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斩尽叛徒不收剑(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太罗山绵延起伏,山峰数十座,几乎每一座山峰上都有一个宗门屹立,而城中林立的入流势力也不在少数,加起来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足足有上百个之多。

在这上百个入流门派势力当中,如今的修罗门,只能算是垫底的,不仅高手的数量不如其他势力多,就连弟子的水平也同样不如其他势力。

当然,若是比起那些不入流的势力来,却是要胜过不少,至少在高手的实力上胜过,至于弟子的水平,倒是没有任何优势。

因为陈宗的缘故,原本处于风雨飘摇中将要解体的修罗门,却宛如新春来临一般,重新焕发出一丝生机,这一丝生机在每一个长老每一个执事每一个弟子身上凝聚,慢慢增强,宛如那星星之火,随着时间流逝将会化为燎原之焰,释放出万丈光芒和热量。

陈宗一边参悟,一边指点修罗门弟子修炼。

这二十九个弟子,哪怕是在修罗门真的没落下去也不曾离开,与之共进退,这份忠诚,就值得重点培养,哪怕是他们的天赋都比较普通。

天赋普通,也有其好处,尤其是历经修罗门的变故之下,一个个心性变得更加坚韧更加沉稳,这对于修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加上陈宗真切的指点,每个人的进步都不错。

陈宗就像是名师一般,境界的极大差距和高超无比的悟性以及锐利至极的眼光,让陈宗一瞬间就看穿对方的优势和短处,进而指点,加强优势,弥补短处,从而提升实力。

每一天,弟子们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内心的希望之火愈发强盛。

修罗门尽管看起来还是那般的残破,但气息却截然不同了,没有半分的颓废,有的只是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如同朝阳冉冉升起。

时间缓缓流逝,门主和两位长老还在闭关当中,功法转修原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虽然有着扎实无比的根基和同源的功法特性以及陈宗赠予的天煞丹之助,也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转修。

不过陈宗估计,在那太罗会开始之前,应该可以,毕竟距离太罗会开始还有半年左右。

“这修罗门看起来,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了。”远处高空之中,有三道身影正以惊人的速度飞掠而至,远远的他们感觉到修罗门的变化。

以往,似乎有一层颓废的气息笼罩着,就像是日暮西山的黄昏一样,叫人感到沮丧,毫无斗志,死气沉沉,就像是行将就木的老朽之徒。

但现在,远远的,山还是那山,殿还是那殿,但气息却一扫往昔的颓废,变得活跃,朝气弥漫。

“看来这所谓新晋的二长老很有本事啊。”

“有本事才好,才有值得我们拉拢的价值。”

“没错,只要将之拉拢,修罗门定会再次没落下去。”

“六长老,你曾经也是修罗门的长老,这么做,不会觉得于心不忍吗?”这声音带着几分调侃。

“老夫早已经脱离修罗门,再无半分干系,现在,老夫是铁武门的六长老。”原修罗门三长老、今铁骨门六长老不冷不热的说道。

议论声中,三道神音带着强横的气息,降临修罗门山顶,落在大殿之前,却没有落地,而是屹立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俯瞰。

此时此刻,一干修罗门弟子和三位执事正聚集在大殿前的空地上修炼,接受陈宗的指点。

这三道身影的到来,叫修罗门的执事和一干弟子诧异,陈宗却是神色不变,早在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他们的气息。

让陈宗诧异的是,三道身影其中之一身上所弥漫出的气息波动,赫然是修罗门大煞修罗功力量的气息波动。

一瞬间陈宗就隐约知道此人的身份。

“来者何人?”陈宗却是开口问道。

“我乃铁武门四长老。”一身黑袍的老者背负双手道。

“我乃铁武门五长老。”同样是一身黑袍却更瘦削的老者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

“我乃铁武门六长老。”最后一人,一身灰黑长袍的老者神色淡漠。

“铁武门六长老,为何会我修罗门大煞修罗功?”陈宗这是在明知故问。

一干弟子和三位执事都没有说话,相反,听到陈宗的话语之后,内心忽然升起一分期待,在期待什么,他们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老夫修炼何等功法,与你何干。”铁武门六长老闻言微微一怔,旋即语气漠然说道。

“大煞修罗功乃是我修罗门功法,非修罗门人不可修炼。”陈宗凝视对方,一字一句说道:“你现在废掉功法,我可以做主,既往不咎。”

“阁下就是修罗门的新晋二长老吧,果然年轻不凡。”铁武门五长老却忽然开口插话:“不过这修罗门已经看不到什么希望了,以阁下的天赋和能力,当要有更好的去向才好。”

“水往低处流,人却应该往高处走,这才是人杰所选。”铁武门四长老笑道:“我铁武门的六长老便是这样一位人杰,我相信,阁下也是一位人杰。”

“若人杰就是这等叛徒,陈某担当不起。”陈宗不徐不疾说道,语气有几分幽幽然。

叛徒两个字,顿时叫修罗门一干弟子身躯纷纷一震,而铁武门六长老也就是原修罗门三长老则是神色大变,双眸绽射出浓烈至极的寒芒。

他这些年来,最厌恶的就是听到这两个字。

不管是不是与他有关,只要有人说出这两个字来,就会引发他的怒意。

现在,又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这两个字,无法形容的怒意混合着强烈至极的杀机,顿时从内心最深处爆发而出,直冲八方,犹如毁灭风暴般的袭卷而过。

这一股强横直接的愤怒杀机毫不掩饰的冲向陈宗。

虽然有一些传言,说修罗门的新晋二长老实力如何如何强大,但耳听为虚,眼见方为实,唯有自己亲眼所见亲身体会才能真正确定。

尤其是曾经身为修罗门的长老却叛出,其内心更不愿意接受。

“六长老,切莫冲动。”铁武门四长老却是笑道,他来的目的,可是要招揽这修罗门的新晋二长老啊。

一则,可以壮大本门。

二则,可以削弱修罗门。

“我修罗门对待叛徒,只有一种方法。”陈宗的语气当中,弥漫出一丝森冷和一丝凌厉,仿佛融入空气当中,顿时叫铁武门的三个长老浑身情不自禁的一颤,似乎感觉到一股惊人的寒意席卷而来,弥漫皮膜,遍体发寒。

什么方法?

无需言语多说,在场众人都能心领神会。

铁武门六长老神色顿时大变,一身杀意在刹那暴涨,变得更加惊人。

旋即,一拳轰杀而出。

大煞修罗功的力量尽数涌入这一拳当中,弥漫出无比惊人的煞意威势。

曾经的修罗门三长老,其修为俨然达到了入圣境七重中期的层次,更是掌握一种高阶煞气道意,达到六转,这一拳,则是圣级上品的武学修罗凝煞拳,威力强横。

一拳轰杀而出,没有半分留手的打算,竟然是要将陈宗直接击杀。

铁武门的四长老和五长老都没有出手阻拦,虽然他们的目的是来招揽对方,但对方如此不识趣,激怒六长老,他们当然不会做恶人,得罪六长老。

毕竟六长老的实力可不会逊色于他们多少,甚至持平。

面对这一拳,一干弟子神色纷纷大变,只感觉那惊人的威压,似乎要将他们镇压,其中所蕴含的惊人气势似乎要将他们绞碎撕裂一般。

但陈宗神色却是没有半分变化,仿佛面对这一拳反应不过来似的。

直到那一拳轰杀到面前之际,漆黑剑光骤然一闪,不知道什么时候,沉夜剑出鞘。

一剑!

一道漆黑剑光,直接洞穿修罗凝煞拳的威能,势如破竹,宛如黑暗流星似的破空,瞬息贯穿铁武门六长老的气海之处,将之圣旋完全贯穿击破,仿佛被扎破的汽球似的,一身力量迅速泄露。

霎时,第二道漆黑剑光骤然闪烁,剑已然归鞘。

铁武门六长老怔怔的屹立在半空之中,眉心处骤然浮现一点血红,旋即,身躯下坠。

砰的一声,尘土飞扬。

铁武门六长老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死了!

两道剑光!

只是两剑而已,极快极快仿佛流星闪电般的两剑。

一剑,将对方的一身修为废除。

一剑,将对方的眉心贯穿刺杀。

冷!

铁武门的四长老和五长老浑身发寒,遍体冷意,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直冲而出,情不自禁的颤动着,牙关也在情不自禁的打颤。

两人惊骇欲绝!

原本是觉得对方或许很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没想到,只是两剑,便将有着入圣境七重修为的六长老击杀。

不,如果对方要击杀的话,兴许,只需要一剑。

一剑就足够了。

之所以两剑,只不过第一剑是要废除对方的修为,第二剑方才将之击杀。

至于为何这么做,铁武门的四长老和五长老隐隐有所猜测,却没有那么肯定。

“放出消息,叫叛出修罗门的人都知道。”陈宗双眸幽暗,仿佛要让铁武门的四长老和五长老沉沦九幽地狱般的,那声音泛着一丝丝的寒意传入耳中:“十天之内,到修罗门请罪,自废功法,当可活命,收纳本门叛徒的势力,各交出一千天元丹作为补偿,别等陈某亲自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