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自我自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昏暗大殿,尽显空阔。

剑光漆黑,在昏暗当中闪耀而过,仿若流光星芒。

陈宗再次后退,脚步不免有几分摇晃,右臂上鲜血淋漓,后背也同样被撕裂出一道口子,鲜血将衣袍染湿。

但,自我境这个强敌,却没有半分的怜悯,没有半分留手,神色冰冷眼神布满寒意,一剑凌空杀至,瞬息之间,那剑光轻颤,犹如毒蛇的芯子一样震颤不已,蕴含许多种变化。

退退退!

这一剑,叫陈宗生出难以抵御的感觉,只能不断后退拉开距离。

但对方的速度极快,那一剑骤然变得稳定,速度激增,化为一道流光破空杀至。

挥剑抵挡!

陈宗只感觉到一股强横的力量直击剑身,似乎要将手中剑击飞一样,右臂传出一阵阵的酥麻。

陈宗不相信战斗至今,对方的力量没有消耗。

肯定有消耗,而且,不会比自己少多少,但就算如此,对方每一击依然都可以保持最高的强度。

一剑紧接着一剑,剑剑连环不绝的杀至,陈宗勉力挥剑抵御,每一剑力量激荡之下,感觉右臂越来越酥麻,似乎要失去一切感觉似的。

第十剑!

手中之剑再次被震开,右臂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力量也无法凝聚,陈宗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无处不酸痛。

第十一剑!

那一剑,仿佛划过昏暗的流星,又仿佛撕裂虚空的黑色神雷一般,瞬息杀至。

一往无前!

毫不留情!

陈宗浑身一凛,仿佛沉入冰渊般的,浑身发寒发僵,难以动弹,连思维似乎都凝固一样。

这是必杀的一剑!

这是带着死亡的一剑!

死亡……降临!

陈宗不甘心这死亡降临。

双眸瞪大凝视着,全部的心神都集中起来。

一刹那,仿似时空变得缓慢一样,对方刺杀而来的那一剑,似乎也同样变得缓慢下来,就好像是从流星的速度变成了蜗牛的速度。

电光火石之间,无数的破碎灵光,在刹那汹涌爆发而出,澎湃浩荡。

这些灵光,是陈宗一次次面临压力所积累沉淀下来的。

契机一到,自然爆发,汇聚成流奔涌成河。

无数的灵感在神海之中激荡不休。

隐约之间,陈宗似乎明悟了什么。

那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是突然疏通了堵塞的管道一样,变得畅通无阻,变得畅快淋漓。

陈宗只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被一股神妙至极的力量打碎,进而席卷,分散到身躯每一处,无处不在。

一丝丝的力量,从身躯当中每一处弥漫而出,汇聚成流,汹涌澎湃奔袭激荡。

瞬息之间,身上的伤口在迅速的收缩,尽管没有痊愈,却不会有鲜血流出,因为伤口闭合了。

酥麻的右臂和疲惫无力的身躯也焕然一新似的,充满了力量,哪怕那一股力量在感知当中,并不多,是自己激烈战斗后残留下来的,却蕴含着一种惊人的威能。

凭着这一股威能强横仿佛处于全盛时期的力量,陈宗的反应也变得灵活。

闪避!

只是瞬间,陈宗立刻往旁边横移,避开这必杀的一剑,与此同时,沉夜剑也在刹那贯穿虚空杀出。

在这种状态之下,陈宗只感觉沉夜剑似乎轻了许多,使得刺出的这一剑,不仅爆发出自己现在所能够爆发出的最强横的力量,更是剑速惊人。

很显然,这一剑出乎了对方的意料。

但对方的反应却十分迅速,迅速避开,却还是被陈宗贯穿了肩膀。

然而,对方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被贯穿的不是自己的身躯。

其实力也半分不受影响,一剑迅速反杀而至。

陈宗能注意到对方的伤口根本就没有流血,只是瞬息,便收缩闭合起来。

战!

既然自己也参悟到那种奥妙,陈宗的实力似乎恢复了一样,激战不休。

和对方相比,自己刚刚参悟到这种奇特的奥妙,而对方显然是掌握得熟练的样子。

但随着战斗,陈宗在不断的进步,这是自己的能力,超强的学习能力。

战战战!

混沌之中,似乎有一片花海,一道惹人冒火的身躯慵懒的半躺在花椅上,美丽至极的眼眸摄人心魄,弥漫出一丝丝的笑意和好奇。

“竟然比我预料的,更早领悟自我奥妙。”花姬红唇微张,动人至极的声音弥漫四周,却无他人听到。

陈宗并不知道花姬的诧异,依然和对手激战不休。

在这种无比奇妙的状态下,仿佛自身的一切伤势都不是阻碍,就像是感受不到一样,力量不管消耗多少,剩下来的力量,始终都可以爆发出最强的威能,令得自己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全部都能够达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