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黑魔神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火焚烧天地,一片赤红,大地似乎被烧得熔化一样,但三刑台却无比坚固,纹丝不动。

陈宗的身形似乎消失不见,唯有一团炽烈无比的火焰熊熊燃烧不止。

十息!

二十息!

三十息!

……

足足燃烧了一百息,那炽烈的火焰没有半分熄灭的势头,甚至没有半分减弱的势头,依然是那么的炽烈旺盛,仿佛不将陈宗彻底烧成灰烬不罢休。

位于那熊熊天火燃烧的中心,只有一截仿佛被烧焦的木炭,完全看不出人形,也感觉不到丝毫气息波动。

难道,陈宗没有抗住天火刑?

但若是没有扛过天火刑的话,应该是已经失败被送出去。

砰!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初时听起来十分细微,但在这近乎绝对的寂静当中,却尤其清晰。

砰!

第二道声音再次响起,变得更清晰几分,愈发有力。

砰!

第三道声音,更加的强健。

砰!

第四道声音,已经有点鼓点落下的感觉。

一声接着一声不断跳动,越来越强健有力,那是心脏的跳动之声。

陈宗还活着,没有完全昏迷。

天火刑的焚烧,并未击垮陈宗。

那焦炭似的身躯上,一双眼眸顿时睁开,黑白无比分明,无比清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坚定和锋锐。

那锋锐,似乎天剑锋芒似的能够洞穿一切,似乎将燃烧的天火刺穿一般,旋即又渐渐内敛,归于平淡。

心如剑意藏锋!

继而,一股惊人至极的意志精神冲天而起,震动之下,束缚住浑身的黑色锁链在刹那震荡不休,发出剧烈声响。

两根刑柱也随之震动不已。

“开!”一声暴喝,宛如劈开天地的太初神雷之声骤然炸响,惊人至极的锋锐从身躯当中从心灵深处爆发而出,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恐怖威能。

那锋芒锐利就像是一股席卷混沌的风暴一样,顿时将熊熊炽烈燃烧的天火排斥开去,无法再波及自身分毫。

两条锁链也随之震动得更加剧烈,似乎被无形的锋刃切割似的,出现一道道的细微裂痕,渐渐扩大,两根刑柱也在震动当中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痕。

嘣!

两条锁链和两根刑柱也随之碎裂开去,纷纷破碎。

“我心意如剑,锋锐无边,无可抵挡。”

一念起,锋锐更强,席卷八方。

刑柱与锁链彻底崩碎,天火也在刹那被冲击斩切凌迟绞杀般的,迅速熄灭。

陈宗身上的焦黑片片脱落,露出白皙温润的皮肤,似乎脱胎换骨一样。

三刑台消失不见,天与地再次恢复成一片混沌。

陈宗恢复状态,身上的衣袍依然存在,没有半分残破,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但陈宗又感觉那并非幻觉,那种痛苦无比清晰,如同烙印,而自己的精神意志也的确变得更加凝练精纯,有一种打破极限达到更高层次的感觉。

隐约之间,陈宗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意志似乎可以干扰到四周的运行,只是这种感觉还很细微。

不管怎么说,自己应该是闯过了第六境,并且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

精神意志对于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修炼者而言,都至关重要,在平时或许体现不出来,但在关键时刻,却足以扭转乾坤。

“陈宗闯过第六境三刑台,是否挑战第七境?”那冰冷的机械声音顿时响起,但陈宗敏锐的感觉到,这声音似乎少了几分冰冷,多了一丝丝的其他的意味:“第七境为黑魔神,你要尽自己所能击败黑魔神,方能闯过第七境,若能闯过第七境,将得到迷光岛永久居住权和随意进出迷光境的资格。”

陈宗微微诧异,这一次,这冰冷声音的话语比之前更多了不少,解释得更加清楚。

或许,这就是因为第七境开始和之前六境都不同的缘故?

“挑战!”陈宗的语气,依然没有半分的迟疑。

自己挑战迷光境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离开迷光海,至不济,也要取得永久居住资格和随意进入迷光境的资格。

这样一来,自己就无需特地跑到迷光海内猎杀雾魔或者海兽,只需要待在迷光岛上全心全意修炼即可,还随时可以挑战迷光境磨砺自身,最终闯过第八境,从而离开迷光海。

第七境一定要闯,不管能不能闯过。

从那声音当中,陈宗也做出一些推断,第七境应该是要与一个名为黑魔神的存在战斗。

将那所谓的黑魔神击败,自己就能闯过第七境取得一些资格,并且能够挑战第八境。

混沌弥漫开去,陈宗眼前,再次出现一条通道,那是一条走廊,黑漆漆的,仿佛要步入黑暗深渊。

这一次,却是没有灯火点燃,陈宗迈步前行,行走在黑暗当中,唯有自己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黑暗内响起,清晰而富有节奏。

第九百九十九步!

陈宗记得十分清楚,这应该是最后一步,走廊的最后一步,面前,就是两扇黑色的大门,上面布满了奇特的纹路,看起来十分狰狞,犹如地狱魔神,弥漫出惊人至极的森寒酷烈气息。

陈宗伸手落在门上,只感觉一丝丝的冰冷寒意侵袭而至。

发力,两扇门顿时被陈宗推开,一道阴风随之席卷而出,吹过陈宗的身躯,顿时让陈宗感到一丝丝的寒意。

不过如此寒意,对于陈宗而言却也不算什么。

门完全推开,陈宗迈步踏入,只感觉里面布满了惊人的森寒,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力侵袭而至,似乎从四面八方压迫而至,直要渗透到骨子里灵魂深处。

四周,有灯火燃烧而起,释放出幽幽蓝光,照亮八方,让陈宗清楚的看到,这是一座宫殿,一座宽阔的宫殿。

宫殿内,除了一根根巨大的柱子之外,似乎空无一物。

不,当陈宗的双眸横扫而过时,瞳孔骤然收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正前方,出现了一道王座,王座上,似乎有一尊身影正襟危坐着,沉稳如太古魔山一般,整座大殿内的气息,全部都以那一道身影为中心向四面辐射。

那身影缓缓而起,似乎无比沉重似的,带起一阵可怖的威压化为风暴,轰鸣激荡四面八方,一举一动全部都散发出惊人的压力。

“这就是黑魔神吗?”陈宗暗道,双眸微微凝视而去,看得愈发清晰。

那是一尊身高超过两米的身影,看起来十分魁梧,身上并没有穿戴任何衣物,一块块的肌肉犹如钢浇铁铸般的,轮廓分明,似乎蕴藏着一座座的火山,不爆发则已,一爆发势必石破天惊。

这黑魔神头上长着一对黑色弯曲布满螺纹的长角,面容粗犷,布满奇异的黑色纹路,看起来就像是古老部落的野蛮人一样,双眸幽深无比,隐隐泛着一抹红芒,其强壮至极宛如钢铁浇铸的身躯上,也同样布满了奇异的黑色纹路,就像是一种图腾。

左臂肩膀下戴着血红色的圆环,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下身则穿着一件黑色的兽皮裤,小腿肌肉凸起,同样布满了图腾般的纹路。

强壮!

强横!

神秘!

有若魔神降临!

这,就是自己的对手,也是第七境要击败的对象:黑魔神。

单单从气息上感应,陈宗就知道,这黑魔神的实力极其强横,至于强横到什么程度却还无法肯定。

但可以肯定,绝对比寻常的入圣境九重极限要强大许多,天剑子之流,绝对不是其对手。

隐约之间,陈宗有些激动,那是发自内心战意弥漫而出的激动。

凭直觉而论,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挑战者,击败我,你才能进入第八境。”黑魔神顿时开口吼道,强调有些怪异,但陈宗能听得明白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

要战,那就战吧。

战意勃发,陈宗却没有因此被冲昏头脑做出冲动之事,而是凝视着对方,太初剑元功不断运转,力量调动,一步一步往前踏出。

沉夜剑归于鞘中,随之都可以出鞘,斩出强横的一剑。

陈宗如此行事,那黑魔神却截然不同,直接大吼一声,狂暴至极野蛮无比的一跃而起,强壮犹如黑色魔山般的身躯弥漫出惊人至极的压迫,仿佛一座古老的山岳冲撞而来,身躯未至,那气息就让虚空变得沉重,叫陈宗呼吸困难。

轰!

黑魔神右拳高高扬起,随着落下的身形猛然一拳轰出,这一拳凝聚了一身力量,直接轰向陈宗,虚空都在其恐怖的黑色拳劲下颤动不已,几乎破碎。

陈宗神色微微一变,只此一拳所释放出来的威压,就已经胜过天剑子全力催动天剑道许多,面对如此一拳,天剑子那等实力,绝对会被一拳活活打死。

但,陈宗不是天剑子,在之前,陈宗的实力就胜过天剑子不少,何况是现在实力进一步提升,愈发的强大。

这一拳虽然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威压,但陈宗自付,可以抵挡。

右手一颤,化为幻影似的扣住剑柄,猛然一抽,沉夜剑出鞘化为一抹漆黑的剑光,如黑色残月弧光般的撕裂长空,带着无以伦比的惊人威能,瞬间斜空斩杀而去。

这一剑所爆发出来的威力,也似乎将大殿内的虚空斩裂一样,强横至极。

轰!

黑色剑光与黑色拳劲碰撞,仿佛擂鼓大动般的瞬间爆发出惊人至极的声势和威力。