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再战自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灰色的光芒骤然在陈宗眼前浮现,迅速的上下拉伸,约莫两米,旋即,又往两边扩散开去。

只是瞬息,便出现一座两米高的椭圆形灰色光门,浮现于陈宗面前。

这一幕出现得太过突然,太过迅速。

天罗宗那强者正沉浸到天风无相的参悟当中,放松了对陈宗的监视,哪里能料到,竟然会生出这等变化。

强横至极的神念轰落,似乎要将陈宗镇压似的,但陈宗却一步迈出,踏入那灰色光门之内。

轰!

远处,一道强横至极的黑光瞬息杀至,只是刹那便越过数千米,所过之处,草木山石尽数被撕裂粉碎。

那一道惊人至极含怒而发的刀光,威力可怕至极,俨然是精锐四星级的层次,仿佛能斩碎一切。

灰色光门似乎被那一刀斩碎一样,瞬息溃散消失不见,连同消失的,还有陈宗,那纸笔也在可怕至极的威力被摧毁,化为粉齑。

下一息,一道黑光降临。

被刀光劈斩之处,四处残破,山壁上更是留下一道长长的深邃刀痕。

“该死该死该死!”天罗宗强者横扫一圈,却完全找不到陈宗的踪迹,连气息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竟然在封神禁魔珠的力量封禁之下,在这插翅也难以飞出去的山谷之中,从自己的眼皮逃走。

而且,还不知道对方到底逃到哪里去,完全不见踪影,连气息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修罗门都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是将修罗门抛弃,还是会再回来。”眼底寒芒一闪而过,嘴角,挂起一抹阴狠狞笑。

自己损失如此大,若不拿回来,怎么甘心。

……

灰色光门当中,一只脚迈出落地。

陈宗走出了灰色光门后,那光门方才闭合。

迷光岛!

一道界门,让陈宗暂时脱离了险境,来到这迷光岛内。

陈宗闯过迷光境第八境,得到离开的机会,还因为年龄的关系,得到了挑战第九境的资格,与此同时,还可以随意的进出迷光岛。

只要还在这天元圣域之内,不论是何处,陈宗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重新返回到迷光岛内。

当然,要返回迷光岛需要打开界门,通过界门方才返回,那需要一点时间。

陈宗故意以天风无相来让对方参悟,从而放松对自己的监视,进而召唤出界门。

也幸好开启界门,与精气神无关,只要还有意识就能做到。

否则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陈宗可不认为自己交出一切功法武学和机缘,对方就会放过自己,绝对会在之后将自己斩杀。

界门开启,陈宗出现的地方,正是迷光境的祭坛之处。

没有惊动其他人。

谁知道凭自己现在这样子,会不会引得他人起什么诡异的心思。

打开迷光境之门,陈宗直接踏入其中。

“花姬前辈。”陈宗凝视着灰蒙蒙的混沌,出声道。

这花姬前辈来历无比神秘,给陈宗的感觉,是深不可测,绝非半步大圣级可以相比,说不定就是大圣境至强者。

要解除掉自己身上的封禁,或许就需要借助对方的力量。

随着陈宗话音落下,混沌仿佛被开辟似的,那一片梦幻花海出现在眼前,一道妩媚至极充满诱惑的动人娇躯出现在花海当中。

“什么事啊,小粽子。”慵懒的声音在花海当中蔓延,仅仅只是一道声音,却似乎能将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勾动。

陈宗却满脸囧意。

小粽子?

什么时候,自己有这样的一个称呼了。

不过对于这种陈宗素来不是很在意,也没有任何矫正的意思,那不重要。

“花姬前辈,我中了封禁,一身力量完全被封住,不知道您能否解除?”陈宗没有拐弯抹角。

花姬眼皮微微一抬,只是轻轻的瞥了陈宗一眼,旋即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是小小的封禁罢了。”

言下之意,这封禁对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过,我为何要替你解除?”花姬的反问,让陈宗哑口无言。

是啊,非亲非故,为何要替自己解除?

找个理由说服花姬?

陈宗想不到什么理由,又有什么代价值得对方出手。

“给你一个提醒,若你能悟透自我境的奥秘,封禁不攻自破。”花姬最后的声音响起,旋即,万花飞旋,化为混沌。

“自我境!”最后的话语,陈宗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花姬前辈,我要挑战第九境!”陈宗毫不犹豫开口。

自我境的敌人可是与其他境的敌人不一样,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去挑战第七境和第八境的话,当只有死路一条。

但第九境的自我境,对手可是另外一个自己,也就是说,自己的一身力量都被封禁住的话,那么第九境的另外一个自己,也当是如此。

“或许,这样我可以更清晰的参悟到心意体剑的奥妙。”陈宗暗暗思索道。

混沌散开,又是出现在那一片空间之内,仿佛是一座空阔的大殿。

一道身影自湖南当中迈步而出。

一身白色长袍,面色平静,和自己一模一样,就像是刻出来的一样。

只是,陈宗敏锐的感知,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十分细微,和自己一般。

被封禁了!

陈宗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一境的对手没有被封禁力量的话,那自己还挑战什么,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

现在,同样都被封禁了,剩下的,只是普特人的身躯和力量而已,不,应该说是比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普通人更强。

毕竟陈宗有炼体,尽管被封禁住,但体魄的力量多少还是保留了些许,足以挥动沉夜剑。

当然,也只是能将沉夜剑作为兵器使用,无法激发出其中所蕴含的力量。

多次战斗,陈宗无所畏惧,迈步前行。

奔跑!

两人在迅速逼近对方,眼神变得凌厉。

右手扣住剑柄,剑光一闪,顿时破空杀出。

只是刹那,双剑交击,迸发出刺耳的声音,气劲四溢。

哪怕只是较为一般的力量挥剑,但两人惊人的力量掌控和高超至极的剑法之下,威力却也十分可怕。

自我境的强敌很强,其强大之处在于,不管是力量如何消耗,不管是否受伤,都可以保持最巅峰的攻击,就好像是力量的消耗和受伤都没有丝毫影响似的。

陈宗则不同,一旦力量消耗过多或者受伤,攻击强度就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进而减弱,此消彼长之下,最后就会被对方击败。

不过一开始,却不会落败。

没有太过强大的力量,反而会更容易体会心意体剑的变化。

起于心、发于意、展于体、现于剑。

对方的攻击强度无比惊人,每一剑似乎都倾尽了自身所拥有的一切力量似的,迸发出无比可怕的威力。

偏偏,对方的剑法造诣,可是和自己一般,丝毫不差,这就使得自己面对对方时,找不到丝毫的优势。

但凡战斗,能够击败乃至击杀对方,都是有原因的。

要么是绝对实力胜过对方,要么是力量相差不大,技巧胜过对方,要么是运气极好。

总而言之,都要有优势所在。

没有半分优势,如何战胜?

不过是妄想。

但陈宗神色沉着冷静,全身的心神凝聚,感知也提升到极致。

一边挥剑交击,一边仔细的体会对方力量应用的奥妙。

连番战斗,无处的压力重重之下,早已经让自己对心意体剑的参悟达到了瓶颈极限,所差的就是一个契机。

只要寻得这契机,便有极大的可能突破,掌握新的奥妙。

“自我境的奥秘是什么?”一个念头又不自觉的冒了出来,让陈宗深思。

战!

战!

战!

两人的剑法无比高超,想要寻得对方的破绽进而击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游走!

接剑!

一次次的力量碰撞,陈宗的力量在不断的消耗着,渐渐的,出剑已经无法全部保持到之前那种高强度的样子。

反观对方,却还是如此强横。

双剑交击之下,那一股强横的力量,顿时将自己手中剑偏移,旋即,就算是经过最精准的计算一般,凌空刺杀而至。

从将自己的剑偏移到凌空刺杀,十分短暂,就好像直接跳过了中间的过程阶段一样。

以往,陈宗的对手,也不是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毕竟在力量掌控上,陈宗要胜过他们。

只不过,战斗的双方都会消耗力量,有的消耗比较快有的消耗比较慢,仅此而已。

退!

陈宗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瞬息之间抽身后退,那剑锋撕裂长空,留下一道细微的剑痕。

差一点就被刺穿,但陈宗神色不变,身形迅速游走起来。

没有修为,施展不了什么高明的身法,只能以较为基础的步法和身法来应对,饶是如此,也十分灵活,就像是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又像是鸟儿在天空展翼飞翔。

长剑划出一道圆圈后,猛然刺出,剑速激增。

但对方只是一剑,便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将陈宗这一剑挡住,旋即,剑速骤然提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至,陈宗闪避不及之下,顿时被一剑划开手臂,鲜血淋漓。

受伤的正是握剑的右手,鲜血不断渗出,染红了手臂,往沉夜剑滑落。

陈宗的呼吸也有些紊乱,方才的战斗太激烈,十分消耗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