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深不可测(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轰!

虚空爆碎,被无尽的黑光充斥、弥漫。

恐怖的力量和威势肆虐八方,叫大罗门的所有人全部都震惊不已,远处观战的众人,也都毛骨悚然。

这等威势,太过可怕,不知道那修罗门的二长老能挡住吗?

无尽的剑光泛着丝丝的血色撕裂长空,将无尽的黑暗撕裂击碎。

一道身影也随着剑光破杀而出,双眸泛着一丝丝的寒光,冷静到极致,仿佛漠视一切般的凝视而出,掠过大罗门的两尊半步大圣级强者,让他们浑身不自觉一颤。

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眸。

淡漠苍生、睥睨天下。

仿佛纳尽世间一切,仿佛漠视天地万物。

内心深处,陈宗已经给大罗门这两个半步大圣级判了死刑。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那三个,也一样是杀。

杀杀杀!

幽绝黑瞳!

这一门次神通瞳术秘法,陈宗也已经将之修炼到最高层次。

黑光深邃到极致,以无匹惊人的速度迅速掠过眼眸,一瞬间,眼白被渲染似的完全消失不见,唯有黑道深邃黑到极致的光芒弥漫,仿佛黑洞似的吸纳一切光线。

被这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眸凝望时,那大罗门二星级战力强者只感觉心神一颤,整个人的精神意识似乎要被吸纳入其中一般,忘记自身的处境。

不对!

不对劲!

一瞬间,这二星级战力强者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提聚全身心神意志抵御。

他已经明白过来,对方施展了一种针对精神层面的秘法瞳术,瞬息仿佛将自己的意识吸纳一般。

二星级战力强者的精神意志强韧,反应也十分迅速,但还是慢了一线。

强者争锋,一线时机之差,便是生死。

一抹凝练到极致的剑光瞬息破空杀至,速度,无法形容。

天涯犹如咫尺,瞬息掠过。

那二星级战力强者极尽全力爆发,极尽全力的闪避,整张面孔都完全扭曲,感觉自己的身躯似乎要因为这剧烈的超负荷的行动而变形。

但,还是没能够避开。

一切,都在陈宗的掌控之下。

就算同样是二星级的战力,掌握不同的手段,各个方面都十分出色,其发挥出来的实力就越会强横。

战力,归根结底是一种实力的展现,并不完全绝对。

如陈宗这种各个方面都十分出色的天骄,哪怕是以精锐二星级的战力面对普通三星级战力,也可以周旋一番。

一剑破空,刺穿一切。

大罗门二星级战力强者被一剑贯穿咽喉,可怕的剑气侵入其体内,肆虐不休,绞杀一切灭绝生机。

临死反击,也无法做到,只能带着惊悸和最后的一丝不甘看向陈宗,就此坠落。

幽绝黑瞳!

陈宗再次凝视向最后一个半步大圣级,此人是精锐一星级战力。

凝望之下,顿时一怔,完全无法反抗分毫,仿佛等待着被陈宗屠杀。

死亡!

看着本门的三尊半步大圣级强者纷纷被屠杀,大罗门的人全部都懵了,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纷纷失声痛哭。

那三尊,可是大罗门的顶梁柱,是大罗门的最强者,是大罗门的底蕴所在,更是大罗门的一种象征。

被杀了!

竟然全部都被杀了。

悲伤弥漫,笼罩在大罗门上空,仿佛无形阴云密布,那浓郁至极的氛围,陈宗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居高临下,陈宗神色微微淡漠,内心却不免有几分感慨。

最初,自己并未杀人的念头,那为何会将之杀掉呢?

是因为自己心狠手辣、杀人无度?

不!

归根结底是对方自找的。

若非觊觎自己身上的机缘,若非对自己动了杀机并且下杀手,便不会死,顶多就是付出一些代价。

修炼者的世界,便是如此残酷。

有的人以杀戮为乐!

有的人悲天悯人!

有的人恩怨分明!

而自己,原则很明显,若对自己没有心存杀意,一般自己也不会杀掉对方。

但如果对自己心存杀意并且付诸于行动,一定不会放过。

春雷门的门主和长老为何会死,因为他们要杀自己。

那五个下等势力和四大中等势力的长老门主为何会死,因为他们想杀自己。

大罗门的三个半步大圣强者为何会死,因为他们想杀自己。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大罗门人员的痛哭,远处目瞪口呆的张望,都让陈宗思索,旋即,眼神愈发明亮清澈。

我行我道!

“叛出我修罗门之人在何处?”陈宗居高临下俯视,双眸凝望大罗门的门主,声音泛着丝丝的冷意锋锐。

“你如此残暴,将会不得好死。”大罗门一尊长老怒骂道,眼底的恨意,几乎能化为滔滔怒吼喷涌而出,似乎要将陈宗焚烧殆尽。

不仅是这尊长老如此,大罗门的其他人,也纷纷怒视而至,那目光带着怨恨和愤怒杀机,仿佛刀剑一般的森寒冷厉。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或许陈宗已经千疮百孔了。

但,这样的目光无法威胁到陈宗分毫。

陈宗也没有出手将他们屠杀的打算,除非他们作死对自己出手。

“我不会问第三遍。”陈宗不徐不疾说道。

大罗门只从修罗门挖走一个弟子,却是修罗门当中天赋最高被寄予厚望的弟子,论及天赋,能达到王级。

当然,王级层次也一样有高低之分。

能觉察到陈宗话语当中的凌厉和绝然,大罗门主眼瞳瞬息收缩。

对方的实力太强了,连三尊半步大圣级强者联手都被杀死,整个大罗门就算是倾巢而出,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反而会徒增伤亡。

“带上来。”大罗门主目光阴冷,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和杀机,凝视着陈宗:“你心狠手辣,肆意屠杀,天罗宗不会放过你的。”

天罗宗乃是太罗城地界的顶尖势力,唯一的顶尖势力,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威慑和象征,就好像是统治者一样。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天罗宗不可能没有反应,否则会让人心寒。

但现在,为了避免进一步激怒对方,还是要按照对方的意愿行事。

霎时,一道身影杀出重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往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正是叛出修罗门出卖修罗门利益拜入大罗门的那天骄弟子。

如今其修为,俨然达到了入圣境四重。

“给我留下!”大罗门主骤然爆发,入圣境九重极限的实力全开,速度惊人至极,化为一道黑光掠过长空杀至。

一出手,便是全力,便是无尽的杀机。

他恨!

若非此人,大罗门岂会遭此劫难。

入圣境四重的天骄的确不错,但面对入圣境九重极限强者,却完全不算什么。

哪怕是陈宗自己,也无法以入圣境四重的修为对抗入圣境九重强者。

只是刹那,此人就被大罗门主擒拿住,却没有杀死,但力量迸发之下,却直接将对方的圣旋摧毁,更是将其四肢骨骼震碎。

就好像是丢死狗般的,直接丢到陈宗脚下,大罗门主毫不畏惧的凝视陈宗,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陈宗看了一眼,却没有在意。

“两千天元丹。”陈宗道。

这是赔偿。

相对于其他的损失,两千天元丹根本就不算什么,哪怕是付出两万天元丹都可以,只要那三尊半步大圣级强者没死。

但说什么都晚了。

昔日之因、今日之果。

一饮一啄、似乎天定。

大罗门很快交出两千天元丹给陈宗。

陈宗将天元丹收好,目光一扫而过,神色不变眼神有几分淡漠:“我欢迎你们来找我报仇,前提是你们有足够的实力,否则,死亡就是你们唯一的结局。”

说罢,陈宗化为一道流光,飞速遁走。

其方向,正是焚心门。

焚心门打伤修罗门大长老之事,便是一桩恩怨,自己可以不理会,交给大长老之后再解决,但这一次,焚心门的一尊半步大圣级强者对自己出手,连番下杀手。

若非自己实力足够强,只怕已经被击杀了。

这份恩怨,当也要了结,至于如何了结,那就要看对方的态度了。

如果是与大罗门一般,就是杀。

另外一点,陈宗在疑惑。

暗中凝视的人是谁?

能给自己带来威胁,至少也是三星级战力,甚至更高。

太罗城地界内,唯有天罗宗才有三星级乃至更高战力的强者,暗中窥视之人,是天罗宗的人吗?

如果是的话,为何不现身阻止?

毕竟天罗宗是太罗城地界唯一的顶尖势力,也像是统治者一样的存在,按理说,不应该放任自己将大罗门的半步大圣级强者击杀。

就算是因为击杀第一个时来不及出手,那么在第二个第三个时,绝对可以出手。

不懂!

不解!

不过陈宗也没有深入思索,对方的心思猜不透。

现在离去,陈宗方才感觉到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不见了。

或许,对方没有跟上来。

“他要去哪里?”观战之人也反应过来,惊悚当中带着几分疑惑。

“那个方向并不是修罗门的方向。”

“难道,他要去焚心门!”不禁有人惊呼道。

话语一出,众人顿时震惊无比。

焚心门!

这修罗门的二长老如此疯狂,竟然在杀完大罗门的三尊半步大圣级强者之后,还要去焚心门。

难道他也打算将焚心门的三尊半步大圣级强者也一样击杀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