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剑镇一宗(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锦上添花易!

雪中送炭难!

如今的修罗门风雨飘摇,处于解体的边缘,别人没有来踩一脚就不错了,哪里还会来加入修罗门,一同承受这灾难。

这陈修,获得古修罗门前辈的传承,得知修罗门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不必理会,有更好的前途。

毕竟修罗门和古修罗门份属同源,但在某种程度上,却已经不一样了。

但对方还是来了。

这是一份恩情,让门主和五长老等人感激不已,立刻召集了还在门中的所有人到大殿之外集合。

这是为了让陈宗认识大家,也是为了让大家认识陈宗,另外一点,也是让门中弟子知道,现在,还有人加入修罗门,说明修罗门还有希望。

哪怕只是一份自欺欺人的虚假希望。

很快,包括镇守山门的两个弟子也被召集过来。

眼前的数十道身影,不多,陈宗一眼扫过,总数才三十几人而已,算上门主和五长老两人,也还不到四十个。

想想古修罗王在时,古修罗门可是强盛至极,上上下下所有人加起来,足足过万,哪里像现在,只是小猫两三只。

不仅在数量上远远无法和古修罗门强盛时期相比,就是在修为上也远远不如,天渊之别。

如修为最高的,自然是门主,入圣境七重,其次就是五长老,入圣境六重,那么有五长老,当然会有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和四长老等等。

但大长老重伤未愈,正在闭关养伤,二长老、三长老和四长老死的死走的走,长老一级就只剩下五长老一人。

长老以下,则是执事,目前还剩下三个,修为分别是入圣境三重和四重的层次。

剩下的,全部都是弟子。

这些弟子当中,修为最高的是入圣境一重,最低的则是超凡境。

这就是现在修罗门全部的弟子和实力。

果然,很凄凉,完完全全就是破落小门派的样子。

当听到,这一身白袍风度不凡的青年,竟然是修罗门的新弟子时,除了门主和五长老之外的所有人全部都怔住了,一个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震惊无比。

简直就像是遭遇到什么千古奇谭一样,不可思议。

他们身为修罗门的人可是很清楚现在的修罗门是个什么情况,没有离开,就已经算是对修罗门抱有深厚的感情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加入。

换成他们,都不知道能否坚持到最后时刻,哪里还谈加入修罗门,简直像是在做梦。

但这个白袍青年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一个脑子坏掉的人。

难道,对方另有所图?

或许,只有这种原因,只是现在的修罗门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人来图谋。

实力强大的看不上,实力弱小的不敢。

“我曾得到古修罗门前辈的传承,与修罗门有渊源。”陈宗不徐不疾的说道,算是一种解释,不管他人相信或者不相信,至少,这是自己加入修罗门的真实理由,只是没有那么详细而已。

听到陈宗的话,顿时,弟子们纷纷释然,仔细去想,更有些敬佩。

当然,他们也没有全然相信。

一切,交给时间。

说到底,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企图的话,还需要长老和门主出手,他们这些弟子,有心却无力。

陈宗似乎有所觉察,抬头看去,不多时。

“人都到齐了啊,倒是省了我一番功夫。”一道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忽然响起,旋即,两道强横的气息凌空驾临,便有两道身影直接闯至大殿上空,居高临下俯视。

这两人是一老一少。

老的山羊胡,脸颊干瘦,双眸精芒四射,脸上泛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周身有一丝丝强横的阴冷气息弥漫,融入风中,令得原本就有些寒冷的风变得更加阴寒,吹袭而过。

少的则是一个青年,一身灰黑色的长袍,双手缩在宽大的袍袖之内,脸上也同样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与那山羊胡老者相似,其眼眸阴暗一片,暗含精芒,周身同样弥漫着一丝丝的阴寒气息波动。

陈宗一眼就看出这两人的修为。

那山羊胡老者的修为乃是入圣境七重,和修罗门主一般。

而那青年的修为则是入圣境三重。

以这样的年纪,有入圣境三重的修为,算得上是相当出色,完全可以列入天才行列,当然,和绝世天骄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贺百鸣,你又来做什么!”五长老顿时怒道,衣袍在风中鼓动,一身强横的气息弥漫而出,煞气滚滚,一股煞意将对方锁定。

但那山羊胡老者却毫不在意,他的修为可是入圣境七重,五长老不过是入圣境六重,又不是什么天骄之流可以越级挑战,对他完全没有影响。

真正有威胁的,一个是修罗门的大长老,如今身受重创,太罗山大大小小的门派都知道。

一个则是修罗门主,不过同为入圣境七重,对方想要对付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何况,自己背后的门派,可比修罗门强大许多。

听五长老的话语,似乎,此人不是第一次来,而且看其样子,不怀好意。

“本长老前来,当然是有要事相商。”贺百鸣阴仄仄一笑:“这是我的弟子常威,这一次前来,是我这弟子打算借阅贵门的大煞修罗功一观,当然,不会白白借阅。”

贺百鸣话一出口,顿时引得众人怒视。

大煞修罗功!

那是什么,那是现在修罗门的镇宗功法,是修罗门当中仅有的一门圣级上品功法,威力不俗。

借阅大煞修罗功,这是要动修罗门的根底啊。

到时候,大煞修罗功的一切奥妙都会被人知晓,传播开去,变得不设防,届时,修罗门修炼大煞修罗功的人与他人交手时,往往会被针对,一身实力只怕也难以发挥出十成。

“大煞修罗功乃是本门镇宗功法,不借阅。”修罗门主沉声道。

“这功法,我是要定了。”常威冷冷一笑,双眸幽光弥漫,一身惊人的阴寒气息瞬间大涨,他要借阅功法,乃是真的,因为他打算汲取修罗门大煞修罗功的精髓融入自身,进一步提升自身。

话一出口,剑拔弩张。

修罗门弟子纷纷怒视,却又感到无力。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本长老来得不是时候吗?”忽然之间,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凌空飞掠而至。

按照正常情况,要前往一个宗门的大殿,一般是从山门走上来,以示尊敬。

当然,如果是实力强大的半步大圣级强者或者大圣境至强者,当会直接降临,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但现在这贺百鸣师徒和正出现之人,显然都是入圣境层次,却直接凌空驾临,完全是不将修罗门放在眼中。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强横的气息,泛着惊人的炽热弥漫,仿佛无形烈焰焚烧一般,惊人的热意如狂风浩瀚席卷、铺天盖地,从天空倾泻而下,惊人无比。

入圣境八重!

这赫然是一尊入圣境八重的强者,修炼火属性功法的入圣境八重强者,气息无比惊人,让修罗门一干人全部都神色凝重,一干弟子们更是难以支撑。

修罗门主和五长老纷纷释放出气息覆盖住众人,方才大大的减轻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不至于当场倒地。

修罗门主满脸凝重。

入圣境八重的修为,这和修罗门的大长老相当,但大长老身受重创未愈。

“烈风长老,造访本门,所谓何事?”修罗门主沉声道。

“当然有事,不然你以为本长老会闲得发慌特地跑到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吗。”这烈风长老的语气轻淡,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直接贬低打击,手一抖,便出现一张兽皮纸:“这是你修罗门欠我百烈门的凭据,总共是一千颗天元丹。”

“胡扯!”五长老顿时大声怒斥。

“我修罗门何时向百烈门借一千天元丹?”修罗门主面色一沉,双眸绽射出浓烈精芒,强横的气息横扫而出,锁定那烈风长老。

“按照门主的意思,是打算赖账了?”烈风长老脸上原本带着丝丝笑意,旋即一沉,布满怒意,好似修罗门真的结账不还一样。

“我估计现在的修罗门,只怕是拿不出那一千天元丹吧。”贺百鸣却忽然笑了:“这样,我做一个中间人,看在我贺百鸣的面子上,百烈门暂且宽限一段时间,不过,大煞修罗功借给我弟子一观,半月即可。”

修罗门主和五长老以及一干弟子气得浑身直抖。

两人的做法,都是强盗行径。

一个是觊觎修罗门的镇宗功法,一个则是无中生有,要从修罗门中夺取一千颗天元丹。

都是豺狼虎豹之辈,来意不善。

偏偏这些人本身实力强大,其背后的门派,更非现在的修罗门所能够比拟的。

陈宗一直没有说话,而是在默默的观察着。

自己要为修罗门出力,也要看修罗门是否值得自己出力,现在的修罗门是风雨飘摇没错,但如果连一点点仅存的志气都没有的话,那就像是没有脊骨一样,挺立不起来。

这样的门派,就算是出力再多,也只是做无用功而言,最终在自己离开之后,同样会没落下去,同样会被打压不断,最终还是免不了解散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