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剑镇一宗(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空阴暗,阴风席卷、咆哮、激荡,肆意波动。

一只巨大的爪子在常威背后凝聚,黑色烟气滚滚如潮,那黑色的利爪,宛如从九幽地狱探出来的恶鬼爪子一样,灭绝一切生机。

这一刹那,常威的一身威势直要超越入圣境三重,直逼入圣境四重,骇人至极。

贺百鸣暗暗点头,自己这弟子的天赋的确很不错。

尖锐至极的声音在刹那响起,那巨大的黑色利爪破空杀至,仿佛虚空在其之下毫无抵御之力似的,直接就被抓碎。

这一爪的威力比起之前来,要强横一倍不止。

但陈宗神色依然那般的风轻云淡,没有丝毫的变化,直到那利爪凌空杀至面前的刹那,依然是左手并指如剑,轻轻一点。

顿时,剑光破空,直接将那利爪刺穿,可怕的力量瞬息之间传荡开去,顿时将那利爪崩碎,那一抹剑光势如破竹杀出,快若流星似的,无可闪避,甚至常威都来不及反应,便被击中。

贯穿!

血洒长空!

这一击,陈宗并没有击杀对方的意思,否则,直接贯穿眉心即可,而不是贯穿其肩膀。

虽然在天应楼购买消息,对修罗门现在的情况有了解,但自己终究不是修罗门当家做主之人,多少还是要顾忌一番。

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顾忌,而是站在修罗门的角度去顾忌。

贺百鸣惊住了。

怎么回事,自己竟然来不及出手。

其他人也是惊讶不已。

看起来,陈宗的年龄似乎不会比常威大,但实力却胜过常威,在常威全力爆发之下,还能够一剑,不,应该说是一击击破常威的绝招,还将其贯穿击伤。

剑却已然在鞘中。

这分明就是实力远胜于常威才能做到。

修罗门的人自然是惊喜不已。

大长老则是惊讶于陈宗出手之间,释放而出的那种精纯至极的煞气波动,这等波动,十分可怕,并且与自己所修炼的功法有关联。

方才出手,陈宗可是借用了修罗分身陈修的力量,那高达三十二层的焚煞修罗功所修炼出来的力量,尽管因为身躯不同的缘故无法将之彻底发挥出来,但也可以发挥到第三十一层焚煞修罗功的层次。

当然,对付一个入圣境三重,还无需如此,只需要小部分力量即可,甚至连道意都不曾动用。

“竟然打伤老夫的弟子,死来。”贺百鸣恼怒不已,话音充满惊人至极的杀机,威势爆发,强横至极的气势降临,阴寒如暴风袭卷。

旋即,只见贺百鸣凌空一击,一道利爪撕裂,那利爪看起来不大,起码比常威施展出来的还要小很多,却更加凝练,宛如实质一般。

入圣境七重的愤怒一击,威力更加可怕。

修罗门主和五长老面色纷纷大变,一时间来不及出手。

贺百鸣的一击威力的确比常威强横许多倍,但对陈宗而言,依然不够看。

骤然,一抹漆黑剑光闪耀,瞬息之间撕裂长空,逆天杀起,势如破竹般的将那利爪劈开,带着极致的锋锐,将虚空划过,杀向贺百鸣。

贺百鸣面色骤然大变。

这怎么可能?

一个小辈,怎么可能一剑劈开自己的利爪,就算是修罗门主也难以做到吧。

修罗门一方,众人却都惊呆了。

漆黑剑光,却仿佛是天地之间最为璀璨的光华,撕裂长空杀出,叫贺百鸣毛骨悚然。

闪避!

贺百鸣在瞬息施展身法,身形变幻之间带起无数的幻影重重,避开陈宗这一剑后,忽然从侧面袭杀而至,就像是一只从地狱冲杀而出的鬼鹤似的。

速度极快,声息细微,叫人难以闪避难以抵御。

贺百鸣的双臂张开,就像是鬼鹤的双翼,手掌竖起,仿佛刀锋般的锋锐森寒,将虚空撕裂,以惊人至极的高速杀向陈宗。

撕裂!

撕裂天地之间的一切,也要将陈宗的身躯撕裂一般。

这才是贺百鸣的真正手段,是被他称为鬼鹤的真正能耐。

若是被切中,陈宗的身躯,很可能在刹那被斩断。

当然,这只是别人的看法。

事实上以陈宗的炼体修为,就算是站着不动,任凭贺百鸣攻击,也不会有丝毫的问题,那强横的达到混天境九重初期的炼体修为所带来的防御,无比惊人。

但陈宗可不会静立不动任凭对方攻击。

脚步微微一动,身形似乎在刹那闪避开去,贺百鸣的掌锋如寒刀般的切割而过,却只是切到陈宗留下的一抹残影。

无比尖锐的声音密密麻麻连续不断的响起,贺百鸣环绕陈宗,速度达到极致,不断切割杀出,似乎要将陈宗凌迟一般。

但只见陈宗身形仿佛风中劲竹般的摇曳,全然避开贺百鸣的一切攻击。

修罗门主和五长老惊呆了。

大长老神色凝重至极,又有几分难言言语的激动。

烈风和雷老鬼两人却十分震撼。

一个修罗门遗落在外刚刚归来的弟子,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这怎么可能?

简直叫人无法相信。

看起来如此年轻,实力却如此强,绝对是绝世天骄一级,区区破落的修罗门,怎么可能会有这等弟子。

连番进攻,贺百鸣爆发出全力,却连陈宗的衣角都无法碰到。

暴怒至极的贺百鸣顿时冲天而起,双臂一抖,宛如鬼鹤展翼般的,无尽的阴寒气息喷薄而出,高空之中顿时弥漫凝聚出一只足足有十几米的通体灰黑的鬼鹤虚影,迅速凝实。

无尽的阴寒气息在刹那爆发,化为阴冷狂风肆虐八方,铺天盖地。

全力而为!

连同秘法施展。

“阴风鬼鹤杀!”

一声尖锐至极充满戾气的可怕声音顿时响彻天地,那十几米的鬼鹤虚影骤然仰天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似乎要撕裂所有人的耳膜,叫人头疼欲裂痛苦万分。

常威满脸兴奋,隐隐有几分快意的样子。

出现了!

师尊的绝杀之招出现了,这一击落下,对方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落!

随着贺百鸣双臂抬起,猛然往下一挥,仿佛劈向陈宗似的,十几米的鬼鹤虚影也在刹那脱离贺百鸣的身躯,猛然上冲,继而,微微一顿,迅速调转方向俯冲落下。

这一击之强横,让修罗门主满脸凝重,忌惮不已。

强!

陈宗依然站在原地,抬头凝望。

旋即,沉夜剑微微抬起,剑身一颤,一道漆黑剑光宛如闪电般的携带着惊人至极的煞气破空煞气,极速之下拉伸为一道残月弧光破空杀出。

这并非什么绝招,只是以焚煞修罗功力量催动的简单剑法而已。

如如一个贺百鸣,还不足以让自己动用什么绝招杀招。

一剑掠空,逆天杀起,仿佛从下往上将天空撕裂,一剑一分为二般的迎着俯冲而下的鬼鹤虚影而去。

只是刹那,残月般的剑光便与鬼鹤虚影接触,没有惊人的声势激荡,那剑光犀利万分,势如破竹般的将鬼鹤虚影切入,势如破竹一样逆空而起,短短瞬息之间,便将那鬼鹤一剑分开。

常威嘴巴大张,发不出声音来,就像是正肆意欢叫却被忽然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无比滑稽。

雷老鬼和烈风两人的表情也十分精彩。

贺百鸣呆住了。

阴风鬼鹤杀!

这可是自己耗费数百年方才自创出来的绝杀之招,如此威力,哪怕是修罗门主也不敢硬接,竟然被对方一剑劈开。

怎么可能?

来不及多想,那一道漆黑的剑光已然逆空杀至,弥漫而出的惊人锋芒,让自己遍体生寒,似乎要一剑将自己撕裂似的。

惊骇之余,贺百鸣连忙爆发出全速闪避。

险之又险,贺百鸣避开这一道漆黑剑光的逆杀,清楚的感觉到那种可怕至极的锋锐,似乎要将自己的身躯劈开一样。

毛骨悚然!

直透骨髓灵魂的毛骨悚然。

骇人至极!

下一息,贺百鸣爆发出强横无比的气息,正当大家以为他要再次施展绝招的刹那,却化为一道流光,飞遁向常威,抓住常威的身躯,迅速往山下而去。

逃走了!

贺百鸣竟然逃走了!

有着入圣境七重修为的贺百鸣,竟然就这么逃走了,还是在一个年轻的修罗门弟子剑下。

简直叫人不敢相信。

烈风长老和雷老鬼微微一怔之际,迎面,却有一抹漆黑的剑光带着精纯至极的煞气破空杀至,那种气息,竟然让他们生出一丝丝的寒意,直透骨髓。

“竖子!”雷老鬼暴喝一声,一掌劈出,紫色雷光暴烈,顿时轰向那一道漆黑剑光。

剑光破碎,雷光也在刹那破碎,雷老鬼只感觉一股可怕的煞气钻入手掌之中肆虐不已,精纯程度,叫自己惊骇。

烈风虽然也击碎那一道剑光,也同样被精纯的煞气钻入手臂之内,暗暗惊骇。

“不要以为你击退贺百鸣,就敢与老夫叫板。”雷老鬼驱散手掌内的精纯煞气,暴怒不止,一身惊人的紫色雷光肆虐八方,迅速蔓延开去,仿佛击碎长空般的。

旋即,一掌轰出。

紫雷大手印!

布满紫色雷光的手印凌空轰向陈宗,那等威势,叫修罗门众人浑身一颤,惊骇不已。

仿佛这一击落下,修罗门的一切都会被击毁。

烈风长老也在刹那出手,狂风咆哮、凝聚,化为一道几米长的风刃,带着惊人的炽烈锋芒,狂暴无比斩杀而出,似乎能一击将山岳拦腰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