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永恒战堡(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迷光海上迷光岛,迷光岛中迷光境。

一道身影瞬间出现。

调息,精气神达到巅峰状态,陈宗不徐不疾取出了永恒天地令。

重振修罗门是古修罗王的遗愿之一,陈宗正在做,很努力的进行,并且很有成效,如今的修罗门在人心上,十分团结,凝聚力惊人,在修炼环境上也是太罗城地界首屈一指,在宗门安全上,同样是太罗城地界最强。

大开山门后,经由陈宗亲自坐镇刷选,总数增加了五百新弟子,全部都是少年一辈,可塑性较强,心性也不差,非奸邪小人之辈,值得培养。

接下去,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了。

相信十年之后,修罗门就有主持太罗会的资格与能力。

古修罗王的另外一个心愿,则是罗刹王。

但现今的罗刹王不知道身在何处,另外一点,如今的罗刹王还活着的话,战力至少也是精锐七星级,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对手。

无论如何,继续提升自身战力,十分有必要。

但突破半步大圣级至今,战力飙升,各个方面都有不小的进步,但陈宗也感觉到自己的精进开始变慢。

或许那永恒战堡,会是自己的大机遇所在。

炼体修为突破至半步大圣级层次,陈宗的神念也随之进一步增强,已经可以勉力做到将七星级战力的强者送离迷光岛。

因此,陈宗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先后将雷炎王和古风王送到太玄界内。

至于其他还没有离开迷光岛的人,陈宗暂时不予理会。

集中全部精神意志,心神高度凝聚,专注于手中的令牌上。

刹那,陈宗只感觉到手中的令牌似乎变得无比沉重,仿佛一座太古铜山般的镇压而下,又似乎变得无比轻盈,似一根羽毛般的几乎要漂浮而起。

轻重之间,陈宗的精神在刹那一个恍惚,旋即,仿佛看到了一条九彩通道。

九种颜色,每一种都显得鲜艳,每一种都弥漫出无比深刻的玄妙气息波动,仿佛诠释着天地之间的大道永恒。

九种颜色宛如彩带般的飘荡着,仿佛海草在水中摇曳,又互相缠绕,奥妙至极。

陈宗发现,以自己对天地奥秘的参悟层次,竟然无法看透分毫,连一丝皮毛也看不到。

九彩颜色在眼前飞掠,变得越来越模糊,那是自身的速度越来越快的缘故。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陈宗看到了一点光亮,那仿佛是一个出口。

毫不犹豫,投身而去。

旋即,九彩颜色消失,光亮也随之消失,唯有黑暗永恒存在似的。

看不到,陈宗却有种很奇特的感觉,仿佛四面八方有丝丝的气流在不断的弥漫而至,凝聚在周身。

“哦,又有新人来了。”眼睛还是没有看到时,陈宗却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是今年第几个?”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应该是几千个了吧,没有刻意记忆。”原先的声音不以为然道,充满了不在乎。

渐渐的,陈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存在,眼眸随之睁开,双眸清澈如水可见底。

一眼扫过,陈宗便发现自己处身于一座恢弘的大殿之内,这大殿顶部,宛如虚空般的,布满了群星璀璨,仿佛宇宙般的深邃浩淼。

再看向四周,无比空旷,整个人站在这里,就好似处于一片无尽的天地之内,自身何其渺小。

地面上,一道道纹路精美绝伦,又繁复无比,只是看一眼,陈宗就有种脑袋眩晕的感觉,连忙收回视线。

仅仅只是一座大殿而已,便让自己生出仿佛面对天地般的浩瀚感,陈宗无法想象。

“这里……”陈宗发出近乎呢喃的声音:“难道,这里就是永恒战堡?”

到底是不是永恒战堡,陈宗还无法百分百确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远胜于天元圣域任何一座建筑,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存在。

就好像是破茅草屋对比富丽堂皇的殿堂一样。

“嗤……”一道带着几分不屑的轻笑声骤然响起,也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但陈宗听得出,正是之前的两道声音之一:“这里的确是永恒战堡没错,但只是永恒战堡的接引殿而已,专门接引你们这些得到令牌只能以意识之体前来的半神。”

陈宗并未理会那话语当中的不屑,而是注意话语当中所蕴含的信息。

这里,的确是永恒战堡没错。

但,只能算是永恒战堡当中的一部分,或者说,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一座接引殿而已,听那口气,就像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而已。

第二点,则是令牌。

自己得到的是永恒天地令,乃是天地之主所留下的,按照花姬的话语来说,天地之主便是永恒战堡的三大主宰之一,乃是站在宇宙虚空的至强者之一。

那么,自己可以得到永恒天地令,从而以意识体抵达这里,其他人也可以,毕竟宇宙虚空当中,世界无数,灵武圣界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而且,按照花姬的话语,灵武圣界还不能算是强大的世界。

据说一些强大的世界当中,甚至可以诞生多个绝代妖孽,还是同一辈内,而不像是灵武圣界,只有一代,并且都会断层多年才会出现下一代。

故而,之前那两道声音所说的今年几千人等等,也让陈宗恍然。

最后一点,则是称呼。

半神!

陈宗记得很清楚,虚空邪魔的半步大圣级层次,就称之为半神。

而在灵武圣界,则称之为半步大圣。

这么说来,宇宙虚空当中的称呼,就是半神了,如此,灵武圣界的大圣境至强者就算是神级?

神!

神?

陈宗不确定,但只能推测。

“请问,我该如何去?”陈宗神色平静,不徐不疾不卑不亢的开口询问,尽管不知道发出声音之人在何处。

这份从容的姿态,倒是叫暗中之人微微诧异,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出示你的令牌。”那声音再度响起。

陈宗便挥手,手中出现了一方令牌,闪烁着黑白双色的光芒,黑色沉稳厚重,白色轻盈浩瀚,仿佛大地与天空。

“永恒天地令,是天地之主一脉。”

“你且左转往前直走,看到天地之门,踏入其中即可。”第二道声音响起。

陈宗依言迈开脚步。

旋即才发现,自己出现的地方,是一座祭坛,无数的纹路汇聚到其中,那祭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古老,仿佛亘古长存,不朽不灭一般。

祭坛上,无数的神曦流转,无数的神辉闪耀,无数的神霞彰显横空而过,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玄妙。

陈宗能感觉到那气息有些熟悉,似乎就在方才,环绕自己周身,不断凝聚出自己现在的这一具身躯。

仅仅只是一座祭坛而已,神曦神辉神霞无尽,仿佛群龙游弋般的,诠释出天地虚空的永恒玄妙。

但,陈宗不敢多看,不敢深思,因为自己的意识承受不住,若是深思,就会感到晕眩,更严重者,甚至会意识震荡解体,伤及根本。

收回目光,陈宗继续往前方走去,不断踏步前行。

每一步走出,陈宗都不慢,但前方仿佛无限遥远似的。

心神平静,陈宗不断前行,感觉自己似乎是走了好几天的时间,方才看到了一座黑白双色的大门。

那大门足足有百米高度,黑色与白色在其中流转,弥漫出一种雄浑厚重与轻盈浩瀚的气息波动,与手中的永恒天地令如出一辙。

天地之门!

这,便是属于天地之主一脉的门户。

黑白双色,让陈宗想到了自己所参悟掌握的阴阳道意,也是黑白双色,但两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其中的奥妙,陈宗现在还无法去参悟到。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陈宗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旋即,握紧手中的永恒天地令,凭着大无畏一往无前的心态,双眸变得锐利,宛如利剑横空激射而出,脚步抬起,无比坚定的迈出。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十分细微,却又弥漫八方,直贯全身上下,与手中的永恒天地令共振。

下一息,陈宗便感觉到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弥漫全身,仿佛将自身洗练了一遍似的。

但这种洗练似乎带来了某种变化,却又难以觉察到。

陈宗也没有时间去觉察,便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一座大门之前。

大门十分奇特,上部分是为白色,仿佛有无尽的白云弥漫在其中,化为一片云海浩荡,无边无际,恢弘渺渺,就好似一片无穷无尽的天穹一般。

下部分则是黑色,一种不知道沉淀了多少岁月,历经多少沧桑的黑色,雄浑厚重,古朴浩瀚,仿佛一片浩土。

只是看一眼,陈宗就感觉自己似乎陷入其中,奥妙无穷,难以自拔。

天地之门!

这里,就是天地之主一脉的真正门户所在。

平复下来的心绪,再次变得激动起来,陈宗顿时迈开脚步往前走去,渐渐的接近那一座巨大的门户,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道路宽阔无比,是为黑色,沉淀万古,走在其中,能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厚重。

手中的永恒天地令微微一颤,弥漫出一丝丝的力量,那力量并不算强大,却要往前而去,化为一种指引,指引陈宗前进的方向。

顺着永恒天地令的指引,陈宗不断加速走去,越过天地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