才能结束。

身为一个天赋出众的上级新人,肖争有着自己的骄傲,不可能主动认输,虽然不屑于对一个最垫底的新人出手,但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不得不如此。

陈宗惊讶的看着肖争,看着对方的信息。

上级!

这是一个检测评价为上级的天骄。

对方的意识年龄是六,比自己小很多,其体质则是顶级凡体。

对方的上部检测很惊人,天位高阶,实战能力则是天位顶阶。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很强大的人,为战兵六段,战斗胜负是五百多胜三平八十负,最高连胜为十三,不过其战绩却不高,连一千都不到,应该是用掉了。

毕竟在永恒战堡内,虚界内有消耗战绩的所在,还有兑换功法武学秘法乃至兵器丹药等等也都需要战绩。

当对方的目光凝视而至时,陈宗浑身不由自主一紧,汗毛倒竖。

很可怕的感觉。

毛骨悚然!

真的毛骨悚然!

内心深处的声音在告诉自己,绝非此人对手。

但陈宗却深吸一口气,坚定心神。

纵然不是对手,那又如何,无非一战,无非战败。

那么便看看,此人的检测评价如此高,到底有多强吧。

两人的信息一目了然,如此巨大的悬殊,便让观战众人选择留下,也因为他们认出了肖争。

“刚出关就遇上一只菜鸟,看来肖争的运气很不错啊。”

“是啊,说不定这一次可以打破十三连胜的记录。”

“你就是我出关后的第一个对手。”肖争打量着陈宗上下,似乎要将之看穿,那眼神的轻松写意,分明是一种轻视:“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这一次我应该是很幸运,或许如他们所说的,这一次,我将打破十三连胜纪录。”

陈宗没有出声,对方的话语虽然很轻松的样子,然而,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气机却落在自己身上,如芒在背,仿佛要将自己的身躯切割开。

很可怕的感觉。

无形无色无处不在的压力,叫自己必须全力应对,但陈宗并没有半分的惊悸,有的,只是兴奋,源自于内心最深处的兴奋和激动。

强大的对手,素来难求。

在天元圣域同辈当中,已经无法找到能让自己生出这等感觉的人了。

唯有在这里,永恒战堡当中才可以。

“战!”陈宗骤然低喝出声,一个字低沉有力,果断凌厉,长剑在刹那出鞘,凝聚着一身力量,倾尽一切爆发,瞬息杀出。

天灵力的轻盈迅疾催动到极致,化为一道白色剑光宛如流星破空一般,逼近对方的刹那,天灵力瞬息被地元力所取代,其转换之快,也叫肖争微微惊讶。

“好扎实的功法根基,对自身力量的应用,的确过人,不过很不幸,你的对手是我。”凌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剑锋般的犀利,直接贯穿陈宗的耳膜。

毛骨悚然之际,肖争的剑依然出鞘。

此剑与陈宗所用的剑外形不同,看起来剑身更纤细,也更加尖锐,一剑刺出,白色剑光弥漫,其剑速竟然超越寻常,快得无法形容。

剑若流光!

太快,超乎想象的快,哪怕是陈宗的意识比许多同辈中人更加强大,也只能勉强的捕捉到一抹模糊光影。

多次生死之间磨砺出来的潜意识悚然爆发,头部稍微往旁边偏移,一抹模糊的白色剑光瞬息杀过,耳边也传来一道惊疑之声,似乎很惊讶于自己竟然能够避开这一剑。

惊讶归惊讶,肖争乃是一方大世界的绝世妖孽,天赋高超,更是历经无数次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反应十分迅疾,刺出的一剑毫不停顿,却瞬息变化为削。

平平削出,惊人的锋锐似乎能撕裂天地般的,却又被陈宗险之又险的避开。

一连两剑,竟然都无法将一个垫底的新人击杀,肖争更加诧异,也有几分恼火。

按道理,对方和自己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完全没有可比性,当是一剑将对方了结,却不料,两剑之下,不说了结对方,还毫发无伤。

“天灵九剑!”一声低喝,肖争直接施展出天地一脉的剑法武学,一剑刺出,化为九道剑光,瞬息化为牢笼般的笼罩四周,封锁一切。

无处闪避!

纵然陈宗隐隐能够感觉到什么,却也无法完全做出反应,这让陈宗进一步的认识到自己这具身躯的不足。

挥剑!

两仪剑界!

但这一次,两仪剑界未竟全功,只是挡住了六剑之后就被第七剑击破,第八剑杀至,贯穿身躯。

虽然被贯穿而落败死亡,但陈宗却没有半分遗憾,有的,只是激动和向往。

对手如此之强,也就意味着,自己同样可以变得如此强,甚至将之超越。

另外一点,对于天地一脉的武学,陈宗也更心生向往之。

落败身死,出现在原本的虚空之中,这一次,陈宗却是没有继续参战,也没有挑战,四场战斗,三胜一负,让陈宗充分意识到自身的不足和弊端,也明白自身的优势。

陈宗的几场战斗,就好像是一颗小石头落入水中,溅起小范围的浪花和波纹后,很快就归于沉寂,众人便将之忘记,哪怕是肖争,也只是交手当时感到惊讶,击杀之后,便将陈宗抛之脑后,毕竟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垫底的新人而已。

他们或许忘记也或许没有在意,潜龙蛰伏,终有一日会腾渊而起。

离开天决殿,与杨关汇合之后,便往战塔而去。

一路上,陈宗与杨关随意交谈,一边暗暗思索着自身的不足。

论修为层次,不逊色于本体,但战力层次其实要逊色一些,虽然同样的可以动用本体所掌握的种种道意和武学。

但因为这具身体体质的关系和所修炼功法的关系,本体的武学不仅无法展现出全部的威力,也出现了缺陷与破绽。

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意识受到了限制。

一直以来,自己的灵魂更加强大,令得意识和神念也更加强大,降临此处,同样是强大的意识,但受限于这一具身躯的普通,无法将自身意识的全部威能都释放出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或者说,是意识与身躯的不完全相融不协调造成的,导致了自己的意识虽然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攻势,身躯却慢了一线,来不及反应过来。

解决的方法,要么在主动削弱自己的意识强度,与身躯持平,便可以契合,但这种做法,只是一时之计,实则是自损。

另外一种方法,则是壮大身躯,最终与意识强度持平,从而完美相融。

第一种是自损之法,却更容易做到,第二种是正法,却更难以做到。

捷径与正道!

两者之间毫无疑问,陈宗会选择后者,走正道,撇开捷径。

那么,如何增强自身?

是提升修为?

或许是,但本能的,陈宗却感觉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提升体质。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下级凡体,若是将之提升为中级乃至上级甚至顶级,或许会有效果,至于是与不是,那就需要亲自验证一番才能确定。

天地一脉当中,便存在一种灵丹妙药,称之为偷天换地丹,服用之,能增强自身的天地而气,进而提升体质,达到更高的层次。

但很可惜的是,哪怕只是下品的偷天换地丹,也需要一千战绩才能够兑换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