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斩尽叛徒不收剑(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巨木堡上空,一道道强横气劲轰杀而出,没有几分留情,纵然不杀死陈宗,也要将之打成重伤。

骤然,漆黑剑光一闪,四周仿佛陷入黄昏时分般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黯淡。

这一剑瞬息之间,便将虚空切开,仿佛撕裂布帛般的,六道强横的攻击在刹那被撕裂,势如破竹杀出,只是刹那,巨木堡的堡主和五尊长老全部都被击退。

焚煞剑气入体,叫他们无比难受,仿佛体内不断被绞杀似的,只能动用自身一切力量镇压,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巨木堡主和五尊长老一个个面色煞白,眼神布满惊恐,看陈宗的样子就像是见鬼一样。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入圣境七重八重的高手啊,联手之下,竟然不敌对方一剑,简直不可思议。

可怕!

这修罗门的二长老,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直接就达到了入圣境极限了吧。

“交出五个叛徒,赔偿两千天元丹。”陈宗再次开口,沉夜剑归入鞘中。

在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相信对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毕竟,这一剑叫对方意识到差距,若是负隅顽抗的话,自己可不会再剑下留情。

巨木堡主和五尊长老煞白的脸色大变,铁青一片。

之前是一千天元丹,现在改为两千天元丹,这份补偿可不是少数啊,巨木堡虽然拿得出来,却也肉疼。

但对方的神色不似在开玩笑,眼底深处的那一点寒芒,叫人震惊。

最终,巨木堡屈服。

那五个原本属于修罗门的弟子被召集过来,他们满脸悲愤和惊悸。

这五人,修为都已经突破到入圣境的层次,属于入圣境一重,在巨木堡的弟子当中,算是还可以。

陈宗一眼扫过之后,剑不曾出鞘,左手屈指一弹,顿时射出一道剑气,那剑气在刹那五分,分别射向那五个叛徒。

刹那,五人的圣旋被击破。

若是自动上门,只需要废除功法即可,功力还在,还可以转修功法,短时间内即可恢复过来,但圣旋被击破的话,不仅是功法被废除,连修为也被废除。

不过,陈宗并未取走他们性命,他们不过只是修罗门的弟子而已,虽然说叛离门派,投入其他的门派当中,做法令人不齿,但并没有真正伤及修罗门的根本利益。

至于之前的那个长老,之所以会被陈宗先废掉修为再斩杀,便基于两个理由。

一个理由是对方叛出修罗门后,便出卖了修罗门的一些利益。

二则是对自己下杀手,该死。

废掉五个叛门弟子的修为之后,带着巨木堡拿出来赔偿的两千天元丹,陈宗迅速离开,往下一个门派而去。

一日之间,陈宗挑尽四个下等势力,废除二十几个叛门弟子的修为,并且拿到八千天元丹的赔偿,返回修罗门。

而今日之内,也没有人前来寻事。

那四个下等势力想要遮掩消息,却也遮掩不住,毕竟有人在专门关注,因为开盘的缘故。

一时间,当消息被传出去后,仿佛爆炸似的,引发了一阵阵的热议。

动手了!

修罗门那年轻的新晋二长老,真的动手了,不是说着玩玩的。

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是十分惊人,直接横扫了四个下等势力。

要知道,那四个下等势力的实力可不弱啊,至少都有六个入圣境后期的高手坐镇,联手之下实力更加惊人。

那修罗门新晋二长老的实力,疑似达到入圣境九重极限。

年轻!

实力达到入圣境九重极限,这简直是耸人听闻,整个太罗城地界内,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人,哪怕是那唯一顶尖势力天罗宗的第一天才,也不见得能相比。

当然,目前为止,还不确定修罗门二长老的年龄几何,只是看起来年轻,但对于入圣境的修炼者而言,有时候年纪相差个几十岁,外表看起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顶多就是几岁的差别。

而对于绝世天骄而言,几十年的修炼时间,差别可是十分明显的。

不管怎么说,至少在太罗城地界范围之内,修罗门二长老陈修之名,已经声名远播了,隐隐有与天罗宗第一天才并称的势头。

天罗宗内。

“大师兄,这世人当真愚昧,不过区区一个天骄而已,有点天赋有点战绩,便自以为是,妄尊自大。”一个圆脸青年愤愤不岔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凡人多,必不会嫌事多,消息的真真假假,说到底还是为了搏一搏眼球,何况,谁知道是不是那人让人暗中传出来的,壮大自己的声威。”神色有几分倨傲的青年女子嘴角挂起一抹高傲的笑意,旋即,眼眸带着几分爱慕神色,看向不远处的长发青年。

那青年一身黑色长袍,长袍鎏金,配合上其独特的气质,有种难以言喻的华贵。

他的眼眸无比深邃,闪烁着一丝丝幽幽的黑色光华,仿佛能吸纳一切般的,这天地,尽数被其纳入眼眸之中。

一眼望尽天地!

对于师弟和师妹的议论,他并没有插话,但弥漫而出的气势,却表达出他的情绪。

太罗城内,没有所谓的天骄能入眼。

他的对手,在其他地界,那些顶尖的绝世天骄。

一日之间,挑尽四个下等势力,惩治叛徒,收取赔偿,不仅壮大了修罗门的财富底蕴,更是壮大了修罗门的声势,也极大的激励了修罗门执事和弟子们的气势,让他们更有动力。

那动力源自于内心,每个人的脸上一扫而空往昔的颓废,再不见任何踪影,有的只是欣欣向荣的蓬勃和昂扬的斗志。

这等转变,顿时让陈宗生出一丝丝的触动。

“心喜则神悦,心伤则神哀。”陈宗静坐在大殿之内,神念覆盖之下,将一干弟子的神色观察得一清二楚,无比细微。

心灵,关乎根本。

一切有智慧的生灵,以心为根源。

平常修炼者,对于心神只是应用,却没有深究,陈宗则不同,心剑道意,原本就与心神息息相关。

只是,陈宗感觉至今,自己对于心剑道意潜力的挖掘,还不够深,这也是因为自己的底蕴还不够的缘故。

修炼之路,还有很长。

欲速则不达,因此,陈宗保持锐意精进的同时,也没有急躁。

今时今日,重振修罗门,陈宗忽然发现,这似乎也是对自己心神的一种磨砺和应用,让自己能探究到更深层次的奥妙。

“心、意、体、剑,为剑修四大根本。”

明悟层层涌现,以往的积累化为灵感不断喷涌而出。

“心、意、体、剑为一体,起于心、发于意、展于体、现于剑,圆融如一,方能将自身力量自身剑法威能展现到极致。”更深层次的明悟,纳入心中,激荡不休。

隐约之间,陈宗感觉到自己的剑道造诣似乎在提升,并且,要触及到另外一层境界的奥妙。

“只要我能将之悟透,或许,便有望摸索掌握到迷光境第九境另外一个我所掌握的奥妙,进而将之击败。”陈宗暗道,双眸闪烁着无以伦比的光芒神辉。

一念及此,陈宗暂且放下了对修罗门弟子们的指点和教导,毕竟这一段时间来的指点和教导,其实也足够他们好好的消化上一些时日了。

修罗门大殿之后,面临悬崖,陈宗便出现在悬崖边上,面朝云雾,挥剑。

剑挥出,速度缓慢,平平无奇,那一缕剑光宛如水中浮萍般的摇曳,随着吹过的山风飘散,仿佛没有半分威力。

陈宗在慢慢的挥剑,没有动用一丝功力,也没有动用炼体修为,只是以心为起源,凝于意念,展现于身躯手臂,最终由剑划出。

简而言之,陈宗所用到的身体力量,仅仅只是能够支撑起剑的那些力量而已。

这样的力量换成其他人,只怕是连剑都难以挥出去。

一开始,陈宗也是这种感觉,因此挥出的一剑,方才歪歪扭扭,剑光被风一吹就消散于无形。

陈宗得到明悟,在参悟练剑,外界却也因此而沸沸扬扬。

一日挑尽四个下等势力,叫人知道了修罗门二长老的威势,因此其他的门派更做了完全的准备,尤其是那几个挖走修罗门弟子的下等势力,更是不惜代价请了一些强者来坐镇,准备给陈宗一个深刻的教训。

熟料,第二天,修罗门二长老毫无动静。

到了第三天时,也没有动静。

转眼就是第四天,还是没有动静。

一时间,各种风言风语又再次传开。

不敢了!

害怕了!

估计是修罗门二长老收到消息,得知各个势力都进一步加强准备之后,畏惧了。

时间一晃,便是第五天。

悬崖处,陈宗对于外界的一切消息都不知道,还在挥剑。

同样的力量,一剑出鞘时,剑已然将虚空划开,那一抹剑光看似微弱,仿佛风中残烛之火随时都会熄灭,却又无比顽强的支撑住,并未在山风的吹袭下消散。

心起、意动、体展、剑现!

这算是四个步骤,但其实,只是一瞬间就完成。

心意体剑,浑然一体,圆融如一。

这是一种高超的境界。

哪怕是许多半步大圣级的强者也不曾领悟。

这是第五天,陈宗却感觉到自己遇到瓶颈了,似乎要领悟,又相差了一线,缺少一个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