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被剑支配的恐惧(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修罗门峰顶,强横至极的气息激荡,如海浪潮流,狂澜四溢。

紧惊人至极的杀机肆虐八方,纷纷冲向陈宗。

百烈门的强者气息炽烈至极,蕴含着一种刚猛雄浑和霸烈。

阴鹤门强者的气息,则是一种阴寒,泛着丝丝的锐利,似乎能切割一切。

天象门强者的气息则是雄浑无比,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威势,似乎能够镇压一切。

雷家强者的气息,宛如雷霆浩荡,肆虐九天一般,蕴含着似乎能将一切都破坏的恐怖威势。

至于其他五个下等势力的强者们所修炼的也是圣级上品功法,实力也很强横。

一时间,每一道恐怖至极的气息毫无保留的将陈宗锁定,不断冲击而去,似乎要以此将陈宗击溃一般。

面对如此多的强敌锁定冲击,陈宗却泰然自诺,顿时,让众人有些惊疑不定。

“诸位,一起动手,不留后患。”百烈门大长老忽然开口说道,语速极快,又十分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话音一落的瞬间,百烈门的三尊长老齐齐出手,猛然一手拍出。

似掌非掌、似手非手,正是百烈门的圣级上品武学百烈碎空手。

一手轰出的刹那,强横至极的气息顿时弥漫开去,带着惊人的炽热气息波动,变得无比狂暴,混合烈火道意的惊人威能,仿佛能击碎山岳和虚空一般,又能将大海焚尽。

一出手,毫不留情,分别从三个方向轰向陈宗。

百烈门三尊长老出手的刹那,其他人也纷纷出手。

阴鹤门的大长老一剑划出,隐约之间,似乎只见阴鹤展翼,凌空划掠,惊现出惊人的锋锐和森寒。

三长老则是戴着手套并拢双指一点,那一道可怕的指劲尖锐至极,就像是阴鹤的尖嘴一样狠狠一啄,啄透虚空般的杀向陈宗。

天象门的三尊长老纷纷举起长棍,如山岳般的力量在棍身上凝聚,继而,释放出蒙蒙的土黄色光芒,光芒拉伸之间成椭圆形光弧,迸发出无比惊人的刚猛雄浑之势。

轰!

三棍纷纷劈落,每一棍都迸发出足以击碎山岳般的雄浑刚猛之力,似乎要将陈宗砸碎。

棍身未至,那惊人的威压便让虚空塌陷似的。

雷家的三尊长老也纷纷出手,戴着拳套的拳头弥漫着无尽的紫色雷光,密密麻麻,将手臂都包裹起来,狠狠捣出。

紫雷拳劲击破虚空,携带着恐怖的破坏一切的威能轰杀而去,生生将虚空凿开。

五个下等势力的强者也纷纷出手,没有半分保留。

他们很明白一点,要么不出手,既然决定出手,就不能给对方保留一丝一毫的机会。

要不然,若是因为留手而被对方脱身逃离的话,一旦其潜伏个几年乃至十几年的时间,说不定修为大增实力大进,届时再回来复仇,对于任何一个势力而言,绝对是一场大灾难。

杀!

十几个入圣境九重强者,十几个入圣境八重强者倾尽十成功力的攻击,无比恐怖,五光十色激荡八方,仿佛将那一处的虚空之戒打碎。

可以想象,在这恐怖的一波攻击之后,那修罗门的二长老定然会尸骨无存,甚至于修罗门的大殿也会在刹那被击碎成粉齑,直接消失不见。

远处观战的众人不禁纷纷一叹。

说到底,还真是有些可惜啊,毕竟如此惊艳的一尊绝世天骄,就此陨落。

如果给他更多的时间,定然会绽放出更璀璨的光芒,甚至掩盖过天罗宗的第一天骄。

但,修炼者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并不是说有天赋,就能够笑到最后。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天赋高超,没有实力,同样不算什么。

天赋低微,但若实力足够强大,却也惊人。

所有人都凝目看着,虽然心中已经有所判断,但终究还是要亲眼所见才能确定。

那联手一击爆炸开去,恐怖的威势,仿佛将一切全部都击碎般的,整座山峰都颤动不已,似乎随时都会崩塌一样,修罗门弟子们惊骇到极致。

光芒渐渐散去,尘埃渐渐落定,所有人却都瞪大了双眸,充满了惊骇和不可思议。

那一道身影,竟然屹立在其中,看起来完好无损的样子,而起脚下四周,则是四处残破,布满了惊人的裂痕,一道道宛如闪电蜿蜒开去,遍布四面八方,触目惊心,弥漫出混杂的狂暴的气息波动。

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在这等恐怖至极的攻击之下,此人竟然安然无恙,一丝一毫都没有损伤的模样。

不可思议!

不论是山峰当中各个势力的强者,还是远处观战的强者,亦或者大罗门的老酒鬼和焚心门的红老鬼等人,全部都瞪大眼眸,充斥着无法理解的惊愕神色。

“是秘宝!”

“他一定是动用了某种保命秘宝才挡住我们的攻击。”

突然,雷家二长老大吼道,震醒众人。

是的,唯有这个解释。

定然是动用了某种保命秘宝方才挡住如此强横的攻击,要不然凭着对方入圣境八重初期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挡住攻击,直接就会毙命,甚至被轰击得尸骨无存,彻底消失。

想一想,对方论及天赋,乃是绝世天骄,也定然有过不俗的机遇,因此拥有保命底牌,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管保命底牌之所以为底牌,正是因为难得和稀少。

“杀!”百烈门大长老再次爆吼,一身气势再度凝聚,隐隐要突破极限一般,又一次轰杀而出。

保命底牌保得住一次,能保得住第二次吗?

就算是可以保得住第二次,能保住第三次吗?

就不信在自己等人联手攻击之下,对方可以一直保命。

每个人都是这种想法,再次全力出手。

只是这一次,他们出手的刹那,陈宗也将身法施展到极致。

天风无相!

圆满境界的天风无相,速度无比惊人,让陈宗的身躯也无比的灵活轻盈,几乎是化不可能为可能,一瞬间便弥漫而过穿梭而出,不仅避开了前面的几道攻击,更迅速的逼近天象门的三尊长老。

轰轰轰!

每一道攻击都强横到极致,恐怖无比,虚空被轰击得震荡不休,似乎要破碎开去似的,余波所形成的风暴狂暴至极,宛如飓风咆哮摧毁一切,却都无法击中陈宗。

快!

那身法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十分精妙,叫人震惊不已。

“次神通!”焚心门的红老鬼和大罗门的老酒鬼眼神纷纷一凝,沉声说道,眼底隐现一抹贪婪。

次神通!

这可不多见啊,哪怕是焚心门和大罗门作为上等势力,门派内的次神通也不过一门而已。

而现在,一个没落门派的长老,竟然掌握了次神通,肯定是此人在之前所得到过的机缘。

一时间,红老鬼和老酒鬼心动不已。

“老酒鬼,按照这种情况,对方要脱身,并非不可能,届时你我联手将之擒拿,逼问出一切秘密,共享。”红老鬼当即给老酒鬼传音道。

毕竟对方身法如此灵活迅疾,单凭一人出手的话,没有太大的把握将之生擒活捉,逼问出秘密。

两人联手的话,把握更大,当然是要共享了。

“好。”这一瞬间,老酒鬼没有半分醉态,眼底精芒四射。

陈宗可不知道,自己俨然变成了他人眼中的猎物。

而联手的各个强者内心对陈宗愈发的忌惮,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了,一时间,变幻不定,竟然叫他们难以锁定住。

一抹漆黑的剑光骤然闪耀,是沉夜剑出鞘,在虚空当中划过一抹黑暗剑痕。

那剑痕迅速蔓延开去,所过之处,虚空似乎被渲染一般,迅速的变得暗淡,这种暗淡,并不会让人看不清楚,却有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让人的感觉也变得暗淡一样。

一剑破空杀出,声息细微无比,看似杀向天象门的一尊长老,实则在半空之中一个转弯,杀向了五个下等势力之一的强者。

那只是虚晃一剑。

瞬息之间,那个下等势力的长老立刻被陈宗一剑洞穿,死于非命。

这是第一个死亡者。

在重围之下,竟然避开,而没有逃走,还反杀一人,叫人愈发震惊,却也将众人激怒了。

在场哪一个拿出去,在太罗城的地界内,不是响当当的,如此情况下联手围杀一个入圣境八重初期的后辈,却被反杀一个,完全就是笑话。

愤怒之余,他们又感到心寒。

如此情况竟然还可以反杀一人,当真是恐怖到极致,若是今日不将之除掉,按照现在已经结下不解恩怨的情况来看,来日一报复,绝对是十分恐怖。

因此,今日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将之彻底灭杀。

瞬息之间,每个人出手愈发狂暴,顿时给陈宗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毕竟陈宗是将自身的修为压制在入圣境八重初期的层次,而且所用的是陈修的焚煞修罗功的力量,而不是自己本身的力量。

不过,陈宗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借助对方所带来的压力,磨砺自己的剑法提升剑道境界,掌握更加高深的奥妙。

天风无相施展到极致,融入了天风道意,身形不断闪烁,留下无数的残影,却被纷纷撕裂击碎。

瞬息,陈宗又出现在一处,出剑,将另外一个下等势力的一个长老击杀。

第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